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5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许笑了,说道:“呵呵,我们指导员这是习惯动作,我们跟这个动作叫战前宣誓,其实,指导员没什么酒量的,不及您的三分之一,您不用怕。”
  彭长宜说道:“队长,指导员,看到了?吃谁向着谁,我跟他还是好兄弟,这酒还没喝呢,先把我卖了,中午这酒多想喝我都不能喝了。”
  彭长宜站起来,说道:“玩笑是玩笑,队长,指导员,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中午得赶回去,还有一摊子事呢,如果不为了看老朋友,我起早走了,这会差不多都到了。改天,改天我提前回来,咱们晚上聚。”
  他这么一说,警队的领导们也就不坚持留他了,他们一直送彭长宜到了楼梯口,队长说:“小许,替我们送送彭县长。”
  彭长宜又回头跟他们说道:“今天实在是抱歉了,下次回来我请诸位,国庆节放假带着家属去三源玩,吃喝拉撒睡我包了。”
  “谢谢彭县长。”
  “谢谢,一定去三源玩。”
  队长和指导员站在楼梯口跟彭长宜挥手致意。小许就跟着彭长宜下了楼,一直把彭长宜送到了车跟前,他给彭长宜拉开车门,彭长宜一边往里坐,一边说道:“小许,听说你逮着那个骂小丁的人了?是谁雇的他?”

  小许沉下脸,气愤地说道:“还能有谁,姓袁的那个女人呗。”
  “她为什么这样做?”
  “赶尽杀绝,造市长和小丁的坏影响。”
  “嗯,市长知道吗?”彭长宜又问道。
  “我哪敢说呀?他还不气疯了?”

  彭长宜点点头:“嗯,别告诉他。”
  小许说:“她别犯我手里,犯到我手里我就捏死她!”
  彭长宜说:“市长走了,你们几个要互相关照,尤其是小丁,你勤给她打着电话,有事随时跟我联系。我走了,下次回来咱们再聚。”
  小许并没有离开,仍然扶着车门问道:“彭哥,听说市长昨天回来着,您见着他了吗?”

  “嗯,见着了。”
  “他,好吗……”
  说道这里,小许的眼圈红了。
  彭长宜知道他跟江帆的感情,就说:“他挺好的,身体完全恢复了,精神也不错,你不用为市长担心,好好工作,做出成绩,他就会欣慰的。”
  “嗯……”小许紧闭了一下嘴,然后给彭长宜关上了车门。
  就在彭长宜拐出警队大门的时候,他看见小许仍然站在院子正门口的地方看着他,他的身影在后视镜里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尽管小许到警队是副所长,但是,他从小许刚才送他的眼神中,仍然看出了失落,就像离开母亲的孩子。小许尚且都是这样,那么另一个人呢?
  想到这里,彭长宜就给丁一办公室打了电话,很快,一个永远都是那么轻柔的、甜糯糯的声音传来:“喂,您好。”
  “呵呵,上班呐?”彭长宜也受了感染,温柔着嗓音说道。
  “科长?怎么是你啊?”丁一露出了惊喜。
  “怎么不能是我?为什么不能是我?干嘛就不能是我?”
  “呵呵。”丁一不好意思地笑了。
  “怎么了,情绪不高?”
  “没有啊——”她拖着尾音说道。
  “我快到你们单位门口了,你出来,咱们说会话。”

  丁一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就进来吧,我办公室也清静。”
  “算了吧,那么多熟人,还不够废话的呢。”
  “行,我马上出去。”丁一这句话说得很干脆。
  丁一挂了电话后,就走出办公室,当她拐过围墙,就看见了彭长宜那辆高大越野车停在路口,她紧跑了几步,彭长宜从里面把副驾驶门打开,丁一便来到跟前,上了车。
  彭长宜看了丁一一眼,发现她的小脸消瘦了一圈,下颏更尖了,脸上依然是那么干净,没有施任何脂粉,两只明澈的大眼睛,在看到他的一瞬间,似乎平添了许多忧郁。

  彭长宜心说,这两个人,怎么都这样憔悴、消瘦?看来,是得了同一种病了。他笑了一下,说道:“我记得你说过,电视播音员脸宽不超过一巴掌半,上镜是最理想的,那么,如果要小于这个标准,甚至不到一巴掌半的时候,是不是也不适宜上镜了?”
  丁一一时没明白他话的意思,就说:“过小的脸应该没有吧,除非刚出生的婴儿。”
  “呵呵,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你呐,别减肥了,脸都不够一巴掌了。”彭长宜挪揄道。
  丁一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幽幽地说道:“敢情是在夸我呀?”
  他笑而不答,开着车继续向前驶去。

  丁一说:“我们去哪儿?”
  彭长宜说:“哪儿也不去,你是公众人物,走到哪儿都有人把你认出来,回头一看美女主播,跟着一个英俊小生,呵呵,谣言马上就会四起,咱们就开着车走走,说会话,我还要赶回去呢。”
  “哈哈。”丁一开心地笑了。
  等他笑过后,彭长宜说道:“市长昨天回来着,你知道吗?”
  丁一低下头,半天才撅着嘴说道:“我下午听雯雯说着,说市里请他,算是为他祝贺。”
  “你不知道?”彭长宜感到有点奇怪。

  “嗯。”她仍然低着头答道。
  彭长宜没有看她,但是明显地听出了她语气里的惆怅,他就宽慰着说道:“那他肯定是不方便跟你联系,他现在是亢州的客人了,回来后肯定会是众星捧月。”
  “也许吧。”丁一小声说了一句,扭头看着窗外。
  “他这次实际是升了,好歹是上级部门了,以后他再回来就是咱们的上级领导了。官场上的事,就是这样,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不可能总在一个地方干,要想进步,必须多经历几个地方,各种政治环境都要经历,上级在培养一个干部的时候,都是这么做。所以,你也别为他难过,我昨天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丁一回头看了彭长宜一眼,没说话。
  “市长调走后,你是不是还没有见过他?”
  “嗯,林岩给我打电话,说等他到锦安上班后,带我们去锦安看他。”丁一说道。
  “嗯,我刚才跟小许说了,我带你们去。没事多给市长打打电话,这个时候,才能显出真情,别让市长觉得自己是走了的人了。”
  丁一低下了头,半晌才说:“他……似乎有意在疏远我……”
  “不会不会,怎么会呐?”彭长宜说道,想想江帆那么喜欢丁一,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从看到丁一的第一眼他就喜欢上了丁一,而且一直热度不减,对别的女人从来都不上心,他怎么能疏远她呢?说道:“他昨晚的确没有时间跟你联系,你别多心。”
  “我不是多心,是真的……”丁一小声说道:“我给他打电话,他要么不接,要么就是关机,要么就是没说两句话就有事挂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原来不是这样……”丁一说道这里,有些难过。
  “党校的纪律很严,上课是不能接听电话的。”

  这个情况丁一知道,但是,原来,他总能抽抓紧时间给自己打电话,哪怕什么事都没有,就相互问候一声,对彼此就是个安慰,现在,不但根本接不到他的电话,她打给他的电话,也都以各种借口说不了两句就挂了,明显是在搪塞她。这种情况在他们交往的几年中,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搪塞和有事,她能分辨得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