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密码:刘邦的千年杀局》
第9节

作者: 谪狂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12 11:09:33
  徐成顿了下,也没多问,又朝着劳斯莱斯后面那辆奔驰走过去,开门上了车。
  我操啊,我的大劳斯莱斯!齐小白心底发出一声呼喊,悔之不及,不是老子贪慕虚荣,一个人一辈子能坐上几回劳斯莱斯啊,大好机会摆在眼前我他妈多那一句嘴干嘛?又不是老子的裸体让人给曝光了!
  齐小白眼看着那辆车牌号为5808的奔驰S600取代劳斯莱斯幻影开了过来,越想肠子越青,可又不能表现出多在乎这事来,在翘臀的邀请下,一起跟着坐进了内饰豪华的后排座椅,心里却沮丧快赶上站公交了,完全忽略了这车三百多万的本来身价。
  这时候徐成那闷货倒是很不合时宜地开了口,转过头来在他心头又掐了一下:“怎么不坐幻影了?”
  翘臀解释道:“齐老师考虑得周全,坐劳斯莱斯太招摇,不利于咱们出去办事。”
  齐小白故作老练道:“嗯,还是这辆车低调,不招人耳目。”
  徐成那闷货听了这话倒是觉得挺意外,心道这北大的教师想事倒是挺周全的。
  “咱们去哪?”开车的司机插话道。

  翘臀也被问住了,她还真不知道该去哪,把目光转向了齐小白,想看看他什么意思。
  齐小白这时候才慢慢淡定了下来,看着翘臀那副全凭公子决断的顺从样,又想了过来,瞎悲观什么啊,车什么的其实倒都是身外之物,归根到底跟谁在一起才是最本质的问题,跟如此佳人一起办事,哪怕是坐辆黄标小面包都行啊,何况还是辆原装进口十二缸的大奔呢?当然,就是人多了点。
  思想扭转过来后顾虑就少了,他立即陷入了短暂的思考,道:“目前这事没什么头绪,咱们几个怕是分析不出来那东西在哪,不妨就先按照提示的字面的意思去想,对方既然说东西就在北京城里,从那些提示来看,‘地图、地铁、刘邦、宝藏’,外加一首《鸿鹄歌》,最直观的感受,只有地铁能跟北京城有点关系,所以么,要我说,咱们不如就先找地铁站守着,要是这出题的人不那么腹黑地设些离题万里的谜中之谜的话,说不定东西就真的跟地铁有关系。”

  这番直抓要害的分析还真没辜负翘臀对他的期望,翘臀赞同地点了点头,又问:“去哪个地铁站?”
  这可就海了去了,全北京十几条线路,估计怎么也得有几百个地铁站,齐小白道:“这可就真的是大海捞针了吧,这点资料还真无从下手,咱们不妨就去最近的吧,北大东门。”
  前排司机师傅征得翘臀同意,没再多问,直接奔目标开了过去。
  百年纪念堂本身就在北大东门处不远,出去就是,还没等齐小白再想出什么新思路,车直接在非机动车道里停下了。

  来来往往的人群嘈杂,不少人手里都攥着手机,多半是在盯着“四张照片”的微博动态,无暇旁顾。偶有些识货的会歪头朝这瞧两眼,这车停在此处其实还是有些突兀的,且不说本身就有违章的嫌疑了,你离着口这么近,看着就好像是要接哪个从四号线刚出来的希尔顿贵宾似的,能不引人注目么。不过估计打死他们也想不到,这辆车里的人就是为他们手机关注的那事在最前线待命的。
  日期:2017-09-12 14:49:58
  司机话不多,徐成和翘臀这时候正忠人之事地替老板随时盯着微博担忧,都不吱声,车里有点闷。齐小白干坐了半天,琢磨着跟翘臀聊点什么,也好拉近下距离。
  可琢磨半天,守着俩电灯泡还真没什么家常好聊,遂从兜里拿出包烟,想自己下去抽,随口问了句:“你抽烟么?”

  翘臀愣了下,反应了半天,明白了齐小白是想下去透透气,意识到这半天没跟人说话倒的确是怠慢了,道:“我陪你下去待一会儿。”
  齐小白诧异了下,此女子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有点小颠覆,当即把烟要分给她,翘臀却摇头道:“我不会,我只是想陪你下去站站。”
  齐小白一听这种情况真是有点大喜过望,翘臀对自己还蛮重视啊,也不知是陈光祖嘱咐得好还是她发自肺腑,不过都行,从泡妞角度看,这绝对是个好兆头。
  翘臀跟齐小白下了车,走远两步,齐小白点上了烟,瞅着一身职业套装风姿绰约的翘臀,心底感到了种红袖添香夜读书的美好意境。而旁边那些不断朝翘臀身上投递饥渴目光的路人,也让他十分受用。

  “刚刚听陈总说话,你姓董?”齐小白边抽烟边跟翘臀聊道。
  翘臀点了点头:“我叫董袭人。”
  “这名字好…,”齐小白本想说好怪,犹疑了一下,瞬间明白了是哪三个字,再看看翘臀脸上那种一目了然的神色,懂了,笑道:“好风雅。”
  翘臀也没多解释,笑了笑。

  齐小白心道她家里八成有曹雪芹的死忠粉,移花接木后这名字显得挺大气,不过呢,从贴切角度考虑,我还是觉得叫你翘臀比较好。
  天色稍暗,晚风带暖,两人静静地在车水马龙的中关村街边站着,情境还是很惬意的,齐小白吸了两口烟,问道:“你对今天这事怎么看?”
  董袭人道:“挺突然的,还真没料到。”
  齐小白试探着问道:“你们陈总平时私底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看今天这势头,对方好像抓了他不少把柄。”
  这话挺让人为难的,董袭人显然是不太方便跟齐小白八卦,没正面回答,道:“对方办事的手段很不同寻常,我们几个助理到现在都没适应过来,公司那边更是因为这事影响得乱成一锅粥了。”
  “岂止是你们,全国人民估计也是这状态。”齐小白道,“你在陈光祖身边工作多久了?”
  “去年一回国就过来了,刚工作了半年。”董袭人道。
  还有海外留学背景呢,齐小白好奇道:“去的哪个国家?”

  “德国,我初中就出去了,一直念完了大学才回来。”董袭人道。
  齐小白稍微算了算,这是吃了十几年的七分牛排和无污染牛奶啊,怪不得屁股翘得跟阿尔卑斯山似的,他笑道:“刚待了半年,感觉你就成了陈光祖首席助理了,国外教育的人才质量果然高。”
  心里想的却是你小娘们儿不会是跟陈光祖真有一腿才常年带身边吧。
  不过董袭人短短一语就打消了他的那点流氓顾虑:“家里人从很早就相互认识,所以会好混一点。”
  说完竟还调皮一笑,又叫齐小白倍感新鲜。他问道:“那你对陈光祖这人应该更熟了,我估计老板当到他这个层面上,想没有乱七八糟的事也不容易,只要有人背后用了心,抓点把柄应该不会太难。”
  董袭人还是不想接他这个话,巧妙地转移了话题:“也不知道会议室里现在研究出什么点眉目没有。”

  齐小白见她不想多说,也不便多问,抬手将烟放到了嘴边,叉手而立,缓缓道:“大概没用了。”
  “嗯?”董袭人没听懂。
  “你发没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

  齐小白叼着烟吐了口雾,将插在胸前的左手腕抬了抬,道:“四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