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6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上次和玉琼见面后,彭长宜去了一次锦安,他办完事后,中午在玉琼的生态美食城请客人吃的饭,走时,他把玉琼给的他那张卡放在信封里,封好,连同云中公路的一些材料一起,交给了前台领班,让她转交给玉琼经理。彭长宜在门口一一送客人上了车,他才回到自己的车里,这时就接到了玉琼的电话,玉琼温言细语地跟他说,这钱不是她的,是一位朋友托她转交给他的,彭长宜当时没有问这位朋友是谁,只是说云中公路他会尽力帮忙的。现在看来这个朋友有可能是吴冠奇。

  玉琼没有因为那张银行卡而显尴尬,那天她那一身休闲的打扮不见了,又恢复了往日的高雅、大方和矜持,她握着彭长宜的手,说道:“彭县长,我听吴总说,你们有十多年不见面了,你是怎么一眼就认出他来了?”
  “呵呵,认他有诀窍,不过这是个秘密,暂时不能告诉您。”彭长宜神秘地说道。
  吴冠奇说道:“我知道,你无非就是凭这个……”说着,他扯了扯自己的耳朵。
  原来,在吴冠奇的耳朵处,多长出了一个小肉球,那个时候,彭长宜跟吴冠奇是同桌,他没少拿他的这个小肉球开玩笑。
  彭长宜对他们一起来找他,已经不感到稀奇了,毫无疑问,他们是冲着云中公路来的。
  彭长宜陪客人坐下后,他看了一下表,想起邬友福说如果玉琼再来,就和他说一声的话后,就给邬友福打了电话,邬友福非常高兴,马上表示在三源酒店最豪华的包间宴请三源的客人。
  玉琼见他给邬友福打电话就有些犹豫,等彭长宜打完电话后说道:“彭县长,我们是投奔你来的,咱们晚上随便聚一下,你们老同学叙叙旧就行了,干嘛还要见你们县委书记大人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们既然要在这里做工程,早晚要见的,无妨。”
  吴冠奇一听彭长宜已经猜出了他们的来意,就说道:“长宜,你还是那么精明、聪锐。”
  彭长宜哈哈笑了。
  吴冠奇又跟玉琼说道:“南总,长宜说的对,我们就听凭他安排吧。”
  “南总?”彭长宜不解地看着他俩。
  吴冠奇说:“你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南总是谁?”
  彭长宜说:“我根本就不知道南总是谁?难道是……”他看着玉琼说道。
  玉琼笑了,说道:“吴总,算你猜着了,彭县长的确不知道我这个姓。”

  彭长宜笑着说:“一个时期以来,我只知道您叫玉琼,真的不知道您姓南。”
  玉琼说:“锦安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我这个姓,因为我很少暴露我这个姓,就因为它和困难的难字是同音,所以,我就比较忌讳这个字了,更不希望有人叫我南总,只有吴总每次见面都这样刺激我。”说着,她娇嗔地白了吴冠奇一眼。
  “那怎么了?”彭长宜好奇地问道。
  “怎么了?你想,南总,反过来就是总难,我已经够难的了,不希望总是难。”玉琼认真地说道。
  “哈哈,玉琼经理还很幽默。”彭长宜笑着说道。
  吴冠奇也笑了,他说:“那要照你这说法,我是吴总,反过来就是总无了?”

  “哈哈。”他的话,逗得玉琼和彭长宜都笑了。
  彭长宜说道:“谁都可以总无,唯有你吴冠奇不会,要那么粗。”说着,眼睛就故意瞄了一下吴冠奇的肚子。
  吴冠奇下意识地挺起了腰杆,说道:“是吗?”
  彭长宜转向玉琼说道:“您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腰是不是已经这么粗了?”
  吴冠奇赶忙说道:“南总,你千万别顺着他的杆往上爬,你如果一顺着他的杆往上这么一爬,就会竹筒倒豆子,把跟我认识的过程一五一十就都跟他交代了。”
  “哦,他有这么险恶吗?”玉琼说道。
  “有,有啊!当然,他会十分巧妙地隐藏起自己的险恶用心,表面上无论是语气还是面部表情,也能装出足够多的真诚,让你放下戒心,无怨无悔地钻进他的套。我就无数次地这样被他捉弄过,然后我就乖乖地把心里的秘密全告诉他了,当然,那个时候的秘密无非就是喜欢哪个女同学,怎么故意装疯卖傻地在半道上等人家,怎么给人家写纸条等等吧。”
  彭长宜一听,就给了他一拳,说道:“讨厌,在女士面前你就诋毁我吧?”
  玉琼笑着说道:“那你也诋毁他。”
  “哈哈,贯奇,看到了没,还有人专门看热闹?”
  “哦?我是这样吗?”玉琼说着,很认真地反问到。
  彭长宜似乎又看出了玉琼那种小女孩的娇羞和天真的样子,他调开目光,看着吴冠奇,憨憨地说道:“你说呢?”
  “哈哈。”玉琼笑了。
  彭长宜看了一眼史绩,唯恐冷落的这位朋友,就说道:“史先生是哪儿的家?”
  史绩听见彭长宜问他,就赶忙说道:“鄙人祖籍安徽。”
  “那怎么到的北方?”

  “当年随部队漂泊至此,后来赶上大裁军,我们就都转到了地方。”史绩说道。
  彭长宜感觉这个人很老实,就说道:“贯奇,看人家史先生,文绉绉的,你有这么难得稳重的工程师,怎么你那咋咋呼呼的脾气改不了呢?”
  吴冠奇说道:“你说他文绉绉、稳重?长宜,这次你算是看走眼了,我的这位搭档,他可是比我生猛多了,那是气吞山河、一掷千金,然后是片甲不留,一泻千里。”
  史绩的脸上有了明显的不好意思,他看着吴冠奇,目光里就有了哀怨和乞求,显然,不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彭长宜看到这里笑了,感到他们很有意思,就说道:“你能不能说详细一些,我怎么听得云山雾罩的?”
  吴冠奇看了一眼史绩,说道:“老兄,不好意思,我就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吧,顺便也宣扬一下你的作战风格。”
  史绩不好意思地笑了,看得出,他是左右不了吴冠奇的。

  “长宜,我的这位老兄没别的,就是愿意玩会儿,屡战屡败,但就是矢志不渝,一会等吃完饭,我就得把他送到一个地方去,让他碰碰运气。”
  彭长宜一愣,说道:“去哪儿碰运气?我这里可是没有。”
  “这就是你县长的官僚了,史工程师都来过多次了。”
  “哦?真的?”彭长宜想到了一个地方,他不再问吴冠奇,而是问史绩,说道:“您真的来过?去的哪儿?”

  “呵呵,也是跟朋友来的,是一个私人会所,为的是让客人乐呵,不对外。”
  不用说太明白了,彭长宜已经知道这个地方是哪儿了。
  邬友福一个指示,和云中公路有关的几乎所有的部门都参加了晚宴。云中公路所涉及到了三个乡镇的丨党丨委书记,交通局局长,两位副县长,还有几名县常务,全部到场。
  玉琼似乎有些反感,表现出的也是疲于应付,但是没有办法,吴冠奇喜欢。吴冠奇十分开心地周旋在这些人中间。晚宴,似乎成了邬友福和吴冠奇两个人的表演舞台,他们俩几乎左右了所有的话题,几乎所有的话题他们俩都能找到共同点,他们夸夸其谈,尽情施展着自己的口才,所有的人都成了他们的配角,包括玉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