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3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日在中心广场见一面,也算是缘,只是当时不知道你却是南方市的领导高层。”老者说,笑了笑,倒是显得他所说是心里还,绝没有半点讥讽之意,“之后我就在想,当时杨市长在中心广场是在做什么?这个好奇的念头一直就在心里没有散去,今天请杨市长来,就想听一听。”
  没有料到老者会说出这番话来,但杨秀峰知道,这样的话只是一个籍口。老者绝对不是那种仅为这样的一个念头有时间来做这样的事。但他的用意在哪里?却不好直接问了,之前自己说过,老者但有所难都会尽力来达成的。
  不知道老者的身份,也就无法知道他的真实意图,想来,这样的人也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伤害。当下说,“老人家,听您说这样一个好奇,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记得那天恰好是中午,离下午上班还有一点余暇,坐在中心广场的树荫下休息,本身就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说到领导层,在南方市里只怕大多数的人都会将我从领导层里划掉,我自己也觉得不像啊,名实不副。”
  “那就是巧合了。”老者说。
  “中心广场确实是市里的一个好去处,工作间隙,能够挤出时间来,我都喜欢在那里坐一坐。看着人们在那里很闲暇、泰然地休息,总比看着大家都匆匆忙忙地为生存而奔忙要好受些。老人家,您说是不是?”

  “说得不错。”老者说,“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不知道当不当问。”
  “老人家请说,如果是我们工作上做错了或做不到位,敬请指出,我们也才好改。”
  “我在南方市里滞留一个多月,也知道南方市即将有大变动,省市政府会有哪些工作我不敢多问,就想知道杨市长在三年里有什么打算?”老者说着,目光炯炯地看过来,似乎要看到杨秀峰的内心。感觉到有一种压力,将自己束缚住,杨秀峰也不知道老者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提出来。
  他这样提出问题来,是不是有意要在南方市投建项目?但从外表上看却是无法判断的。想了想,说,“老先生这个问题还真叫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啊,”说着做摇头苦笑的样子,“市里的发展已经是省里定下的工作大方向,至于在具体的工作上会怎么样来执行,来达到发展南方市经济的战略意图,我也说不好。就我本身来说,三年里,能够将华兴天下集团在南方市投建的项目落实下来,就算很幸运了。当然,如果有其他商家,能够看到南方市今后的发展前景,愿意到南方市来寻找商机,市里会热忱欢迎。不论是如今的经开区,还是市委市政府,都会尽全力地为远来支持我们市里建设的朋友们做好服务,这一点,我是能够保证的。”

  杨秀峰还是将老者的身份定在某集团的**这样的设想上,要不然也不会关心这些问题。
  “谢谢了,杨市长,今天耽误了您的工作时间,谢谢。”老者说着,要之前带杨秀峰来的那人帮他送客。
  杨秀峰也就告辞,虽说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实质性的问题要他解决,可也觉得不枉走这一遭。
  出来后,杨秀峰让那人将他送到中心广场里,和周叶站在广场上,看着广场里的人,如今天气已经见凉,人也就稀少多了。
  周叶说,“老板,先我们所到的那条巷子,是市里五六十年代的中心地带。”“看得出啊。”杨秀峰说,要不是之前的中心区,也不会有这样好的旧式建筑保留下来。“只是,那一带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名人出来。不过,这些事情莫区长更熟悉些。”周叶虽说是南方市里的人,但作为后生小子,对那个年代的人还是有着疏离的。
  “不管了,反正我们也不吃亏。”杨秀峰说,或许,老者说自己所想的情况,或许又不是。自己做工作、与人相处,也不能够总求着事事都按自己的意思去达到目标。
  “砂石场那边进展怎么样?”杨秀峰说,周叶先是楞了下,没有想到杨秀峰会这样问。华兴天下集团即将要和市里签约了,算着日子不远,昌水县里的情况也会明朗起来了吧。真等到情况明朗起来,周叶在那边办理砂石场,成本就会高出不少。
  “进展还顺利,县里对外面资金的投入很热心,优惠政策也多。办理手续实行绿色通道,一周之内就能够办完,只是,设备还没有到位。地点也做了选择,山石量很足,规模开采后,也足能够有十年之期。”周叶说,砂石场只是让他老爸等人去处理,完全没有他的影子,就算今后经营起来,周叶也不会有插手砂石场的事务。
  “砂石场最大的隐患就是开采中的安全问题,在这方面一定要保证做到按章操作,盈利多少那都是另一回事。”杨秀峰交待说。这个砂石场,是他给周叶提议的,用意虽说是为了让周叶的经济条件有所改观,免得跟在身边让他不放心。唯有如此,才担心在生产上的安全事故。砂石场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处理善后之事,往往就会使得一个盈利不错的砂石场就此而垮掉。
  洪峰的电话很突然,杨秀峰正在办公室里处理自己的工作。见是洪峰的电话,也感觉很奇怪。这段时间来,洪峰就像突然消失一样,杨秀峰自然明白他是怎么回事。只是,省里在田文学案子上的态度不明,他这边也无可奈何。此时,洪峰有了消息,按说是省里有了决心。对田文学该怎么查处,会挖深还只是就他残忍地碾压死那十四岁的女孩而判其罪,都要等省里的精神下来。
  有很多时候,一些事情远不是表面这样子的,不论是局外人,还是处在其中的人,都没有更好的办法。
  田文学的案子要是有了结果,也就是给市里一个明确的导向性,对田文学的处理程度,也表明了省里对南方市的决策和态度。之前,杨秀峰也估计到,省里之所以这般犹疑未定,主要还是考虑到对南方市现有班子能不能动的问题。李润和陈丹辉等人的根子主要还是在京城那边,老领导张浩之的看法是省里无法把握的,自然不肯在这种事上让张浩之误解。
  洪峰说,“市长,感谢您啊。”这句话很突兀,但却没有细说,洪峰此时的处境必然有了根本性的改变,才会有这样一句话的。推而广之,也就知道田文学案子即将有明确的结果,至于结果会怎么样,也不会令人太失望的。

  “见外了,这都是洪书记一直到努力,算是水到渠成。”杨秀峰说,具体的案情可能还会有一些时间才能出来。但这个信号太明显了,不知道陈丹辉等人会不会有反应?
  如今,市里的工作虽说很忙,但遇上这种斗争,陈丹辉肯定会将其他都放下,而要先保护自己吧。洪峰没有将情况说透,估计对陈丹辉阵营里必然会有着较大的冲击。
  两人不多说,杨秀峰知道今后的情况或许会很复杂,本想给周诚或田成东打电话去套一套口气,但转而又想,洪峰的电话不就是一家表明了局势的发展趋向了吗?自己更稳重和收敛一些,严防陈丹辉的反击即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