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6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不急吗?这么多人张着嘴等着呢?那个……”她用手指了另一间屋子,说道:“他儿子一家出国的费用,我上午已经汇出了,咱们现在几乎弹尽粮绝了……”说完,就狠狠地捏了一下葛兆国的大鼻头。
  葛兆国知道她说的是邬友福。邬友福的儿媳因为工作需要,要出国,由于孩子小,这样,儿子和孩子就都都跟着一起出去,邬友福的老婆离不开小孙子,这样,他们一家五口,除去邬友福外,就都准备出去。葛氏集团本来就是邬友福的钱袋子,这点小钱自然就由他们担负了。
  葛兆国见夜玫不高兴,知道她心疼钱了,就开导她说道:“钱赚来就是为花的,俗话说得好:钱散,人聚。只有把赚来的钱花出去,是让跟你有关的人帮着你花,你才有可能再把花的钱赚回来,甚至赚得更多。钱聚,人散,如果你太拿钱当钱,赚了钱只有自己花,没有大家的份儿,那么,以后你也就没钱赚了……”
  “知道啦,你都说了一百八十遍了,我都能倒背如流了。”夜玫说着,又去捏了一下他的鼻子。

  葛兆国笑了,他爱极了夜玫,这个任何时刻都能唤起他情.欲的女人,简直就是天生的尤物,他不止一次地跟夜玫说,你不是人,你是老天爷专门造出来勾引男人的妖怪。夜玫听后总是笑着说道,那是你们男人太馋,如果不馋,我就是再怎么勾引,男人也不会上钩的。
  此时,葛兆国就把肥厚的嘴亲了过来,夜玫很机灵,就把左脸蛋挨了上来,葛兆国显然不满足亲她的脸蛋,就板过她的头,又肥又大的嘴唇,就盖在了夜玫甜润的嘴上,他狠劲亲了几下后说道:“宝贝,我知道咱们账上还有钱。”
  夜玫一听,佯装生气地说道:“有钱就都花光吗?这么一大摊子呢,哪天不得往出支个万儿八千的,再说,还有你们那么两大家子人,所以,我才想到给云中公路做沙石料供应商的事。”
  “呵呵,没问题,只要你看中的,尽管去做。”葛兆国对夜玫百依百顺。
  夜玫抱住葛兆国的脸,说道:“嗯,另外,我看中了北京一处房子,小区很高档,我想买下来,咱们周末也去那里度假,也可以享受一下北京白领的生活。更主要的是,以后去北京,也有个落脚的地方,我厌烦住宾馆了。再说了,以后,这房子肯定会升值的。”夜玫撅着小嘴说道,一幅我见犹怜的样子。
  其实,只有夜玫心里最清楚,北京的房子早就买了,是她背着葛兆国以自己名义买的,她当时买的时候,只想着投资,没想要往出卖,可是最近看葛家这种局势,每况愈下,本来她想跟着葛氏兄弟好好赚钱,这样自己有了足够的资本后就可以离开葛兆国了,但是她看到了二黑最近有些蛮干胡干,如果这样下去,葛氏集团早晚会毁在他的手里,那么,自己想赚钱的梦想就会破灭,与其同归于尽,不如早做打算,所以,这一年来,夜玫也就开始做自己的梦,在为自己退身做准备,她除去要被跟三源接壤的外省一个煤矿的股份最近要变现,还有就是北京的这套复式结构的房子,当然,这房子最好的结果是卖给葛兆国,外省煤矿的股份最好也是卖给葛家兄弟,这样,她里外都是赚。

  葛兆国听夜玫又提在北京买房子的事,就说道:“没问题,别看咱们现在资金紧张,但是拿个几十万、百八十万的买个房子还是不成问题的,只是现在就别赶紧儿了,到年底再说吧。”
  夜玫想了想说:“哎,我是这么想的,所以也就留下了一笔机动钱,另外,我也不想总在你老婆眼皮子底下生活了,隔三差五的咱们也去北京透透气……”
  葛兆国说:“在不在的她也没拿你怎么着,有我掌管着呢,眼下,我们应该想办法,尽快让矿上恢复生产,我听说国际上铁矿石又涨价了。”
  “是啊,这个彭长宜软硬不吃,我是拿他没有办法了。”夜玫沮丧地说道。
  葛兆国笑了,说道:“宝贝,彭长宜不吃,不等于李勇不吃啊?这个问题,你琢磨一下,另外,你改天去趟财政局找老黄,他们答应给咱们拆借的2500万元还差1000万呢,现在已经有钱了,你当务之急是先去办这事,赶紧去要,赶紧划过来,今年的煤肯定要涨钱,加上你去年提前下的那些订单,即便我们矿山亏损,但是我们也能从煤炭上赚到差价的。”

  夜玫知道,县财政局的黄局长,曾经以县财政局的名义,给县政府打过一个报告,报告中称,为了积极响应国家提出的向“三农”倾斜的优惠政策,建议有财政局牵头,成立三源涉农企业担保基金,向政策性农业担保机构增资3000万元,用于解决三源县水利局打井队和县农机公司等多家涉农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这个报告送上去后,常务副县长郭喜来在背后基金运作,仅用了不到一周的世界,这个报告就在常委会上通过了。

  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筹备,涉农企业担保基金顺利成立,这个担保基金,只是用来做抵押的,真正掏钱的是银行,这些企业拿到的钱,是由担保基金抵押的银行贷款。
  三源的涉农企业共有家,县农机公司、县化肥厂、县饲料厂、县苗圃场和三家规模不大的养殖场,全部都是要死不活濒临破产。在郭喜来和财政局局长黄安的运作下,这几家涉农企业,很快就从银行贷出了3500万元,其中,有1500万元只从这几家的账上走了个过场,很快就转到了建国集团的账户上了。
  这就是所谓的“拆借资金”,当时,财政局局长黄安答应“拆借”给建国集团2500万元,分两批“拆借”。眼下,葛氏兄弟遇到危机,葛兆国当然会想到这笔钱了。所以他才催夜玫赶紧去办这事。
  一听到钱,夜玫的眼里就放出了异彩,她就捧着葛兆国的脸说道:“好的,我尽快去办。”
  葛兆国说:“那个李勇呢?”
  夜玫不好意思地在他怀里扭捏了一下,说道:“他是小意思,破点财就是了。”
  “你不要轻敌啊?这个人现在跟彭长宜走的很近,说不定也有了反骨。”

  夜玫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不这么认为。”
  葛兆国哈哈笑了,说道:“那就好,那就好。”葛兆国说着,拉起夜玫的手就往里面的卧室走。
  夜玫说道:“别,那屋还有客人呢?”
  “哈哈,估计这会他早就老牛啃嫩草去了,哈哈。”葛兆国淫笑着说道。
  “你们就损吧,那个孩子才17岁。”夜玫瞪了他一眼。
  葛兆国说:“这叫各取所需……”说着,就用手指弹了夜玫的脸蛋一下,然后抱起夜玫就进了里屋。
  夜玫嗲声嗲气地说道:“放我下来,我还有账没算完呢,你个馋鬼……”
  她的话还没说完,嘴就被什么堵住了,然后就传来了一声销魂的呻吟……
  这天,彭长宜刚上班,他坐在屋里,正在跟陈奎研究云中公路各个投标公司的情况,褚小强给他打来电话,彭长宜说:“我这会正在有事,一会给你打过去。”
  尽管无名尸的案子已经告了一个段落,但是彭长宜和褚小强的接触仍然不宜公开。陈奎见县长有事,就说道:“县长,我先把这些材料放您这里,回屋去打个电话,一会我在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