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7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九没有理我,从我口袋里掏出水手刀,慢慢的蹲下身子,先用力往外拽了一下被渔网卡主的小海豹,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效果,他小心的把渔网割断,可是渔网已经勒进了母海豹的身体里,伤口估计都有好几年了,渔网也已经跟海豹长到了一起,老九犹豫了一下后,把刀子划了进去。
  老九的剖腹产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小海豹终于钻了出来,而经历这一切的母海豹似乎快要不行了,它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耷拉下来。
  “九哥,咋办?这海豹好像要挂了。”我盯着眼前的一切,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小海豹慢慢的蠕动着,爬到了母亲的身子底下,用力吮吸着甘甜的乳汁。
  “嫩妈,小的留下养着,大的吃了。”老九似乎不想让我们看到他感性的一面,扭头离开了。
  “哎呀呀,小的留下?这三个都留下?我们怎么养啊!”大厨跟到老九屁股后面,继续追问道。

  老九摆摆手,钻到了房子里。
  “哎呀呀,小龙,吃这个?”大厨用手指了指地上的母海豹,磨刀霍霍的,他似乎永远忘不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刘叔,等一下吧,这母海豹要是死了,我们就吃,要是没死,我们就养着。”奄奄一息的海豹已经没有了心跳,我嘴里说出来的话,比我们村书记说的都虚伪。
  隔壁的小海豹突然尖声叫了起来,我们赶忙又跑到这边,只见它不停的用嘴拱着母亲的丨乳丨房,好像非常难受的样子。
  “哎呀呀,这是吃不上奶急的。”大厨咂咂嘴,恨不得把自己替换上去。
  “刘叔,怎么办?可别饿死了呀!”我有些慌张,好不容易生出来了,再因为没饭吃挂了,这不是显得我们这些人太不厚道了。
  “哎呀呀,这个不好办呀!”大厨低头沉思道。

  “刘叔,你们都是生过过孩子的人了,我们这些处男对这些事儿根本就不懂,你老婆那个时候奶水咋样?”我用探讨学术的口吻问道,而卡带听到这个话题,耳朵竖的比冻僵了的大妈哈鱼还要坚挺。
  “哎呀呀,我老婆那个时候凹陷,急的我娃嗷嗷哭,那都是我吸出来的。”大厨自豪的说道。
  “大,大厨,啥是凹陷?”卡带呼吸急促,脸涨的通红。
  “哎呀呀,凹陷就是”
  “刘叔,你的意思是得帮忙吸出来?”我瞪了一眼大厨,让他把解释噎了回去,处在青春期的卡带怎么能承受这样赤裸裸的诱惑。
  “哎呀呀,奶水得借外力出来,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隔壁床也没奶水,也是帮忙吸出来的。”大厨接着说道。
  “大,大厨,也是你帮的忙吗?”卡带激动的都要炸了。
  “哎呀呀,我是有这个想法的,可是没敢执行呀。”大厨想起了往事,准备给卡带好好交流一下。

  “刘叔,这回我们可全指望你了。”我用手指了一下趴在地上的海豹。
  “哎呀呀,吸奶我倒不怕,我怕这玩意儿咬人。”大厨有些扭捏的说道。
  “刘叔,你放心吧,我看过动物世界,这玩意儿是温顺型的,从不咬人,它们没有牙的。”我赶紧打消了大厨的顾虑。
  “哎呀呀,没有牙?”大厨的突然变的异常惊喜。
  我去,大厨难不成想要搞一个海豹人出来?
  “刘叔,有门牙,没有犬齿,没有犬齿。”我接着又解释道,心想大厨别一时兴起再冲动了,命根子可就保不住了呀。
  “哎呀呀,门牙好,门牙好,大马哈鱼那牙我给你说,哎呀呀,都是倒刺,可疼死我了。”大厨咧着嘴,表情瞬间无比痛苦。
  “大厨,鱼咬过你呀,咬的哪里呀?”卡带关切的问道。

  “哎呀呀,咬的J,咬的手,咬的手。”大厨擦了一把汗,差点把实情吐露出来。
  我恍然大悟,原来大厨在日鱼后的那一周的时间里,每日走路都要夹着双腿,我开始还以为他是爽的,现在才知道他是疼的呀,这大马哈鱼也算是为自己报仇雪恨了。
  大厨蹲下身子,一只手小心的捏了一下海豹裸露在外面的丨乳丨房,面色变的凝重,又捏了另一只丨乳丨房后,叹了一口气。
  “刘叔,怎么了?”我跟着紧张起来。
  “哎呀呀,这海豹丨乳丨房有肿块呀!”大厨目光坚毅的盯着我。

  “我操!”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丨乳丨房有肿块?这怎么弄?难不成我还要给它搞只乌鸡尝尝?
  “刘叔,你的意思是这玩意儿月经不调?”我对女性的生理结构并不是特别了解,这些病也只是在广告中听到过,丨乳丨房肿块与月经不调总是会结合在一起,像一对好兄弟一样不离不弃。
  “哎呀呀,小龙,这你就不懂了,海豹现在这个情况是没有月经的,怎么能不调呢,这是急性乳腺炎,用力吸出来就好了。”大厨一边说,一边就把头凑了过去。
  “次咯次咯”大厨快速的吸吮着,比另外两只海豹都要节奏感。
  “刘叔啥味的呀?”我咽了口唾沫,胃口也被吊了起来。

  “哎呀呀,酸酸甜甜的。”大厨含着丨乳丨头发出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的性感。
  “嫩妈酸酸甜甜?”老九也被大厨的声音引诱了出来。
  小海豹见自己的食物源被别人抢占了,用力的拿头拱着大厨的脸颊。
  “嫩妈老刘,你给海豹留点。”老九最看不惯这种弱肉强食了。
  “哎呀呀,不对呀,怎么还有硬块。”大厨抬起头,捏了一下自己刚吮吸过的丨乳丨房。
  “嫩妈老刘,你个瞎货,你捏着海豹的爪子了。”老九大骂道。
  我们这才发现海豹的丨乳丨房下面垫着海豹像小猫一般可爱的爪子,大厨刚才隔着丨乳丨房皮,正好捏到了这里。
  “哎呀呀,我就说么,这肿块怎么摸起来还分好几块,原来是爪子呀!”大厨丢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羞愧2字都已经忘记了。
  小海豹见大厨已经离开,赶紧钻回到母亲怀里,咬紧属于自己的美食。
  “大,大副,这头海豹不行了!”卡带有些悲伤的朝我说道。
  我紧迈几步,刚才难产的那只母海豹已经整个的瘫倒在了地上,我把手指放到它的鼻子下方,已经感觉不到它的气息,小海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母亲已经死去,乖巧的依偎在它的身边。

  “哎呀呀,这大的没了,小的咋办呀。”大厨伤感的说道。
  “嫩妈老二,给这小的抱那边去,让它吃刚才那只海豹的奶。”老九皱着眉头说道。
  “九哥,大的咋办?要不我们把它埋了吧。”我把小海豹放到另一只母海豹的身旁,恻隐之心变的越来越重。
  “嫩妈老二,吃了她,我们替她养孩子。”老九理性的像个疯子。
  我跟卡带将丨乳丨房肿块的那只母海豹拖到了房子旁边,用绳子把它系在桦树上,又把它自己的孩子以及难产的那只海豹一同抱过来,老九告诉我们海豹肯定排斥不是属于自己的孩子,很有可能会把它咬死,但是我们还要借助这只母海豹把难产的海豹抚养长大,所以只能把它锁住了。
  日期:2017-09-13 07: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