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3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李润的情况,目前也不会完全掌握他的行踪,给李润身边的人打电话去,但如今水才是李润身边跟得最紧的人?陈丹辉也拿不准,何况,他也不想给这些人打电话去找人。
  心里无论如何都不会安稳,对于腾云给带走的信号中,市里将会有什么样的巨变?问题的关键是,省里没有先跟他这个市委书记碰头,就将人给带走,使得陈丹辉一下子就觉得失去了对市里的那种掌控之感。一个在位子上多年的市委书记,对市里本身是有中严密的掌控的,此时,却觉得市里每一个人自己都弄不清都没有了那种呼之即来的感觉,这是非常不妙的。
  想了想,还是将李宇夏叫到办公室来,他也应该知道腾云给带走、洪峰回市里的事,看他怎么样看待这一事情,会不会有更好更准确的想法?
  李宇夏很快就到,或许是他主动市里的一些事情,也就过来汇报的吧。见李宇夏进了办公室,陈丹辉勉强能够稳定住自己的情绪,一直都觉得自己在市里是最安稳的,事实上也确实这样,才得到省里不少的领导对自己看好而支持自己。这些事,陈丹辉也是心里有数的。但今天,突然感觉到以往的那种感觉一下子就破裂了,还找不到原因来,使得他心里更加多一些震撼和慌乱,不知道要怎么样来弥补和调节。

  但在李宇夏面前,还是不能够让他看到自己的内心。两人到沙发那边坐,宋盼还在办公室里,陈丹辉就说,“听到什么了?”
  “书记,今后洪峰突然回市里,进到纪委里,之后,腾云书记跟着他一起上车走了。至于是不是去省里,还不得而知。”李宇夏没有说出另外的新信息来,陈丹辉心里有所不甘,依旧看着他。
  宋盼不会留在办公室里听领导们谈论,陈丹辉等宋盼将门关好,说,“你怎么看?”平时陈丹辉都不会这样直接问的,李宇夏也不觉惊奇,他自己对市里的变动也有种无法把握的感觉。对市里的情况,最熟知的人只怕就是他了,对市委里的领导们、对市政府那边的政要还有下面县里的头头脑脑,几乎是无一不熟悉。
  之前还是对洪峰的决心没有看透,对林挺也摸不够准,更杨秀峰更是轻视了些。面对乱局,李宇夏觉得自己也无法用之前那种超脱之心态来应对,自然明白领导此时那种急迫感。领导的心性里有哪些弱点,李宇夏觉得自己琢磨得准,也就让他在市委办秘书长这个位子坐得更稳当。
  “书记,腾云和洪峰一起走,应该是另有其事……”李宇夏说出自己的想法,真要是对腾云用纪律了,也不该有洪峰来执行。再说,洪峰的出现,所给出的信号应该侧重在田文学案子上,或许,是要商讨怎么样处理田文学案子的善后事宜?不对,田文学案子应该是省里有了明确的精神后,才会让洪峰回市里的。
  洪峰掀出田文学案子,在市里算是倒行逆施、激起众怒的行为,他自己会不明白?没有省里的支持,洪峰哪会回市里来,让人对他进行打击**?没有这样蠢的人。
  杨秀峰虽不是善渣,但在南方市里也仅能自保,真要呵护住洪峰,暂时还没有那种能力的。李宇夏对这些关系,早就理得很清,只是弄不清省里会有什么精神。作为市委一把手,还得不到最新的精神,也由此可推想出一些迹象来。
  “另有其事……”陈丹辉重复着李宇夏那句话,虽说也是有领悟到,但脸色并没有轻松起来,李宇夏能够想到的,他自然也能够想到。一个得不到省里信任的市委书记,今后的前途在哪里?陈丹辉觉得,得找机会给京城那边打电话去,或者自己亲自跑一趟京城。

  正想着,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使得两个人都给惊起来。
  陈丹辉拿着电话听筒,似乎就呆在那里,李宇夏见了,不知道电话里传来什么消息使得领导这样失态。却又不好探问,等陈丹辉放下电话走过来,李宇夏就在等着。能不能说,那都是领导的事。陈丹辉稍等后,才说,“秘书长,省里田成东书记、周诚部长一起到南方市来,随后就到市委来,要召开正处级以上的大会。县里主要领导来不及就暂不通知,市里另作传达。你先通知市里的领导们到市委来吧。”

  李宇夏将要通知的人在办公室里简要地跟陈丹辉复述一遍,陈丹辉插话说,黄国友市长就不必再打电话,他已经出发到中央党校学习了,杨绍华书记、龙向前副市长也都不必要再通知。李宇夏见领导此时完全有种虚脱似的乏力,也不问杨绍华、龙向前等人的情况。
  黄国友非常突然又这样快地离开南方市到党校去学习,甚至连职务上的工作都没有进行交接就走人,可见省里对他有什么用的要求。不用多说,也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会不会已经是给带走而用这种借口?李宇夏此时也不忙着去往深里想,在工作笔记本上记录着,一边就往外走,要回到办公室去完成这些工作,也要将会场布置好。
  陈丹辉呆呆地坐在办公室里,宋盼虽说间或到里间给领导添茶水,但也不敢吱一声言语。看着自家老板和秘书长的神态,也就感觉到市里肯定有了极大的变动,宋盼也觉得,就在今天得知洪峰回市之后,再也没有得到其他信息传来,是不是其他的人都已经感觉到什么了?
  离开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田成东、周诚等人在洪峰、杨秀峰、林挺和腾云等人的陪同下,走进市委大院。陈丹辉在大院里等候着,身边就李宇夏一个人,周滔也不见踪迹,不知道是给什么事绊住还是怕给省里的人见到他和陈丹辉站在一起,才没有过来等候。
  那种孤零零的滋味,使得陈丹辉进一层地认清了目前的大势,虽然他的职务还没有变,但市里的事还有多少是他能够参合的?或许,不用多久,省里一个电话让他去参加什么会议,下车就给省纪委的人给请走了吧。这种情景已经让陈丹辉隐隐地感觉到,可他又觉得自己还在位子上不动,省里毕竟是有顾忌的,得找机会往京城里走一趟。只要京城里发话,省里也就不会有什么行动施加在他的身上。

  看着市里的那些人跟在省里领导身边,此时的落寞也无法说出来,身边的李宇夏似乎没有多少打击的意思,但宋盼就完全看得出那种挫折带来的伤痛。陈丹辉也不多理会这些,往前似乎很机械地迎上去。
  日期:2018-05-0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