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2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不嫌乱……”黄国友说,找人暗中将杨秀峰除掉,省里还不直接找他们的麻烦?到时候也不会就洗脱自身的,对于领导干部的人身安全的保护,各级领导都会很重视的,绝对不会因为没有线索就不查。当真要让公丨安丨系统的人认真起来,又有什么案子查不出来?这种极端的做法,黄国友觉得不是到那种地步,也不会采用这样的手段。
  “市长,省纪委来得这样快,对这一案子显然很重视。”腾云说,“吴全卫也就一个正处级的干部,按说这样重视就不完全合符规则。其中,那个人起多大作用,我们在这里猜想推测,也都做不得准数。以我看,市长还是到省里走一趟,看看有没有动静。”
  吴全卫平时除了提供吃喝玩乐之外,每月也是有数额不等的奉供,使得这些领导平时的日子过得更滋润一些。消费了的资金,再多也都不会有什么事,但那进腰包的确要看吴全卫跟省里怎么说。平时里吴全卫虽说很义气很够意思,但真正在自己生死关头,会不会扛住?会不会立功以便给自己更多的立功机会?
  在省里,黄国友还是有很强的人脉资源,只是,就目前而言,省里的斗争形势也很紧。弄不好,吴全卫这样的事件就是省里几方斗争的导火索。在南方市这边的投建,存在的利益空间太大,谁不想在这时候占领优势地位而将这些利益收归囊中?黄国友也没有必然的把握,特别是杨秀峰到南方市里来,省里的人脉在一些方面似乎就没有之前那样强大。要不然,在市里也不会人家都对吴全卫下手了,自己都还摸不到底。

  “滕大在省纪委里也该有不少的朋友,他们都不肯说句话?”龙向前说,腾云是市纪委书记,在省纪委里肯定有不少的熟人。
  “这样的案子,也不是人人都知道的。纪委里的工作,不同的科之间相互也不会去打听案情。如今谁在做吴全卫的案子,省里的朋友都还不知道。”腾云解释说,对龙向前的意思他不在意,但黄国友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却是要解释的。
  “公丨安丨局那边是在配合他,还是巧合?市人民医院里的事,完全是夸大其事,也不见市里哪里有人打架,公丨安丨局的人就主动找上门去。”龙向前说,“我看,这里就有那个人的名堂,完全是以权来压制人、打击报复。对吴全卫这样做,还不就是因为那天叫吴全卫过去见他,吴全卫犟着不肯去,如今找这样的借口来呈他的威风?只是,市局怎么会听他的,莫非林挺在其中捣鬼?”
  “可能性不大,林挺在市里还有几天?临走之前,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杨绍华说,对于人事变动他知道的就多一些。

  “新来的局长?可能性就更小了吧,虽说没有多接触,看他那人还行吧。”龙向前说,“再说,陈丹辉怎么也是和那人一个鼻孔里出气?他不会这样蠢吧。吴全卫要是出什么事,田文学的案子还会再拖下去?”
  “田文学的案子不同。”腾云说,“田文学案子的根源在京城那边,省里谁不担心惊动京城那位?”
  “今晚就这样吧,都去休息了。”黄国友说,“明天都精神起来,老腾到市人民医院里露下头,安抚一下那边。不对,还是老杨过去吧。老滕去路面会让不明就里的人更加乱猜,吴全卫的事就不要提起,让医院里稳定下来对我们更有利。”
  只有自己的阵脚不乱,在市里也才能够稳住。这些人虽说每一个人都和吴全卫有着经济利益上的直接往来,可也都是在花销上,直接拿钱办事却没有,也就不会有太大的事,解释也会勉强通过的。省里不时会对市里施加一定的压力,这一次虽说有杨秀峰在其中起一定的作用,但是不是省里故意这样做,来警诫市里的其他人?
  黄国友觉得腾云等人也没有给他多少启发,目前最难以想通的,就两个人的态度,这也是问题的核心关键。一个是林挺,另一个是陈丹辉。
  这两个人在这一事件里要不是发挥出一定的作用,仅凭杨秀峰那是无法使动公丨安丨局的人,也不会就将省纪委的人引来。林挺倒是更好理解一些,但陈丹辉怎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很显然,省里在吴全卫的问题上要是较真起来,会在市里涉及到多少人,陈丹辉也无法掌控吧。伤人伤己的事,陈丹辉自然不会蠢到要去做的。
  夜深更阑。此时找陈丹辉问一问缘由,确实能够给自己更多的判断,也让自己去不去省城提供更好的依据和信息。只是,陈丹辉会不会将内情告诉自己?
  市公丨安丨局那边的人出动,应该不是陈丹辉的意思,可他事先是不是知情?等其他人都先走后,黄国友没有离开那栋楼,只是换了层楼,进到一间房里。龙志在旁边也有意见房,便于为领导服务。
  房间较大,足有三十来平米。间隔着,将会客厅和卧室隔离开,垂下窗帘后,从外间课堂就看不到里面。卧房的大床上已经有人在里面先睡了,薄被单下有着玲珑的曲线,黄国友之前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进到房间里,只是先去冲洗。觉得自己脑子里早就纠合成一团,当真无法里出好的头绪。
  水流急速,冲击着肌肤让那种感觉慢慢地恢复了些,洗过头,之前大脑里那种塞满的感觉也就消除不少,似乎就有了些空间。如今一来,专心地擦洗身上,也是一种给脑子极好休息的机会。冲洗一阵,也就想,陈丹辉今晚不一定就好睡吧。

  当下也就觉得,还是打电话去问问,或许两人见一面对市里当前的局面要有更为广泛地讨论,交换各自的想法,而不是再各自为自家的那一亩三分地争,让其他人得利。要不是彼此再争,哪会让吴全卫都给省里的人带走后他才知晓。这样的局面下,这一次落在自己头上,难保下一次就落在陈丹辉的头上。
  这样的局面不是他想见到的,陈丹辉自然也不想这样。这一次,就算吴全卫给暗中下手,陈丹辉也不先透露出消息,黄国友也没有觉得要怪他,之前谁会就有这样的警觉?
  冲洗之后,围着浴巾走到客厅处,将电话拿起来拨打陈丹辉。客厅的电话,就算日后有人找到,也不会留下他什么信息的,这一点,黄国友觉得还是要小心才好,不肯用自己的手机联系陈丹辉。
  也不知道陈丹辉是不是就睡了,更拿不准他的心态,但自己主动些陈丹辉也不会借机来挤榨自己的。将自己弄倒了,对市委阵营说来难道会有什么好处?
  电话很快就接通,黄国友说,“丹辉书记,休息了吧。”
  “准备休息呢。”陈丹辉的声音虽显得疲惫,但却没有就休息的意思。
  “这么晚了,打搅书记,当真是不该啊。”“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该不该的?你说是不是。”“是是是,还是书记见识深透啊。”黄国友说,“今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就没有睡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