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庆轩皱着眉,说道:“小丁,你是我的职工,谈不上什么麻烦,你千万别想不开,什么日子都得过去。”
  丁一感激地抬起头,看着温庆轩,眼里的泪水还在往下流,她抽泣了一下说道:“谢谢,谢谢您……”
  温庆轩看着她,说道:“如果以后遇到什么麻烦,你告诉我,今天这种情况,你犯不上流眼泪,这种下作手段都使得出来,她还是人吗?白受了那么多年的高等教育,这种人,就是出生在中南海,也让我看不起,把眼泪擦掉,不许哭!”

  听了温庆轩这样说,丁一似乎找到了一种久违的温暖,这种温暖既像来自父亲,又像来自哥哥,只是,她的眼泪不但擦不干,反而流的更欢了……
  听了丁一的叙述,彭长宜说道:“市长知道这件事吗?”
  丁一说:“不知道,我不想给他心里添堵。”
  “嗯,你说得对,我也不告诉他。”彭长宜说:“那个姓袁的,你不用怕她,你做得对,该噎就噎她,她都做到了这种地步,该不着谦让她,不过话又说回来,以后还是少和她发生正面冲突,那种人,丧心病狂,少搭理的好,知道是她的电话以后不要接了,即便她可能来单位找你的话,你也不见,免得心烦。”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丁一说道,就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彭长宜深深地叹了口气,感慨地说道:“人这一生啊,是要经过许多事情的,不光是浪漫抒情的小夜曲,还有惊涛骇浪什么的,所以,有的时候要经得住,还要挺得住,不是有那么一句歌词吗,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你说对吗?”
  丁一看了他一眼,勉强笑了一下,说道:“对。”
  “那就好,所以,把烦恼都抛开,想那些高兴的事。”
  “科长。”丁一说道:“这些我都不怕,我担心市长……担心……”丁一说不下去了,刚刚擦干的泪水,此时又流了出来。
  彭长宜看了一下车窗外,他也有些难过,就说道:“你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市长你不用担心,他没事,官员上上下下的都很正常,再说,他比咱们懂得多,所以,不用为他担心,没事的时候,多给他打着电话。”彭长宜再次嘱咐道。
  “嗯……
  ”丁一低下了头,她感觉江帆似乎开始在回避自己,不再像从前那样敞开心扉了,这一点让她的心里很不安,可这话又不好跟旁人说,就是跟科长也不好说,万一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呢?毕竟,这段时间也是江帆最不好过的时候。只能像块石头一样压在自己的心上。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回避自己,难道,他也认为是自己给他找了麻烦,从而要疏远自己吗?
  彭长宜带着她,围着亢州城转了一大圈后,才把她送回。

  回到单位后,丁一看了看表,现在应该是党校下课休息时间,以前,江帆有时会在这个时间跟自己联系,说上一两句话后就挂了,于是,尝试着拨了江帆的电话,一如既往的关机。又尝试着拨了他那部工作手机,这部手机今天却意外开着,她的心里有些纳闷,平时,都是关这个手机,那部私人手机几乎都是开着的,因为,知道那个号码的人很少。不知为什么,她竟然有了一丝不祥之兆。
  半天,江帆才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声音很正式,也很庄重,丁一一时竟然不知说什么好,按说,电话响了几声,江帆会知道是她的电话,可是他干嘛要说得这么正式?她竟然不知该怎么开口。
  江帆也沉默了,不言声。
  这样愣了几秒钟后,丁一只好说道:“你好,下课了吗?”
  “呵呵,我没事,就是最近不联系了,有些不放心。”
  “嗯,我很好,不用牵挂。”
  江帆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se彩,这是丁一所不习惯的,她又说道:“你昨天回来着呀?”
  “早上才走?”
  丁一见他回答的这么正统,以为他说话不方便,就说道:“你,是不是说话不方便呀?”

  “是的。”他机械地回答着。
  “哦,那我先挂了,等你方便的时候想着打给我。”
  放下电话,丁一就有些恍恍惚惚了,他搞不懂江帆为什么突然对自己冷谈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确切地说,应该是从他工作变动后开始的。
  那天,丁一回家,他就说下午打电话,结果没有打,还是第二天考完试,丁一在中午主动打给他的。那次,在说话的时候,她就感觉出他似乎心情很沉重,声音很沙哑、疲惫,说话少了往日的轻松和幽默,当时她认为可能是他对这次变动不满意,从而造成他情绪低落,尽管如此,她也没有觉出他对自己的冷谈,还亲切地称呼自己为“宝贝”,语气深情。

  后来,情况就有些悄悄改变了,在几次通话过程中,他不但说话很少,还以各种缘由结束通话,一个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他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称呼自己为“宝贝”了,难道,真的如袁小姶说的那样,他也认为是自己拖了他后腿吗?那么他后悔了?后悔认识了自己?
  丁一不知江帆为什么忽然疏远了自己,她的心里很难受,七上八下的没有底。她可以忍受羞辱,因为她知道,她的背后站着江帆,但是,如果江帆这个巨大的精神支柱发生位移,任何风雨都能将她击垮。
  其实,她哪里知道,江帆比她还难过,每当接到她的电话,他都有一种心如刀割般的疼痛,面对所爱,他不敢向前,甚至连平常的一句宝贝都不敢叫了,既然他答应了丁乃翔,答应要放开她,那么就借这个机会,慢慢地疏远,慢慢地冷谈,慢慢地遗忘吧,如果,他的放手,真能让她找到幸福,那他心甘情愿。
  就这样,江帆经过一番痛定思痛后,给薛阳打了电话,告诉薛阳自己的决定时,薛阳稍愣了一下,问道:“这是最后的决定吗?”
  薛阳之所以这样问他,有薛阳的道理,要知道,前两天跟他在一起,薛阳给他建议让他去支边,江帆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的意思,今天突然就做出这个决定,他当然要替江帆把关,免得江帆到时后悔。

  薛阳又说:“我必须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突然做的这个决定。”
  江帆说:“没有原因,你不要问了。”
  薛阳不死心,说:“是不是她……”
  江帆说道:“是她父亲。”
  薛阳明白了,他说了声“OK”,就挂了电话。是的,薛阳无需再进一步问了,肯定是女方家里出面干预了,以江帆的性格,他的选择肯定是放弃,他之所以不问太仔细,因为他知道,这个过程肯定是痛苦的,他不想让好友再次经受一次痛苦。
  薛阳大忙帮不上,给他跑一个条件相对好一些的支边指标还是没有问题的。尽管这个指标最终会下派到锦安,但是他有把握不让江帆走他们师兄的路,也是,在头离开北京的这段时间,薛阳的主要任务就是江帆这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