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9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我说完,刘庆基连忙点头。“张大师说的是,这个道理我也明白,上一次我从省政法委一步跨到主掌一省政务的正职,也是借了换届的天时,这一次没有天时可借,想一大步迈上去不太可能,但有张大师的加持在,终归保存着机会。其实张大师,咱们交情深厚,我也实不相瞒,我年龄不算小了,很难支撑到下一届选举。若是不迈出这一步,仕途怕是已经到了尽头,所以我必须得到一个机会,还请张大师成全!”

  他这一说,我才明白,怪不得他如此热络。明知机会不大的情况下,也要坚持,原来是年龄快要到了。尽管具体情况我不太了解,但大略我也是知道的,政府部门,每个级别都有退休年龄限制,越往上,退休年龄就越大,刘庆基是想搏一搏,冲上一步之后,再谋将来。
  对仕途是否热络,并不是衡量官员尽职与否的标准,所以我对刘庆基这种削尖脑袋往上钻的劲头也没什么意见,笑着点点头,表示理解之后,便将他那件鹤坠法器要了过来。
  看了两眼鹤坠内栩栩如生的仙鹤,我将鹤坠反转过去,右手手指按到了背后那个平雕牡丹花瓣图案上。
  这个牡丹花瓣图案正是这件鹤坠法器上雕刻的阵法,欲使仙鹤展翅,只需往这阵法内输入道炁便是。
  仕途官运跟其他气运没多大区别,想要多大的气运,就能付出多大的代价,所以,这件鹤坠法器虽说只要仙鹤展翅一次。便能仕途跨升一步,但实际上,越往后,所需气运便越大,仙鹤展翅需要的道炁也越多。
  上一次我往其内注入道炁之时,自身道炁修为还不足识曜。依靠着玉环内真龙脉的补充,花费了几个小时,才硬生生将那次仙鹤展翅需要的道炁给补满。

  当时总共注入的道炁数量大约在识曜初期略多一线,而这一次,需要的道炁具体多少我暂时还不知晓,但心里却有准备。知道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好在此时我道炁修为也到了准天师,体内道炁也非常充足,手指按到那阵法上之后,直接便催动体内道炁,迅速涌进阵法之内。
  体内道炁大约去了五分之一时,鹤坠内的仙鹤翅膀微微一抖。终于有了动静。
  目光灼灼盯着鹤坠的刘庆基,见到这一幕,顿时激动起来,脸上红光一闪,额头上的血管突突直跳。便是一旁的张书记,也灼灼盯着鹤坠,目光之中,贪婪与激动各占一半。

  世人皆知权力醉人心,更何况是品尝过权利美味的这两人,世间怕是只有我这样的修行之人才能真正超脱一切,不将世俗权力放在心上把。我微微一笑,摇摇头便将目光收回,继续全力往鹤坠内输送道炁。
  随着体内道炁迅速流入鹤坠之内,那栩栩如生的仙鹤,仿若活了过来一般,翅膀缓慢却不停顿的往下煽动,很快便扇到最底部,继而折返回来。
  只要翅膀回到原本位置,便算是一次完整的“仙鹤展翅”,也就是做完一次加持。不过仙鹤翅膀才回到不足一般的位置,我体内的道炁就耗尽了。
  我微微有些心惊,本以为接近天师修为的道炁足够加持一次了,却不想还是差了一些。不过这也难不住我,心神一动,贴身放置的玉环内便流出一股真龙气,供我吸收转化,成为体内道炁,继而输入到那鹤坠阵法中。
  一边吸收一边输出,速度比先前自然慢了许多,但好在阵法所需道炁已然不多,坚持了半个时辰之后,仙鹤翅膀终于回到原位,一次加持已然完成。
  搞定之后,我把鹤坠法器交还给刘庆基,他接过鹤坠,目光灼灼的看着。呼吸都粗重了些许。

  我微微一笑,开口道,“仙鹤又称‘一品鸟’,刘叔你能踏出这一步,距离一品便不算远了,小子在这里提前祝你宦途无量。”
  这时刘庆基的心情才刚平复下来。听到我的话,哈哈笑了几声,才一脸真挚的回答道,“既然你叫我刘叔,那我还是叫你一声文理吧。刘叔是懂得感恩之人,这些年仕途顺利。全是文理你的功劳,别的不敢说,以后在两广地区,文理你但有所需,跟刘叔说一声,刘叔必然不会让你失望。”
  我笑着点点头。本来结个善缘之事,就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我也没有矫情,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就在我准备告辞离开之时,转头却看到一旁的张书记,此时正看向我,目光之中,微微带着几分怨气,估计是看刘庆基的模样眼红,有些埋怨我只帮刘庆基却不帮他。
  我又是一笑,想了想,又对刘庆基道,“刘叔,还有一件事。这几天我跟张书记虽然刚认识,但却很是投缘。我虽不是研究骨相命格的,但对这方面也有几分了解。刘叔你富贵命格就不多说了,单说张书记,命里也极为贵重,而且恰好与刘叔命格互补,以后刘叔切记多多提拔亲近张书记,于自己宦途也有帮助。”
  “哦?还有这种说法?”刘庆基先是一愣,不过马上笑了起来,“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了。不过就算文理你不说,我对小张也会不吝提拔的,哈哈,下次常委会上,我就提提这事,先让他到省委铺垫一下。将来我若能再进一步,不出意外的话,他就能接我的班子。”
  听到我们的对话,张书记目光之中的怨气顿时消散了许多,激动的对刘庆基道了谢,转头看向我时,目光之中便只剩下感激了。

  我笑了笑,没再说话,起身告辞。
  刘庆基和张书记不顾身份,亲自起身,把我一路送到了市委大楼之外,还安排司机送我。一路上遇到的市委工作人员,见到这一幕,几乎都瞪大了眼,看向我的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
  能让这两人亲自送出这么远的,至少也得是省部级高官,可我年轻的外表,显然跟这种身份没有任何关系,也怪不得这些人震惊。
  我心里倒是根本不在意,也没放在心上,出了市委大楼后,便上车回了宾馆。
  拿到了冀州鼎,此行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我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叫上米鼎城的司机,一起离开了酒店。
  上次送我过来之后,米鼎城派的司机一直留在酒店,等我一起回去。出来之后,我倒也没着急直接回港岛,而是让他送我去了风水玄学店一趟。
  离开也没几天,我懒得现身麻烦他们,只是自己悄然隐匿行迹,进去晃了一圈,看一切无事,小王励身体也安然无恙,我便放下心来,没现身跟他们碰面,悄然重又离开,登车往港岛回去。
  深圳前往港岛,沿着深港西部通道走,车行不过两个小时而已,我便重新回到了米家庄园。

  因为此时尚是白天,米鼎城并不在家,我交代司机去通禀一声,便先回了自己房间,打算尽快给青州鼎内输入巫炁。之前梁天心跟我说好的七天之后出发,算算时间,已经过了五日,接下来这两天我必须加班加点,才能将青州鼎内补满巫炁,所以接下来的两天,我就不打算出门了。
  但回到房间之后。我眉头却一下子皱了起来,狐女瑶瑶不在房间,蛇灵也不在。
  日期:2017-05-13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