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3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聚集在经开区里只是市里牵涉到职务有变动的人,而其他的人自然不会过来。有周诚在,也就使得这些职务的调整是省里的意思。随即,还会在市委里召开大会,将这一段职位调整对全市进行公布。职务职权的调整也都是暂时的,过渡之后,会将空缺的人补充进来。这一过程中,南方市的人心肯定会杂乱,甚至会人人自危,不知道下一次给带走的会不会就是自己。而每带走一个,腾云作为对全市人事权的领导,就会对空出的位子进行调整新低人选,就算暂代,也都要选出政治立场和品质过硬的人来,要是在暂代的期间,这种的人给处分了,会对新班子有着严重的打击。

  随即,洪峰和腾云对方是在溪回县折坳镇的田文学案进行交流,在溪回县里,县委书记滕丹也是这次被双规的一个,直接和田文学案相关。同时,田文学在安庆明白之后,交待了溪回县和南方市不少的材料。李润、赵立城等就直接纪律了,而其他一些材料还有待进一步核实中。至于怎么样核实,那是在于省纪委今后跟进的工作。
  杨绍华、龙向前等人,也不仅仅是受吴全卫的牵连,吴全卫对他们的情况了解比较多,在为了自保,立功减刑,也就将所了解到情况全都说了出来。很明显,黄国友到中央党校学习,只是一种策略,随即而至的将会是什么,说不定就在半路上就会给带走。
  走出这间办公室,腾云当真就有一种新生的感觉。同时,也在琢磨着接下来的工作,全市的人事工作要怎么做,怎么将新选定干部保质保量地送到新岗位去,就是对他的一种考验。省里对全市其他人的材料都掌握在手,今后还不也会将自己的材料也掌握了?
  在市里,之前纠缠交结在一起的利益网,一旦给撕开了,纵然错综复杂,也经不起纪委那些有经验的干部来理清其中的纠葛。腾云自己也是深有体会的,之前对下面县里进行工作,往往一句一些到手的材料,也就能够分析出其中的内窍所在。推而广之,省里在南方市进行的工作,也不难找到还在位子上的人,都有哪些见不得人的事。
  坐进车里,腾云总算是下了决心。要将中心广场的那两处房产,尽快地找机会跟省里谈,或者跟林挺谈,自己才能完全地放下包袱,轻身上阵。
  宋盼很快就接到消息,在电话里,听说了洪峰回市里。脑子里一下还转不过弯来,但洪峰出现所预示的信息,给他的却是一种危险感。田文学的案子,宋盼心里也是有谱的。田文学能够做出什么事来,宋盼就算平时里总得到他尊敬,尊他为老大,也曾收到过田文学所给定好处,但宋盼总觉得田文学和自己不是一类人,总保持着那种间距,也总用各种借口让彼此更疏远些。只是,两人的领导是那种关系,也就注定了田文学和他不能够分出什么泾渭来。

  在利益上少些往来,也就是最大的限度了。
  田文学落案之后,领导虽问起田文学平时的表现与为人,宋盼又能够多说什么?也觉得即使田文学案子定下来,主要还是在于他的杀人、**等罪行,而在市里利用职权之便捞取的利益,那些都涉及到市里的主要领导,谁还真会去深究?也没有那底气去深究的。田文学案拖延下来,让宋盼对自己这样的判断更自信。
  洪峰回市委来说怎么回事?田文学案有了结论,而洪峰也有胆气回市委里了。
  这样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情形?一下子也想不通。只是这样的消息要先跟老板汇报去,让老板更主动一些。在洪峰的问题上,宋盼知道老板是什么意思,洪峰回来,老板将怎么做?先不管这些,宋盼走出办公室,从走廊处往纪委那办公楼看,角度不怎么好,也就看不到什么。他也不可能直接跑到纪委去证实,消息肯定是可靠的,但给老板汇报还是要有更多的细节才好。
  洪峰是跟一个年轻人一起来的,这个年轻人是谁?自己不一定人不出,想来老板一定也会有这样的疑问。站一会,也看不到什么,而市委里突然给人一种冷清至极之感,就像人人都摒住呼吸似的。正准备回办公室去跟老板汇报,却看见纪委那边有人走动,当下耐心地站着。走着的人出现在视野后,让宋盼更是心惊。却是洪峰走在前,而腾云在中间,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走在最后。这个排序让宋盼感觉到腾云似乎给人带走的感觉,洪峰要是将腾云带走,那该是谁在主使这一事?老板那里有没有得到消息?

  当下,也不多看转回办公室里,敲老板办公室的门。陈丹辉听宋盼所说,脑子里也是嗡地叫响起来。腾云真要是给洪峰带走,那会是怎么样的情形?洪峰在田文学的案子上,让市委非常地被动,也使得市委和杨秀峰之间矛盾的直接化,继而闹出杨秀峰和李润的直接冲突。但如今洪峰回市里来,却将腾云带着出市委去,另一个年轻人宋盼既然认不出,肯定会是省里来的人?
  是对腾云进行双规吗?
  在宋盼面前,陈丹辉还是极力地克制自己的失态,不去将办公桌上的电话抓过来。下意识里,也觉得不对劲,得先跟省里联络下,好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对宋盼点头,表示对他所作进行了肯定,也表示出要他先出去的意思。宋盼也就到外间去,应该有接连的消息传进来的,得收集更多的消息让老板得知,才能更好应对即将到来的变化局面。
  腾云到底是不是给双规了?陈丹辉满心疑问地拨打了省里领导的电话,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说是会给他了解下情况。可陈丹辉还是敏锐地听出了那种敷衍之意,领导对他进行了敷衍,那表示什么意思?当下挂了电话,也就没有心思在拨打其他领导的电话了,要不要直接给京城打电话去?陈丹辉又觉得情况还不至于到那种地步。京城那边的资源是自己最后的保命符,但能够用几次,陈丹辉心里也没有底,最好的情况就像这些年来,省里的领导自然而然地顾虑到京城那边的意思,对南方市也就总维持着那种态度。

  如果,腾云给双规了,黄国友会不会得知?这个可不一定,腾云是市委的人,就算站在黄国友的阵营里,省里也该先和自己打招呼才对。洪峰回市里来,见过腾云,那表示田文学的案子已经有了定论,会不会牵涉到其他人?
  对田文学那里会有什么事,陈丹辉倒是没有考虑到会牵涉到他。虽说田文学没少向他敬供过,但那些在陈丹辉心里都不算什么的,计算田文学都说出来,也不会影响到他一个市委书记的存在。当然,关键还是要看省里的意思。
  现在,省里的意思是什么?这一想,就让陈丹辉慌乱起来,省里领导都对他都敷衍了,那也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再和洪峰出现的信号相应对,当真一下子就发生了根本的转变?这些年来,陈丹辉总觉得自己在南方市里一直都是很稳的,不会有人对他怎么样,底气也就基于省里对京城那边的顾忌。按说,现在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才是,李润才到京城里见过老领导,都没有一丝异变的信号,此时,这种情况怎么会发生?

  要不要联系黄国友?要是省里对腾云进行行动,黄国友也将是处在一个危险的位子,自己这时候主动给他电话联系,会不会让省里的人多想?有些事情自己不好去做,却可以让其他人去做。陈丹辉当即给李润打电话去,两人跟黄国友联络,完全可以找商讨工作这样的借口。
  李润的电话却关机。
  平时李润都不会关机的,何况,这时候也该是李润在工作的时间。高等级公路工程指挥部,李润肩负着重任,如今虽说龙向前是指挥长,但实际的更多的工作权也都在李润手里。按一般常情他说不会关机的,陈丹辉再拨打一次,李润那边的回馈信息还是对方处在关机状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