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辉煌数千年的遗产》
第22节

作者: 大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饺子下锅了,煮饺子的工具是一个不算小的青铜鼎,架在炭火上,烧开一锅水用了云琅很长的时间。
  不过,当一个个白白胖胖的饺子浮在水面上,被云琅用笊篱拍打的时候,即便是冷漠如太宰,也露出希冀的模样。
  没有醋,虽然这里的酒跟醋区别不大,云琅还是不想用,一人一头蒜,就足够了。

  春天的头茬嫩韭本就鲜美无比,再加上毫无腥膻味道的小猪肉,除过盐之外根本就无需添加别的佐料,一口咬下去,汁液四溅,鲜香满口,人生的意义一瞬间就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郁闷伤心的人明显不是一盘子饺子就能打发的,于是,太宰一口气吃了三盘子,老秦人的盘子跟碗都出奇的大,云琅虽然早就馋疯了,也不过吃了一盘子罢了。
  太宰捂着肚子,遗憾的指着刚刚煮好的竹笋排骨汤道:“味道刚刚好。”
  云琅捞出来两碗排骨汤递给太宰一碗道:“溜溜缝,吃饱了溜溜缝子才算是真正的吃饱了。”
  几千年来,云琅认为华夏历史中最有用的就是美食进化史。
  只有这东西才符合所有人的欣赏口味,至于王侯将相的兴衰史,跟老百姓的关系不大。
  但凡是立志成为了政治家,不论是被砍头,还是五马分尸,乃至于抄家灭族都是他们应该收获的后果。
  没有人在进行了穷奢极欲的享受之后不付出代价的。
  所以说,历史上那些悲惨或者残忍的事件,如果不牵涉老百姓,云琅都能坦然面对。
  所以说,谁要是同情太宰这一类人,他就是傻瓜,他会趁你同情他的时候掏出刀子刺进你的肚皮。
  这是一种哪怕被五马分尸都不要别人怜悯的人,或者说,他们最恨的就是怜悯他们的人。
  关中的春来的猛烈而迅速,昨日还是阴冷的让人发抖的严冬,第二天,太阳晒一天之后,就立刻变得风和日丽鸟语花香。
  这段时间里,云琅跟随太宰下山六次之多,每一次都看似惊险,却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其中有一次,太宰看到了两个落单的猎夫,本想突袭,只是看到一脸紧张的云琅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云琅什么都好,就是不愿意一个人住进神卫军营,无论太宰怎么威逼利诱他都不为所动。
  跟那么多的死人居住在一起,云琅也会把自己当成死人的。
  皮袄是穿不成了,云琅换上了轻薄的春衫,半尺长的头发被他梳了一个冲天小辫,唇红齿白的样子,不论是谁看,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富家子弟。
  当然,是一个没落的富家子弟,主要是他身上的春衫料子华贵,却很旧。
  这样的衣裳不适合在山林里奔走,更不适合跟老虎赛跑。
  之所以穿成这样,纯粹是因为清明节到来了。
  老秦人原本是不过清明节的,原因就是,这个节日是韩赵魏三个国家的节日。
  是晋文公为了纪念功臣介子推而设定的一个节日,与老秦人无关。
  太宰之所以一定要云琅穿成这个样子,是因为只有这三天,上林苑里才允许有祖坟在这里的百姓进来祭奠。
  也只有这三天,上林苑里才没有羽林郎跟猎夫。
  日出而行,日落而止,过了清明节,这里又会重新变得杀气漫天。
  这一天,也是野人们出来交易盐巴的时间,是他们唯一能趁机逃离上林苑的机会。
  上天有好生之德,皇家就是这样,追杀你三百六十二天,然后给你三天的时间来喘息。

  云琅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皇家的恩典,而是一个非常阴险的计谋。
  就像养兔子的人总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只兔子,于是,就在平地上撒非常多的食物,让所有的兔子全部出动,好让养兔子的人制定一个合理的宰杀方案。
  看着太宰帮他往要带上挎剑,云琅笑道:“这合适吗?”
  太宰迷醉的瞅着云琅道:“大秦公子多年不现世,不知世人忘怀了没有。”
  云琅见自己收拾停当,就背上自制的双肩包准备离开。
  母鹿很自然的跟了上来,老虎也想去,却被太宰一脚踢到门后面去了,只能委屈的伸出爪子拼命地挠墙。
  “去看看,去宜春宫那里看看,汉国所有的文告都会贴在那里。
  我很担心他们今年会进驻更多的羽林。”
  “这种事他们不会提前说,并且广而告之的吧?”
  太宰摇摇头道:“你有所不知,伪汉皇帝的日子并不好过,他的上面还有太后,下面还有外戚,旧臣,他还做不到一呼百应,只有实力强大了,才能大权一统。
  羽林就是他的期望,他开辟上林苑的目的就在于羽林,今年已经是第九个年头了。
  羽翼应该已经丰满了,该到大规模训练羽林郎的时候了。”
  第十八章钓到了一个督邮
  云琅不知道国人是什么时候开始通过祭奠来思念故去的祖先的。
  想来这个时间段应该非常的长。
  站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地方,能看到山下小路上的人。
  人很多,超乎云琅想象的多,甚至有车马行驶在道路上。
  这些人都是来祭奠祖先的?

  太宰的回答是否定的。
  太宰带着老虎送他出山,一路上絮絮叨叨的,却让云琅感到很温暖。
  重新踏上山下的平地,云琅的神经依旧是绷紧的。
  头上那束冲天小辫,多少有些无害的意思,不过啊,这是他的想法,估计盗匪跟猎夫们可能不这么想。
  同样惊恐的还有他身边的梅花鹿,好几次它都扭头往回跑,不久之后,云琅发现它又跟在他身边,估计梅花鹿也不傻,回去的路对它来说比前方的路更加的危险。
  两个惊恐的动物战战兢兢的上了大路。
  云琅的薄底皮靴踩上坚硬的大路的时候,他有一种宇航员在月球上踏出第一步的感觉。
  好在路上的行人对他并不关注,即便他拖着一只怀孕的梅花鹿。
  走了一段路之后他惊恐的心就慢慢落下来了,这里的人最多说他一句“好俊的小郎君。”
  这些话都是从马车里传来的,大部分都是女声。
  至于那些拖着爬犁,或者拖着大车的平民黔首来说,云琅一身士人装扮,与他们有天地之别,即便是有一两个年轻的少女多看了云琅一眼,也会立刻被老翁或者老温拉到身后。
  没人拿着刀子冲过来乱砍,云琅已经很满意了,一只手搭在梅花鹿的脖颈上,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沿着大路向前走。
  慢慢的荒野之地逐渐变少,开始有农田出现,一些精赤着身体的人在田地里劳作,准备春耕,即便是路上行人很多,丝毫不理睬。
  日期:2017-09-13 07: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