《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2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我才知道白子惠跟我分开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她也很痛苦。
  白子惠说:“妈。我知道了。”
  白子惠妈妈说道:“那你开门啊!”
  白子惠说:“妈,我想自己静一静,你别打扰我好吗?”
  白子惠妈妈不同意,她说了好多话,说她很担心。
  这事怕是不能轻易抽身而退了。
  我想了想,手指往下指了指,白子惠一愣。问我什么意思,楼下之前我爸妈住,不知道有没有锁阳台门。

  如果没有,我可以顺着下去,从楼下走。
  白子惠摇头,她小声说太危险了。
  摆事实讲道理,要不就走要不就面对白子惠妈妈。两个选择。
  白子惠犹豫。
  我直接找了一个床单,找个地方绑好,对白子惠挥了挥手,我便下去了,白子惠跑过来,一直盯着我看,确认我没事,她长出了一口气,我在楼下对她笑笑,示意她把床单收好。
  白子惠手摇了摇,示意我给她打电话。
  楼下也没怎么变样,摆放还是原来的样子,挺干净的,应该有人来收拾,白子惠有心了。
  事情往下怎么发展,我现在说不准,不过我已经下了决心,要变得强大。
  从楼下溜掉,直接去找齐语兰。
  齐语兰脸色不太好看,我笑笑,说道:“领导,怎么了,这么严肃。”
  齐语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她说:“董宁,现在什么时候,现在是风口浪尖,你怎么能随随便便把枪拿出来呢。”
  当时的情况,枪是震慑,不过,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影响已经造成,我比较愧疚,齐语兰一直挺我,可我的表现却不尽人意,最主要的是我怕她受我的牵连。
  我说:“领导,抱歉,当时我冲动了。”
  齐语兰叹了一口气,说:“我看监控了,白子惠也在场,你冲动情有可原,其实,你这个事。放在平时没什么,可是现在比较严重,你的情况比较特殊。”
  我说:“领导,我知道,很多人看我不爽,是吧,还有,刚出了那件事。”

  那件事,就是杀死血手那件事,一加一,大于二,我最近的行为,确实不妥,落下了把柄。
  齐语兰说:“你知道就好,赶紧认识一下自己错误,没准,上面的人会打电话给你,了解一下情况,你要注意态度。”
  这话说的慎重,让我知道,这事真的搞大了,如果是平常小事,齐语兰大概会帮我摆平了。
  电话来的比我预想的快。
  对方上来先是一句,“你是董宁?”

  被叮嘱之后,我收敛一些,主要是不想给齐语兰添麻烦。
  我说是。
  对方便开始说了,指责我,训斥我,没完没了,啰嗦至极,什么影响极其恶劣,什么无耻下流。
  我听着,感觉好荒谬。
  是的,我这件事办的确实不妥,这枪不能轻易拿出来,可这指责有点过分了,虽然是上级,可是应该实事求是吧。
  明白了,这是故意的。
  心里很郁闷,向往那种快意恩仇,而不是深深陷入国家机器之中。
  骂完了,告诉我收回武器。无限期停职,以后有机会复职,也不会担任组长之职。
  没想到,加入特勤,跟过山车一样,一会上一会下,好刺激。
  这事我没放在心上,齐语兰看重我便好,我不怕事,我怕的是没有事,复职的事,应该不会太久,我有这个自信。
  可让我没想到,事情会急转直下。
  打电话告诉了白子惠,我这边没事,就是小受惩戒,随后我问白子惠那边怎么样,白子惠声音有些疲惫,她说最后她还是开了门,白子惠妈妈进来之后,可能察觉到了什么。可是她也没说,说了几句话,便送白子惠去公司了。

  看来,现阶段,要维持这种状态。
  告诉我这些事之后,白子惠说她要忙了,我便挂了电话,没多久,曾茂才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和柳笙坐飞机要走,去国外,给我留了一份礼物。
  这个电话有点莫名其妙的,曾茂才不会跟我说他的行踪,更不会说给我留了一份礼物的话,我觉得这里面大有深意。
  可是对话中却又听不出来什么,说了几句,曾茂才便挂了电话,可能要登机了。

  “电话打完了?”
  柳笙的声音。
  曾茂才说:“打完了。”
  柳笙说:“董宁他听出什么来没有。”
  曾茂才沉默了一会,说道:“我想他会觉得莫名其妙吧,但应该听不出来什么,信息实在太少了。”
  柳笙说:“不知道他知道之后什么表情。”
  曾茂才说:“可能吧。”
  我听的心里疑虑重重。这两个人到底再说什么。
  柳笙说:“还是差了一点,血手,虽然是有名的杀手,可是董宁也不差啊!竟然让他躲开了,好在,我们比较小心,没有让董宁察觉之间的关系。”
  什么。我没听错吧。

  血手是曾茂才请的?
  震惊之余,我的脑子飞快转动。
  说的通,曾茂才对我很了解,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会给血手提供很多信息,并且曾茂才的势力极大,可以为血手提供庇护。当全城搜索的时候,血手被藏了起来,足够安全。
  可是,曾茂才为什么要杀我,就算他察觉到了什么,也不应该这么着急动手吧。
  曾茂才说:“没准他已经知道了。”
  柳笙笑了笑,说道:“知道了又如何,他应该见不到我们了,那份礼物,应该到了吧。”
  礼物?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听起来这个礼物不怎么样啊!曾茂才走了,还惦记我,真是让我好感动。
  不过,这个感动,让我咬牙切齿啊!
  我很愤怒,并且悲凉。
  我完全没想到要杀我的是曾茂才,果然离你最近的那个人是最危险的。
  没有理由,没有征兆,这事就这么发生了,太操蛋了,还请的是杀手,而这个杀手不仅仅要杀我,还想干掉白子惠。不仅仅要干掉白子惠,还要染指我的父母,当然这是血手的个人行为,她这个人比较变态,可是源头在曾茂才身上,如果不是他出钱要我的命,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不好的事情发生。

  血手的出现,给我压力,迫使我远离白子惠,让我们之间出现了裂痕,最重要的是引出来一个大BOSS,白子惠的妈妈,本来丈母娘已经被我摆平了。温温顺顺的,不反对我和白子惠的事,现在倒好,一下子狂暴了,我估计说破天去,白子惠妈妈也不会放心,不会那么容易把女儿给我。
  这一切的罪,都是曾茂才的。
  况且,曾茂才干的不仅仅这一件事,关珊算起来也是死于他手,新仇旧恨,让我怒不可赦,我现在真的有杀死他的冲动。
  最憋屈的是曾茂才走了,出国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什么时候回来,还回来不回来,我都不知道,怎么报仇。
  这让我觉得悲凉。
  不仅仅为自己,还为关珊白子惠。
  我实在想不出来,曾茂才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他到底有什么理由要跟我过不去,想不通,这是要搞死我啊!并且不仅仅是搞死我,还要搞死我身边的人,到底有什么仇。

  日期:2017-05-13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