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5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无奈地笑了一下,自嘲地说道:“康兄啊,你说我们是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康斌握着方向盘,也无奈地笑了一下,说道:“也不能那么说。如果单从这件事上来说,似乎和咱们想要达到的目标有些距离,但是也应该看到作用是蛮大的,最起码目前是达到了以前从没有达到的高度。”
  “哦?”他的话让彭长宜感到有些意外,他刚才所以这样说,也是想试探一下自己这位的战略伙伴,毕竟,是他彭长宜主动联合的人家。
  康斌慢悠悠地开着车,并不着急,似乎很留恋眼下街上的夜景,也忘了还饿着肚子,他心平气和地说道:“老弟可能对三源还不是太熟悉,就咱们这次弄出的动静,在三源的历史上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已经让一些人有了自危的意识,而且,我们今天这样面见市委书记,这样无遮无拦地跟他汇报三源的事,这是以前也不曾有过的,这就不错了,你总不能让一个饿了十天的乞丐,把十天的饭一下子吃掉吧?所以,说真心的,我很知足。”

  彭长宜说道:“康兄,我真没想到你能这样达观?”
  “呵呵,老弟,你抬举了我,我说一句话不怕你笑话,在这之前,我对三源的事几乎没有任何信心,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不再去试图改变什么,这种心理已经渗入到了我的脑中,并且根深蒂固。说实在的,你第一次找我,我只是出于帮助和支持你的心理,答应跟你一起干,没有感到自己有多大的责任和义务必须去这样做,至于结果,我真的不抱希望,但我会努力去做好。”

  康斌停了停又说道:“刚才,呵呵,就在刚才,我坐在车里,在常委楼下等你的时候,望着天越来越黑,窗口都亮起了灯光,在这段时间里,我怀里抱着卷宗,想着一会就要把底交给领导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有了一种责任感,一种对三源本该就有的责任感。想想我真的很惭愧,自己虽然贵为三把手,但一直是对三源的事不管不顾不闻不问,跟谁都好好是是和和气气,细想想,我并不比二黑高尚,二黑是为恶一方,我是贻误一方。”

  彭长宜的心一动,他看了一眼康斌,见他的眼睛正视着前方,脸上有了一种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庄严。
  康斌继续说道:“所以,我理解翟书记,从他心里来讲,巴不得我们把三源的天洗蓝,他这样做,肯定也有不得已的原因,另外,也有保护我们的原因。还是刚才那句话,你不能一下子让一个乞丐吃下亏了十天的饭,什么事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接下来,我愿意和县长你享受这个过程。”
  彭长宜有些激动,他向康斌伸出手,说道:“康书记,你今天让我吃惊不小,我没想到,在你的内心深处,还有这么一块纯净的地方,谢谢你!”
  康斌一手把着这方向盘,一只手就跟他握在了一起。
  两人又针对案件商量了一番,决定择日向常委会汇报,到了高速路口他们才分手。
  坐在车上,彭长宜闭目思考。今天,翟炳德的态度是他预料之中的,可是康斌却给了他一个惊讶。如果说,他从一开始就有利用康斌的意思,那么从现在开始,他要跟康斌披肝沥胆,真诚合作了。因为,他看出了这个人身上与众不同的东西,这是极其难能可贵的,康斌今天的态度,让他做好三源以后的事有了信心。
  康斌说的对,你不能让一个饿了十天的乞丐,一下子吃掉十天的饭,这次,就算他牛刀小试,就算他彭长宜的一次练兵行动。
  其实,早在翟炳德不让他扩大调查的范围而且向他重申这是纪律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结局,他之所以没有进京去见郄允才,也是想到了这一层。
  仔细想想,我们又有多少这样的案子被挂了起来,没有了下文?许多的时候,并不是当事人本身有三头六臂,而是牵扯的人太多,范围太广,错综复杂。康斌没有跟他探讨这层意思,还表示出了对市委书记的理解,但是,在康斌心里,也绝对想到了这层。
  意识到了这些,是不是就说明自己是那头正在长大的小象?他自嘲地笑了,甩了甩头。
  他在回亢州的半路给江帆打了电话,得知江帆和部长正在金盾宾馆房间等他,他就跟老顾说:“半路上看看有吃饭的地方没有?”

  老顾说“回家吃去吧,我看你最近也吃不下什么。”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靠在后背上,闭上了眼睛……
  彭长宜来到金盾宾馆的时候,正好看见王圆和雯雯出来要回家,彭长宜笑着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雯雯,看不出雯雯身体有明显的征兆,就说道:“雯雯,多吃点,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长出来?”
  王圆笑了,往上托了托眼镜,说道:“长什么呀,她什么都不吃,孩子在肚子里长,她在外面瘦。”
  雯雯笑了,说道:“彭叔儿,你怎么跟我爸爸一样啊,恨不得孩子马上出生?”
  “哈哈。”彭长宜笑着,就往里走。
  王圆说:“彭叔儿,我不陪你了,老妈有命令,不能太晚回家。”
  “好,你们赶紧回吧。”
  “我已经安排好了,打卤面已经做了出来,马上就给您煮。”王圆说着,就冲里面大声喊道:“下面!”
  彭长宜边往里走边跟领班的说道:“面条好了后,给我直接送到房间。”他没顾上等面条,而是直接上楼,去了王家栋的房间,江帆就是为了等他,才没有回北京,今晚就住在这里。
  彭长宜风尘仆仆地从外面推门进来,看见江帆站在桌旁,正在聚精会神地看部长写字。
  彭长宜说道:“呦呵,您这书法终于可以向世人展示了。”借说话的功夫,彭长宜打量了一下江帆,他显得有些消瘦,身形更显高挺,精神还好,也可能是晚上喝了酒的原因,气色有些红润。
  但是,彭长宜还是看出了他那难以掩饰的憔悴,他不禁有些心疼,想想江帆这段就没得好,无论是从身体到精神,可以说受尽了折磨,想当年,那是一个怎样风度翩翩的年轻市长,带着大城市特有的气息,玉树临风地来到了亢州,来到了彭长宜面前,给他带来了许多先进的思想和理念,满腹经纶,儒雅镇定,然而,最近这一年中,他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心力交瘁不说,就说他原来那一头浓密的头发,现在就稀松了不少。

  江帆说道:“长宜,不瞒你说,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位老人家的书法。”
  彭长宜的心思从江帆身上移开,就也附和着说道:“是啊,是啊。对了,市长,您那颜体练得怎么样了?”
  江帆笑了,说道:“不怎么样,离见人还远着呢。”
  彭长宜说:“呵呵,是不是书法家都这样,只有练成熟后,才肯拿出来示人,然后就是一鸣惊人,像部长一样。”

  “哈哈。”江帆笑着说:“就是,据我所知,王书记背地里偷偷用功就用了好几年了,我刚开始,怎么也得十年二十年以后才敢当着别人的面拿笔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