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嘻嘻,这么半天才接电话,是不是不方便?要不我一会再打?”她永远都是这样乖巧,可爱,懂事。
  “不、不、不,方便。”他唯恐她挂了电话,急忙说道。
  “呵呵,到底是不方便还是方便?”她调皮地说道。
  江帆想起她给他讲过的播音员断句不准确闹的笑话,说的是外交部长姬鹏飞到机场欢迎外宾的事。早在亢州人民广播电台成立的时候,还没有条件培训播音员,都是赶鸭子上架,那个时候,亢州本地的新闻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念报纸,有个播音员念到:昨日,外交部长姬鹏,飞到机场欢迎西哈努克亲王…….当时讲完这个笑话,逗得他哈哈大笑。他一直认为,小鹿,就是上帝给他派来的使者,让他在遭受女儿离世、妻子背叛的双重打击后,让他的生活有了色彩……

  想到这里,他一阵难受,嗓子就更加沙哑,强压住心头的悲痛,说道:“不许调皮!”
  丁一笑了,说道:“嘻嘻,你是不是上火了,嗓子好哑?”
  江帆使劲咳了咳,说道:“嗯,有点。”
  “我在宿舍躺着呢。”
  “就你一人吗?”
  “是,今天歇大礼拜,他们都回家了。”
  “哦,那就好,我就可以随便跟你说话了。”她显得很轻松,很快活。
  江帆镇静了一下说道:“你在哪儿?”
  “呵呵,我中午吃完饭,跟小狗回老房子呢。”
  江帆的心一动,老房子,那里有过他们美好浪漫的时刻……
  “对了,你昨天下午说给我打电话,怎么没打?”丁一说道。
  江帆苦笑了一下,他早就想好了该怎么说:“昨天跟薛阳在一起,回来晚了,怕打扰你复习,就没给你打。”他找了一个借口。他料定丁乃翔肯定会将他的通话记录删掉的,如果不删,丁一昨天下午或者晚上就会给他回电话了。
  “呵呵,我想就是你有事不方便,晚上想给你打着,又怕你晚上有学习任务,接电话不方便,也没有给你打,我昨天中午饭没吃完就回来了,爸爸给我找了个辅导老师,因为要辅导今天考试的内容,所以就急忙请假提前回来了。”
  她果然是有事提前回去的,肯定当时她在听课,他爸爸给她看着东西,这样,他打电话时,丁乃翔才接的电话,才有了他今天上午和她父亲的会面。
  “怎么不说话?”她又问道。
  江帆回过神,说道:“哦,对了宝贝,我的工作有变动了。”
  “啊?真的要调走呀?你调哪儿去了?”丁一的口气里有了明显的失落。
  江帆的心疼了一下,说道:“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吗,肯定会有变动的,只是早晚的事。”
  “嗯,知道,我有心理准备,你调哪儿去了?”丁一又问道。

  “不远,还在锦安,是锦安统计局。”
  “哦——”丁一呼出了一口气,说道:“还好,不算远,我还以为要把你发配到边远的地方呢,像科长那样。”
  江帆听出了丁一语气里明显的轻松,但是他的心就更沉重了,小鹿,我的小鹿,尽管不算远,但是我们的心却不能在一起了,世上没有比这个距离更远的了……
  “喂,你在听吗?”显然,他的沉默引起了她的关心。
  “是的,我在听。”
  “是局长吗?”
  “不错,祝贺你,听着——”她说完,就对着话筒“啵”了一下。

  江帆的眼睛湿润了,他想起人代会头选举前,丁一也是这样主动地吻了他一下,那是她第一次吻他,尽管轻轻的一下,而且瞬间就过去了,但是留给他的记忆却是永恒的。想到这里,他使劲往下咽了一下唾沫,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说道:“谢谢,谢谢你,小鹿……”
  “呵呵,江局长,这么客气干嘛?”
  江帆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抹去了眼里的一抹潮湿,说道:“宝贝,我有点累,想眯一会……”
  丁一愉快地说道:“好的,那你赶紧睡,我晚上再给你打,你宿舍没有别人太好了,我晚上什么时间都可以骚扰你,呵呵,你做好准备啊?”
  江帆说完,没有即刻挂电话,他等丁一挂了后,才恋恋不舍地把手机从耳边移开,他关了手机,又把另一部手机也关了,除非自己有电话需要打,否则,他暂时不会再开手机了,心里,就涌上了无法排遣的痛苦……
  丁一在放下电话的那一刻,眼泪其实瞬间也流了出来,尽管江帆没说,但是她已经感到了他心中的那份孤寂和惆怅,这是一个有理想的官员,他的理想,绝对不是一个地区统计局能容纳下的,他应该有一个更大的舞台,这个舞台不需要有多高,只要能施展他的抱负就可以了。
  正如部长所说,彭长宜这几天的确是焦头烂额了,他跟本就顾不上江帆了,只是在宣布对江帆任命的当天夜里,他给江帆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他关于调动工作的一些情况,毕竟,所有的道理江帆都懂,他无需特别地表现出对他的同情和怜悯,那样会更让江帆不好受。
  不过,他明显感觉到了江帆的情绪不高,按说,凭江帆的心智,不会因为这次调动而情绪低落吧,况且,他不是早就做好了拥抱黑暗的准备?只是那个时候,彭长宜没有想到是丁一的父亲找到了江帆,而此时的江帆,正是内心痛苦挣扎和纠结的时候,这个时候跟彭长宜通话,难免就会有一些心不在焉。
  老顾把娜娜送回去后,彭长宜就没有回过家,他的确没有时间回家,他跟江帆说等他学习结束后再给他祝贺,江帆知道三源发生的一些事情,就让他安心工作,不要为他的事分心。
  自从上次的洪水冲出死尸后,三源就真的不太平了。
  经过十多天的缜密侦查和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手段配合,洪水冲出的七具尸体,很快就得出了结论,这七具尸体,就是上次矿难时遇难的矿工。其实,这本来也是没有任何悬念的结论,但是,为了这个结论,彭长宜们付出了许多心机,寻找一切可能的证据,还要为这个结论的出炉做好大量的外围工作。

  在进行了一番周密的准备后,彭长宜、康斌一起,合计了一番后,决定秘密前往锦安,面见翟炳德。
  这天下午,彭长宜跟邬友福请假,说他头六点要赶回亢州,因为今天江帆回亢州,许多原来的老部下今晚在亢州宴请江帆。
  邬友福早就听说了江帆调动工作的事,所以,也就没有多想,还说让彭长宜转达他对江帆的祝贺,并说等江帆学习结束,正式到统计局上班后,再去锦安看他。
  彭长宜笑着说:“我一定把您的意思带到。”
  江帆今天下午回亢州不假,他是受到亢州市委书记和新任代市长的邀请,请假回来的,此时,距离他学习结束还有十天的时间。
  新任市长名叫蒋华光,原来是锦安市招商局局长,按说,亢州党政班子这样搭配有些不妥的地方,那就是韩冰和这位新来的蒋市长,都没有基层工作经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