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3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市长,打搅您工作了。”来人说。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人,气质不错,显得很沉稳也很知识,但似乎又在哪里见过一面似的,就是想不起来。不过,面前这个人和商家挂不到一起。
  “为来人来客解决困难、提供帮助也是我的工作。”杨秀峰说,周叶也就去准备茶水。来人表示不要茶,两句话就会离开的。
  “哦,那就请指教。”杨秀峰说。

  “指教不敢。”来人说,“杨市长对我没有什么印象了吧。”
  “看着有些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杨秀峰直接地表示自己的情况。
  “一个多月前,我们在市里中心广场见过一面。当时我们是三个人,一位是一个老人家,他问了你一句话,说是知不知中心广场有多大。”来人描述着这样的情景,杨秀峰一时间也想不起来是怎么回事。
  “一时没有记起来,对不起。请您直接说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能做到的,一定会尽量做好。”杨秀峰说。
  “是这样,那位老先生一直在南方市,前后一个多月时间。明天准备离开南方市,在走之前,想再和杨市长见一面,说几句话,只是他老人家却不便于到市政府里来。不知杨市长肯不肯抽时间去见一见老人家?”来人说。杨秀峰听着也在看着面前的这个人,来人确实很有些气质,给人的感觉沉稳而惯居高位,眼界里似乎不会将他这样的一个常务副市长看在眼里。但在他面前还是给了足够的尊重,别人是不是对自己尊重,对杨秀峰说来不会太在意。自己年轻,坐到常务副市长的位子,会让很多人在心里未必看好,还以为自己是走哪位领导的门路走得准了才会有这样的提拔和使用。只有自己在南方市的工作里,做出实实在在的工作业绩之后,才会将主要的局面改变。

  突然之间,杨秀峰记起来,面前这个人确实是见过。那天是中午,自己喝了两口酒,到中心广场休息,之后有一位老者带着一男一女,问自己关于中心广场的事情。当时,自己还以为他有可能是前来南方市暗访的某一集团的人,好在没有热情过度。之后也就忘记了,不想,过一个多月了,老者却要见自己。
  在南方市里逗留一个多月?那是有什么目的?是不是这样的目的没有达到,想请自己帮他达成?当初见面时,或许是偶然,但如今对方找上门来,却是认出了自己的身份。对于这样的帮忙,杨秀峰也是乐意的。
  回想到老者的气质,当真是少见的,就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人。当时的印象里,所遇见的老者,唯有在京城时在何太太身边的那位老者的气质相仿,只是,两人的社会地位截然不同吧。
  “好,但请稍等五分钟,手边还有一个事情要处理好才能过去。”杨秀峰说。“请。”
  周叶跟在后面走,到市政府外,见停有车。车牌却是军车的牌号,这个牌号让杨秀峰觉得老者的身份似乎就更神秘一些。这样子反而不用去胡猜,猜也无法猜中了。安心地上车,在街道里转,如今杨秀峰对南方市市区比较熟悉了。
  转一阵,进入小巷子里,这些小巷子里杨秀峰反而不熟悉。或许周叶熟知这些地方,但此时在车里也不好介绍。之后到一家民居,民居显得有些历史,和近些年的建筑风格不同。民居是两层楼,楼上是木质板装成。木板已经随着时间而变得黑,但整个楼却有种从沧桑中走出来的意味。
  下车后,走进民居的院子,院子不算大,大约二十来平米,相对而言,这就算是很奢侈的了。在南方市里,几乎寸土寸金的地皮,有院子就很不同的。不过,这是老院子,当初修建之时,南方市的地皮也不至于金贵到如今的程度。
  看着这样的小院,也就知道这是在南方市里所存不多的旧式房舍了,能够存留下来,又收拾得很不错,不难判断主家实际上在民众里的特异性。只是,之前都没有听说起,杨秀峰看向周叶,见周叶知道自己意思后微不可察地表示他也不知道时,就更觉得有所期待。
  或许,今后从这一家里,能够找到另一个比照华兴天下集团这样的强大势力来?真要如此,今后在南方市的工作就会有着完全不同的局面了。不过,此时唯有将这些奇思妙想都先压制着,先见到老者后,得知要做什么才成。

  带路的那人也不催,由着杨秀峰先观察小院。常务副市长在他们的眼中不算什么,但身为常务副市长的杨秀峰是不是也这样认定?对自身的安全和自身所作的事会有什么后果,也都会先想想的。见杨秀峰很快就平静下来,那人虽神情不变,对杨秀峰也是多了些好感。唯有心底没有什么亏心的人,才会不怕走进陌生的环境里去。
  “客人来了,还不请客人上楼来。”二楼上有人说,听声音是老者的。杨秀峰当即走到楼梯口沿级而上,周叶也想跟上,但领他们来的那人似乎就有些迟疑。杨秀峰说,“周叶,你在院子里等等吧。”
  上楼进到房间里,见房间虽没有多少装修,但里面却是素雅高洁,给人的感觉非常好。杨秀峰也没有多看,楼上的房间有窗,这里的地势比周围似乎要稍高一些,视野所及,也都是远处的一些高楼。近处的楼也都要稍矮一些,也都是以旧式建筑为主。
  老者就坐在房间里,慈眉善目地,房间里还站着另外两人,之前见过的女子也在,就站在老者的身后。不知是不是在护卫着老者,女子有些英气,看着很像贴身保镖之类的角色。

  “您好,老先生。”杨秀峰面对着老者,虽说对房间里瞟一眼,但不会乱看而失礼。虽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对方能够邀自己过来,总会有值得走这一趟的事情才对,对这些,杨秀峰心里清楚得很。唯有这种人,对时间、对自己所做的事更有着明确的安排。
  “杨秀峰市长,之前在柳市开发区里工作六年,成功地将华兴天下集团引到柳市,使得柳市的经济在五年内由全省扫尾,进而提升到第一。特别是近三年的工作,沉心冷静,潜心于工作,成绩卓然,令人钦佩。”老者说,语句说不出地有那种让人听着折服的意味。
  “不敢当,”杨秀峰面色不变,“老先生所说太过了,华兴天下集团到柳市、到南方市、到省城等等一系列的布局,那是华兴天下集团自身的发展需要,我不过是适逢其会,不敢贪功。我说的都是实情,也不是谦虚。”对这样的老者,杨秀峰觉得自己将内心里想的说出来,才是最恰当的。他这种人完全能够将世事洞察入微,说得光鲜,反而会让人看得轻贱了。
  “从三年前起,性子大转,将所有的经历和时间都投放在柳市的建设工作上。不错、不错啊,年轻人能够沉下心来,确实是难得。”老者说,似乎对杨秀峰有了完全的了解。
  “老先生对我之前了解这么细,不知道有什么指教?后生小子请老先生直接指教,但有所命,一定尽全力而为,不敢推辞。”杨秀峰真猜不透对方的用意,但在那个是里,要查清楚自己之前的历史,也不算难,只要派人到柳市去也就能够办到,只是老者的目的何在?
  日期:2018-05-02 07:0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