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79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九半坐起身子,把桶里的大马哈鱼全部倒了出来,把鱼桶塞堵住了破开的窗户,我们这时才意识到了大自然的牛逼与残酷,无暇感慨,老九从怀里掏出烟,一人分了一支。

  “大,大副,火,火。”卡带已经吓成这样了还没忘给我拍马屁,接连按了6,7次火机都没能点着我嘴里的烟,他不由自的哆嗦着身子,探照灯的光被我调的很散,映着卡带无助的脸和已经呆滞了的目光。
  “算了算了。”我把脸扭回去,掏出了大厨罪恶的防风火机。
  “嫩妈这风不小呀!”老九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身子也被烟雾环绕了。
  “九哥,房子没事儿吧?”我问道。
  “嫩妈老二,说不好啊,我们这房子黏上的,地基没事儿,墙应该也没事儿,可是嫩妈这房顶,多半是保不住了。”老九叹了口气,眼睛微微上移,房顶的黏土已经快被吹干净了,只剩下救生筏透明的尸体,如果不是把筏体的两侧预埋在了墙壁的泥巴砖上,估计早就已经掀翻了,如果我们没有了房顶,这么大的雪不出半个小时就能把我们都堆成雪人。
  “嫩妈老二,给炉子熄了!”老九突然一拍大腿,惊喜的对我说道。

  “什么?给炉子熄了?”我有些惊恐的反问道,老九是不是疯了?这不是找死吗,熄了炉子我们岂不是要冻死了。
  “嫩妈老二,快点干呀!”我此时距离火炉最近,老九跟我隔着一个身位。
  “九哥,为什么呀?”我还是有些不太理解。
  “嫩妈老二!”老九快速的滚过我的身子,拿起我们准备好的淡水,一股脑的倒进了炉膛里。
  “呲!”痛苦的响声配合着扬起的水蒸气,双双击打着我们的感官。
  “九哥,你在干什么?!”我从老九手中抢过水桶,愤怒的大叫道,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对老九发火。
  “嫩妈老二,你嚷嚷什么,想活命听我的。”老九表情竟然从一开始的凝重瞬间舒展开来。
  “哎呀呀,完蛋了,我就知道跟着你老九早晚得挂掉啊!这次可是真完蛋了,我们要冻死了啊!”大厨很应景的配合我。
  “嫩妈都别嚷嚷!你们看上面。”老九指着房顶说道。
  火的作用非常的大,熄灭了还没2分钟,我们就能感觉到气温最少掉了10度以上,热气总是待在房间的最顶端,所以我们房顶的温度也最高,雪虽然大,但是一落下来碰到房顶就变融化成了水,根本存不下来,而我们把炉子熄灭了之后,明显感觉到房顶的救生筏尸体的透明度越来越小,我甚至能看到雪花一点点的堆积在我们的头顶上,然后渐渐的看不到雪花,又渐渐的感觉到房梁开始吃力,看着个情形房顶上面最少压了有10几公分雪了。

  “九哥,对不起,我没明白你的意思。”我低着头欣喜的冲老九道着歉,老九的智商已经超脱了世俗,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称赞他了。
  四个人不分种族,不分性别,紧紧的拥在了一起,因为实在是他妈的太冷了。
  暴风雪吹了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二天下午的1点左右离我们远去,继续南下祸害别人。
  房间的门被半米厚的雪挡住了,我们几人只能轮流趴在门口,用手指不停的往外拨拉着雪,准备打开门看一下我们留在房间外面没来得及收拾的装备怎么样了。
  两只小海豹竟然还活着,它们腹部灵活的抽动着,快速的爬到我的脚边,温顺的蹭着我的脚踝。
  我用手摸了摸倆豹的头,不知道它的妈妈自生之后有没有愧疚感回来拯救他们,快步从房子里走出来,追上了站在雪地里赏景的老九。
  “我去!”我忍不住低喝了一声,目所能及的地方已经被雪完全覆盖了,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
  “嫩妈老二,母海豹我估计是回不来了。”老九竟然还记的我们的赌约。

  “九哥,说不定呀,这可是母爱。”我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嫩妈老二,这俩小豹崽子不行我们就吃了吧,嫩妈谈什么人性化,这豹崽子皮最少能做两个坎肩,嫩妈咱们取暖用的上。”老九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九哥,明天,明天如果母海豹不回来,咱们就把这小娃娃吃了。”我祈求道。
  房顶的积雪已经有接近50公分,大风估计不能轻易将我们房顶掀翻了,老九招呼大厨重新点着炉子,我跟卡带则清理了一下房子周围的积雪,把我们的散落在地上的柴火以及大马哈鱼收拾起来,重新摆放整齐。
  大厨用海豹油煎了一些大马哈鱼块,又放进几捧刚下的雪,做了一锅别具风情的大马哈鱼汤。
  我小心翼翼的拿鱼汤喂着两只小海豹,难产的那只吃的很香,毕竟鱼汤里面有它妈妈的味道,我一时竟然有些伤感,它的母亲为了生它已经丢掉了性命,现在却还用自己的尸体来为它充饥,这算的上是死的伟大了吧。
  修缮完破损的窗户之后,冬季的夜晚很早的就降临了,两天的折腾让人很是疲惫,渐渐的也就熟睡了过去。
  “大,大,大副,外面,外面满了,满了!”卡带惊慌失措的声音又一次把我吵醒。
  “大,大副,外面满了,满了!”卡带像一只急需要着床的受精卵,激动的不像样子。
  “嫩妈卡带,你慌什么?”老九也被惊醒,他痛苦的支起身子,肾虚导致他口水频频流出,湿透了衣襟。
  “卡带,什么满了?”我把插在裆中的手迅速的拔出,也坐了起来,不解的问道。
  “海,海豹,外面全是海豹!”卡带背对着我,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听上去他似乎比破处了还兴奋。
  我来不及收紧腹中的腰带,像条泥鳅一样滑了出去,

  “我擦!”我惊呼出声来,雪地上竟然在一夜之间爬满了大小不一的海豹,它们像点缀在空中的颗颗繁星,或卧或立或交配或哺乳,一副今天太阳不错老子心情倍爽的模样。
  “嫩妈母海豹显灵了呀!”老九钻出来之后也对眼前的景象倍感惊喜,他一直以为逃离的母海豹会把自己的孩子丢弃掉,没想到竟然把孩子的叔叔阿姨姥姥姥爷大妗子二姨夫都给弄来了。
  “嫩妈老二,武岛一号呢?”老九的眼睛在海豹群里扫了好几圈,想要寻找那只美丽世界的孤儿。
  “一号去哪了呢?”我嘴里嘟囔着,眼睛也在紧张的寻找着,两只小海豹被我们分别起名为“武岛一号”和“武岛二号”,当然为了将两只区分开,孤儿“武岛一号”的脖子里系着大厨的红色丨内丨裤松紧带。

  “九哥,在那呢!一号二号都在那里呢!”我发现了躲在岩石后面正在吃奶的两个小家伙,胸前的红领巾正迎风飘扬着,同时也看到了它们的母亲,那只被我们惯坏了的母海豹。
  “嫩妈老刘,这次你可派上大用场了,你想办法把公海豹都挑出来,看哪个不顺眼就给他吃了。”老九摸了摸下巴,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要驱除同性。
  “哎呀呀,我对这个最在行了。”大厨被老九略带恭维的话震惊住了,他恨不得现在就趴到海豹的肚子底下,研究它们的生理卫生知识。
  “九哥,这样做不太好吧,它们可是群居性动物,我们如果杀了一只,它们反抗怎么办?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小心的劝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