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吆,你这是准备去博源公司示威啊……”徐晓帆把那张纸扔在桌子上说道。
  说完,顺便就在那张破椅子上面坐了下来,周玉露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只有一张椅子,于是只好坐在了床沿,顺手把桌子拉到跟前,拿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看那样子是准备做记录。
  陆鸣没地方坐,只好端着饭盆站在那里,那样子看上去就像是端着个大饭盆向两位美女乞讨似的。
  “你赶紧把饭吃了吧,我们有事要跟你谈……”周玉露说道。

  陆鸣哪里还有心思吃饭?端起饭盆呼啦呼啦喝了两大口汤,然后把饭盆放在窗台上,说道:“我吃饱了,你们……找我什么事?”
  徐晓帆盯着他问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
  陆鸣心想,少来这套,还以为老子是菜鸟呢,嘴里却说道:“你们是不是来调查我被绑架的事情?”
  徐晓帆说道:“这件事先放放,我问你,你为什么被博源公司开除了?”
  被公司开除关你们什么事啊,难道你们还想帮老子介绍工作?
  “他们说……我没有把缓刑的事情写进简历……”陆鸣一脸不平地说道。
  “那后来他们是怎么知道你被判缓刑的事情?”徐晓帆问道。
  陆鸣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徐晓帆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正色说道:“陆鸣,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撒谎的话应该知道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明白自己还在缓刑期,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随时可以把你收监……”
  陆鸣心里一阵冷笑,心想,吓唬小孩呢,还好蒋竹君提前“揭穿”了他们的身份,不然还真被他们唬住了。
  别说是W市来的外地和尚了,只要自己不违法,就是本地公丨安丨局的丨警丨察也不能随随便便把自己收监,哼,好歹也是一个地方的人,竟然跑到这里来折腾自己的老乡呢。
  “警官,我既然敢去派出所报案,说的肯定是真话,我没必要骗你们,那天……”

  陆鸣说了一半就被徐晓帆打断了,冲他摆摆手说道:“我问的不是这件事……我问你,你被公司开除以后去哪儿了?晚上都住在哪里?”
  陆鸣一听,心里顿时就把蒋竹君佩服的要死,心想,要不是那天分手的时候,她特意提醒自己丨警丨察有可能调查自己这三天的行踪,说不定一时还真慌了手脚,好在答案早就预备着呢。
  不过,女丨警丨察的这句话也证明他们并没有放弃对自己的监控,要不然怎么会知道自己不在卢家湾。
  “也没去哪儿,就是整天在街上晃悠,晚上要么在录像厅看通宵录像,要么就在火车站的候车厅混一晚上……”陆鸣说道。
  “你的意思是……这三天你都一直住录像厅和火车站?”徐晓帆不信地问道。
  陆鸣赌咒发誓道:“我干嘛骗你,你要是不信,我给你看看录像厅的票……”
  说完,就走到床边拿自己换下来的衣服,顺便深深地嗅了一下周玉露身上的香味,然后把一张票递给了徐晓帆。
  徐晓帆把那张票翻来覆去看了几眼,一脸疑惑的样子,随即抬起头来问道:“你为什么没有回家住?”

  陆鸣一脸惊惧道:“这还用问?当然是害怕啊……要不然也不会去派出所报案了……那天戴总说,他知道我住在卢家湾,如果第二天我不去找他的话,就要对我不客气呢……”
  徐晓帆似乎有点相信了,扭头和周玉露交换了一个眼神,说道:“那你就详细说说那天博源公司的戴总绑架你的事情……”
  陆鸣一听,悄悄松了一口气,说道:“我已经跟派出所的张所长说过了……”
  徐晓帆眼睛一瞪,说道:“我现在让你再说一遍。”
  陆鸣似无奈地嘟囔道:“说一遍就说一遍……那天我被公司开除之后,到处找人要工资,也没人管……后来公司的会计说戴总想找我谈谈……”
  徐晓帆打断他道:“公司会计不就是帮你介绍工作的李晓梅吗?”
  陆鸣点点头,心想,他们什么都知道,自己居然还天真地以为已经解除怀疑了呢,没想到一直都在暗中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怪不得蒋竹君这么小心翼翼,深更半夜才敢来找自己呢。
  “是啊,她说戴总想找我谈谈,我还有点莫名其妙……心想,戴总是公司的大领导,怎么会找我这个最底层的员工谈话呢,不过,当时我确实是想说些好话,让他把工资发给我……”
  徐晓帆再次打断了陆鸣的话,问道:“你进公司以后跟这个戴总有接触吗?”

  陆鸣犹豫了一下,脑子里闪过那个买房子的富婆,本想说说那天在戴光斌办公室的事情,可话到嘴边却又改变了主意,摇摇头说道:
  “从来没有……我压根不认识他……我本以为在他办公室谈话,可没想到李晓梅把我带到了地下室的停车场……
  戴总说是找我谈心,我就上车了,结果,一上车他就开始打听我跟财神的关系,并且他还知道我在监管医院给财神献血的事情。
  后来……后来就说财神的儿媳妇想见见我,她想了解一下财神在看守所的事情,并且还想感谢我救了她公公的命,还说要给我好处……”
  说到这里,有意无意瞥了一眼周玉露,只见她从记事本上抬起头来,眉头开始紧锁,两只丹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紧张焦急的神情,并且还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她这是害怕了,这么看来,她那天在汽车里跟自己说的话并不是以丨警丨察的身份说的,也不敢让自己的同事知道。

  那么,她为什么警告自己不要和财神的儿媳妇接触?为什么提前猜到财神的儿媳妇会找自己?
  难道是担心自己有什么危险?或者是担心自己给财神的儿媳妇透露什么秘密?很显然,她不可能是单纯地出于同情和好意才跟自己说这番话的,按照蒋竹君的逻辑,这个女丨警丨察难道也想在财神的赃款中分一杯羹?
  真***太复杂了,也难怪,牵扯到几十个亿呢,谁不眼红啊,看来财神并没有危言耸听,可能还真有可能闹出人命呢。
  陆鸣好像从周玉露的神情印证了他的猜测,于是继续说道:“我一听去见财神的儿媳妇,心里就害怕,为了给财神献血,我自己的麻烦就够多了,所以坚决不去……

  没想到戴总让他的司机把车门锁住,不让我下车,还说‘不想见也要见’,并且非要我说出财神临死前给我交代了什么话。
  我当时猜想他们会不会把我关起来啊,所以就急了,坐在前面和他的司机扭打起来,结果汽车撞在了马路边上,刚好有交警过来,我就乘机跑掉了,再也没有敢回家……”
  陆鸣一口气说的口干舌燥,端起窗台上的饭盆喝了几大口菜汤,这才回过身来盯着周玉露说道:“这位警官我认识啊,那天我就想找你们反映情况,可就是没你们的联系方式……所以,过了几天,我才敢回卢家湾派出所报案……”
  徐晓帆沉思了好一阵,问道:“戴总的司机叫什么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