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2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咖啡还是水?”白子惠问我。
  我说:“水。”
  “你怎么不进来?”
  我说:“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白子惠说:“怎么了?”
  我说:“我还是先走了。”
  我想逃避,我不敢走进去,这一切让我羞愧,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
  白子惠说:“好吧,你走吧!”
  我一愣,白子惠怎么答应的这么痛快,心里一下子竟然有些失落。
  看我看她,白子惠微微一笑,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想找男人睡觉,你留下,跟我睡的你,你离开,我就去找别人。”
  “你敢!”我指着白子惠,冷声说道。

  我很生气,白子惠竟然用身体来威胁我,知道我不想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用这样的话激我,让我愤怒。
  策略没有问题,奏效了。
  我是个渣男,跟白子惠纠缠不清,我自己主动放了手,可是白子惠跟别的男人我又受不了。
  我不否认我的错,可人性如此,我无法改变,我就是做不到洒脱,我是双标狗,我现在就是不要白子惠了,可白子惠就是不能跟别的男人接触。
  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一个好人。可我心里觉得自己是还算不错的人,这件事却让我看清楚我性格中的缺陷。
  越发的发现自己是一个压抑的人,压抑着情感,考虑的过多,灵魂挣扎着。
  大概,是这个社会给我束缚太多吧,虽然我拥有了读心的能力,可本质上还是屌丝,心胸和城府没有长足进步,固地自封。
  变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看重我吧,不健康压抑的灵魂,他诱惑我,想让窝变成一个恶魔,他做的不错,我有那个趋势了,品尝了鲜血,越发的迷恋那个味道。

  我知道,我一点沉沦,释放出来的将是洪水猛兽。
  看着白子惠,我承认,我有很多过分的想法,白子惠是我的女人,李依然给我生了孩子,跟童香也发生了关系,我想保持着这种关系,每个人我都不想放手,可是伦理,可是责任,不允许我这样做,克制着自己,憋着。
  变态之前的引导让我有些走上歧途,血手的出现。那一番话,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为什么要活的那么累呢。
  血手就算是死,也死的很快乐啊!

  很想跟她一样,放纵,玩乐,随心所欲。
  我的情况很危险,失控最后的结果是无法无天。
  可我很想尝试一下。
  白子惠挺了挺胸,说道:“我为什么不敢!这是我的自由。我可是给你选择了,董宁,你怪不了我。”
  屋里很亮,白子惠穿的挺保守的,不过脸红红的,特别的诱人,很想上去咬上一口。
  晚上喝了酒,欲望来的快,可就算不喝酒,这个时候,我也控制不住了,这段时间的经历,太纠结了,我不想继续下去了,我把身体交给本能。
  “我要是不同意呢。”
  我向前走了一步。
  白子惠往后退了一步,说:“董宁,你这个样子我害怕!”
  我说:“你不应该有这个念头的,不应该用这个伤害我。”
  白子惠冷笑一声,说道:“那我该怎么办,我跟个怨妇一样求你,可你对我不理不睬,我都说了,我不在乎,你却觉得自己是对的,你远离我,我就安全了吗?你想没想过,如果我承受不住,自杀怎么办。”
  白子惠说的这个情况我倒是没想过,不过很有可能,抑郁症自杀的很多,就是不想活了,谁都拦不住。如果,白子惠真的失望了,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杀人凶手是我。
  我看着白子惠,说:“你说的对。”
  白子惠惨笑了一下,说道:“只有把你逼到这个地步,你才能听我说话,真讽刺啊!”

  我看着白子惠。我说:“我有我的理由,你知道的。”
  白子惠微微一叹,说道:“我知道,可太不男人了,你在躲避,而不是主动出击,董宁,怕我遇到危险。你就应该将一切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看来,你还是不够爱我。”
  我点点头,说:“你说的对,我认。”
  白子惠说:“所以,你的决定,走还是留。”
  我说:“如果我走了,你真的会找其他男人来?”
  白子惠说:“当然。我不开玩笑,反正我被抛弃了,这样的我一点也不理智。”

  我笑了笑。
  白子惠说:“你没回答我呢。”
  我走到白子惠身旁,把白子惠抱了起来,横抱,向床走去,一边走我一边说:“还用回答吗?我怎么可能忍受别的男人接近你,既然你不怕,那我更不怕了。”
  说白了,这事怪我,一直以来,我并不是那个有冲劲儿的人,学习的时候得过且过,考试过得去就可以,上班也是,上边交代的活,完成就行,至于精益求精,那么抱歉,我想多一点休息的时间,人的惯性很可怕,一旦养成了,便成了习惯,我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遇到事情的时候是退缩,躲开便好了,白子惠跟我相反,她是锐意进取,这个事解决不了,那就换个方式解决,总有解决的时候。

  想通了这一点,我豁然开朗,没什么难的,只要自己变得强大就好,我不能时时保护白子惠,我可以找人来保护白子惠。
  白子惠头埋进了我的胸。
  她变了,我也变了。
  之前的白子惠不会把我追回来,也不会对我说这样的话。
  之前的我不会这样的粗暴,我会很温柔。
  把白子惠扔在了床上,我也跳上了床,急不可耐,像是野兽。
  手一用力,直接把白子惠的衣服撕开,露出了无限春光,白子惠嘤咛一声,说:“你想了?”
  “我...想死了。”
  睁眼,闭眼,又睁眼。
  好像大梦一场。

  身边熟睡的女人是白子惠。
  昨夜一晚。疯狂。
  久干逢甘露,自然如痴如狂。
  男人有需求,女人同样也有需求。
  那一副欲拒还迎的俏模样,让人激动,不能停,一夜春意盎然,耗光了所有精力。
  我的恢复力比较强,起码比白子惠强,所以先她醒来,下床,去卫生间,轻车熟路一般,当时走掉有些东西没拿,比如牙刷毛巾之类,没想到我的东西都在,清洗了一番,神清气爽。
  果然,遵从自己的本能比较愉快。
  去厨房做了早餐,简单的东西,牛奶,吐司,鸡蛋,培根。

  搞好之后,给白子惠端上了床,她还没醒,我低下头,吻她。
  昨夜疯狂,身上碍事的都被我撕坏,嘴唇接触柔嫩的皮肤,还带着昨夜的疯狂,汗液的味道。
  进行了好一会,白子惠才悠悠醒来,她抓紧被子,说道:“你变态啊!”
  我笑笑,说道;“那你后悔了吗?”
  白子惠说:“后悔也晚了,又上了你的贼船。”
  我说:“看你心情还挺不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