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379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我愣了一下,我前脚刚到,不会那么巧,她也过来了吧。
  “你那性格我还不知道,两天不出医院你能忍得住,第三天高考结束,你肯定会过来瞅瞅的,我过来堵你了。”冯晓莹笑着道。
  “说的你好像很懂我一样。”我耸了耸肩道。
  “好了,告诉你啦,你们医院的陆医生可是我朋友,要不然你这个铁人,人家可不稀罕收留你,搞了三次裂伤,谁收你在医院,是砸自己招牌。”冯晓莹实话实说道。
  “怪不得陆医生,对我还挺好的,感情还有这层关系。”我恍然大悟,陆医生在我走之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是当然,特护病房不是谁想拿拿得到的,马局长出去找人帮忙的时候,我可是提前打了电话给陆医生安排好的,要不然院长哪能知道,特护病房还空不空,这叫县官不如现管。”冯晓莹笑着道。
  “行,你如果不怕我连累你,我请你吃饭。”我耸了耸肩道。
  “我请,这顿饭大家别和我争啊。”马老板主动说道。

  我看了一眼冯晓莹,她没有什么意见,我点了点头。
  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多,直接在附近找了一家饭馆吃的饭,没想到我一进去,饭店服务员还都认识我,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徐组长都成了明星了。”冯晓莹偷笑道。
  “什么明星,我现在和全国通缉犯没什么区别,差没有丨警丨察找我了。”我苦笑的摇了摇头,一直想低调的,却给了我一次在全国观众面前露脸的机会。

  “我看徐组长可以试一试当个红,现在不都说红经济吗?没准还能赚个生活费什么的。”马老板拽了几个新词。
  “马哥,你也跟着挖苦我。”我只能干瞪眼了。
  “我们不会在大厅里吃饭吧。”黄丽丽有些担心我,大厅里这个时候人还挺多的,万一遇到学校附近的人,被发现了,她担心又是一场骚乱。
  “我提前要了包厢。”马老板说道,直接给旁边的服务员打了一个招呼,报名字,然后有人领着进了包厢。

  我倒是无所谓,在哪里吃都一样,哪怕大厅又如何,我又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不大一会,饭菜陆续桌了。
  “咦,姑娘是不是错了,我们没有要这份鲤鱼啊。”马老板愣了一下道。
  “这是我们老板送给徐老师的。”女服务员礼貌道。

  “你们老板认识我?”我愣了一下 ,不过想到自己这几天的新闻,估计认识也很正常,只是我这名声应该划不来,送份鱼。
  “送这鱼难道有什么讲头吗?”马老板也是笑着道。
  “我们老板说了,如果你们不问不让我说,既然问了,那我说了。”女服务员落落大方的笑着道:“老板说,徐老师那是帮学生做事才被人诬陷,政府肯定会看得到的,送这份鱼,也是希望徐老师鲤鱼跳龙门,接下来不但沉冤得雪,更一层楼。”
  “替我谢谢你们老板。”我笑着道。
  “我说嘛,徐老师这个事,不算什么大事,风头过了,没准还能真的鲤鱼跳龙门,一跃成龙,再进一步。”马老板拍了拍手,高兴道。
  冯晓莹和黄丽丽也跟着鼓掌。
  “不打扰贵客吃饭。”女服务员转身走了。

  或许是有了这份鱼的说头,吃饭的时候,气氛明显好了许多,饭过三巡,因为受伤未愈加有女人在,也没有喝酒,简单的聊会天,我们散场了。
  马老板似是知道我和冯晓莹有话要聊,找了一个理由,先走了。
  黄丽丽也顺着马老板的车,回的店里。
  等服务员把饭菜收了,我磕了一根烟直接在包厢里和冯晓莹聊天。
  “徐组长,你也别怪马局长,冯仑以及刘科长,他们毕竟是家族里培养的命/根子,出了这档事,家里都有所顾忌,在观望也正常。”冯晓莹好似怕我生气,等人走了,才是柔声道。

  “我能理解。”我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其实想通了好,尽管是一条绳的蚂蚱,可总归要自己腰大腿粗,才能跳得更高更远。”冯晓莹叹息了一声。
  我眉头一挑,疑惑的看了一眼冯晓莹,她这话说得有些太直白了?
  不像是一个混仕途的女人会说的。
  第章

  “是不是很诧异,我怎么会如此直接的说话,一点政治技巧都没有。”冯晓莹翻了一个白眼,有些郁闷道:“难道在你心里,我和你的关系,只是利益吗?”
  “我可没说。”我呵呵一笑,不过冯晓莹今天能过来,确实是让我很感动,于公于私,我有把她当朋友。
  “我是孑然一身,无门无派的,也没人管。我觉得徐组长你与众不同,即然打算跟着你一起混,总不能你一落难,我见风使舵,那可不是我冯晓莹的作风,除非你徐组长真的犯了法,蹲了监狱,下了牢,要不然我跟定你了。”冯晓莹咬了咬牙,俏哼了一声道,还别说三十多岁的少丨妇丨,刚刚那一抹风情,还着实挺撩人的。
  特别冯晓莹今天过来像是特意打扮了一下,一席裁剪得体的红色裙子,小红裙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不过穿在她的身却是恰到好处,她皮肤白皙映衬着一抹红色,越发显得娇艳欲滴,特别身材颇有女人味,红色束腰的裙子把整个身材凹的玲珑有致,裸在裙外的两条光滑的胳膊,甚是白皙。说话的时候,她还托着香腮,像是一个含羞待采的红玫瑰一样。

  “你可别诅咒我,我可不想蹲监狱,下大牢。”我苦笑道,今年已经没少蹲看守所了,是压根一点也不想回到那个地方。
  “看你的样子,也是想得通了,我放心了,真担心你愁容满面的,一蹶不振了。”冯晓莹看我还能开玩笑,是舒了一口气道。
  “愁给谁看啊。”我叹息了一声,也很想犯愁,可这样的话,难道有人可怜,有人不找你麻烦了吗?还不如振作起来,有些事情咬牙也要挺过去,这才是男人应该做的,哪怕没撑过去,也要活得对得起自己。
  我深深的抽了一口烟,对于现在的自己,哪怕免了职被学校开除,共青团也被刷掉,自己也不会像过去那般,惶惶恐恐,不得终日的样子。
  或许是经历了很多事,才会懂的道理。
  我学会了调整自己,不管处于哪个环境下,自己首先不能乱,也不能怨天尤人,强大自己,才是最需要做的。

  冯晓莹含笑的望着我。
  “看我做什么,脸有东西吗?”我愣了一下,急忙搓了搓脸,早晨出来的时候,应该是洗过脸的。
  “徐组长我发现你真的和别人不一样,我见过很多当官的,一听说要被罢免,都吓得脸如土色,怪不得娜姐一点也不担心你,看来娜姐我更了解你。”冯晓莹叹了一声道。
  我只是笑了笑。

  “对了,娜姐让我给你带个话,问你想不想去宁波工作?”冯晓莹突然道。
  “宁波工作?是邓书记的意思?”我愣了一下。
  “邓书记可是许诺给你,如果到了宁波,最少一个处级干部,而且在宁波,让你放手去试点学托邦的项目。”冯晓莹点了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