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2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世事无常,让我们变成现在这样。
  怪谁呢,其实谁也怪不得。
  我说:“你出来,你妈妈知不知道。”
  白子惠嗔怪的看了看我,说道:“你很烦!你就跟喜欢跟老师打报告的小孩子一样。”
  我低下头,笑了。
  我说:“我原本想给你妈打电话呢。看来我真是爱打小报告。”
  白子惠嘀咕了一句,“所以,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说:“走吧,我送你回家,酒也喝了,疯也耍了,好好睡一觉吧。”

  说着,我迈出一步。白子惠留在原地,她不走,并用一种很特别的目光盯着我。
  我说:“你怎么了?”
  白子惠说道:“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你对我的态度就没有一点点的改变吗?”
  我一愣,说道:“什么改变?”
  我在装傻,我知道白子惠指的是什么。
  白子惠脸上多了一丝怒意,她说:“董宁,你回去吧。”

  心头多了一丝不好的感觉,我说:“你干什么?”
  白子惠说:“我要喝酒啊!我还没喝够呢。”
  说完,白子惠就往酒吧里面走。
  我赶紧上前抓住了白子惠的手,白子惠瞪我,说:“你放开我。”

  我叹了一口气,我说:“你别这样了,好吗?”
  白子惠说:“董宁,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没有资格管我。”
  是啊!
  我没有资格再管白子惠了,因为是我不要她了,自然没有对她生活指手画脚的权利,可是,心里为什么这么难受呢。

  就在这时,酒吧走出了一群人,大概七八个,我看到有一个人指着我,说道:“就是他!”
  这个人我记得,刚才被我打在了地上。
  他旁边的应该是他的朋友吧,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我懂,这是要找回场子。
  被我打的那人应该把情况说了,这几个人盯着白子惠看,刚刚还挺强硬的白子惠身子微微抖了起来,我把她拉到了身后。

  “不错,真漂亮。”
  这七八个人以一人为首,他看起来年龄大一些,不过也就三十多岁吧,眼睛细长,看面相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对我说道:“你刚才打了我兄弟?”
  我说:“是,你要打回来?”
  这个人说道:“你很嚣张啊!这样吧,你自己跪下,让我们打一顿,然后女人留下来,你可以滚了,要不然...”
  “滚!”
  我又被气到了,一直以来,我都向着一个方向努力,那边是喜怒不形于色,要有城府,可我怎么也做不到,我就是爱冲动的人啊!
  “抱歉,我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这位头头很惊讶的说。
  我笑了笑,我说:“我觉得你听清楚了,不过我愿意再说一遍,如果想活就快滚,明白吗?”
  白子惠拉了拉我,说道:“董宁,走吧,别理他们。”
  那个人笑了笑,说道:“美女,现在不是你们理不理的事,是你们能不能走的事。”
  不想废话了,我从身上掏出了枪。
  虽然我暂时停职了,可是考虑到我一直处于危险之中,枪没有收回去,最近我也比较注意,飞刀虽然在身上,但多一把枪,多一点保障。
  这个时候,我的枪拿了出来,却没有震慑到对方。
  “玩具枪,吓唬谁呢。”
  “哥,别跟他完了,赶快吧。”
  “是啊!春宵一刻值千金,等不及了。”
  砰!
  我开了枪,很突然,打在了地上,吓了这些人一跳,声音不是很响,可是他们知道了,这是真家伙。

  刚才脸上的笑都凝固了,没有人说话了,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为首的那人说道:“大哥,误会啊!”
  态度转变的倒是够快。
  货真价实的家伙,低头也是正常。
  我拿出枪也不是要谁的命,只是威慑,飞刀虽能杀人,可不出手,谁也不知道其威力,枪便不一样了。拿出来,便是震慑。
  我冷笑一声,说道:“装逼不是那么好装的,下次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别给自己惹麻烦。”
  说完,我拉住了白子惠,向外走去。
  拦了一辆车,今晚喝酒。没开,上了车,我问白子惠去哪里。
  白子惠看了我一眼,说道:“家你都不知道在哪里了吗?”

  那样子,好似委屈的小媳妇。
  我心一颤,家,是啊,本来我和白子惠有一个家的。
  想想,真是唏嘘。
  不过,白子惠这样一说,我知道去哪里了,我跟司机说了,车子发动,向目的地驶去。
  到了地方,我走在前面,身后跟着白子惠。
  心里一叹,好久没回这里了,想当初在这里我跟白子惠有那么多的甜蜜。

  走到了楼下,我说:“你上去吧。”
  白子惠咬了咬嘴唇,说道:“你上来。”
  我说:“我不方便上去。”
  白子惠说:“我妈和我爸又不在这里住,有什么不方便的,难道你没住过这里。”

  我说:“那是以前,不是现在。”
  白子惠说:“是啊!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说的好不幽怨。
  我想了想,岔开话题,我说:“你一直在这里住。”

  白子惠点点头,说道:“我本来不想的,可是架不住回忆,总觉得在这边住很温暖,虽然有时候会想起不好的事情来。”
  不好的事情,我明白,我的不坦诚。
  我说:“上去吧,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白子惠说:“董宁,你连上去坐坐也不敢吗?”
  我是不敢,我怕勾起回忆,我怕我的心不那么的坚定,我怕我自己跟白子惠继续纠缠,我怕我身边会发生可怕的事,我尤其怕白子惠倒在血泊之中,眼神空洞的看着我。那一幕,我经历过一次,我不想再经历了。
  我很想跟白子惠说,求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在带着怨气的说,我承认我是不好,我是绝情,可是事出有因。

  我真的有点害怕白子惠了,因为我觉得自己无法面对她。
  我说:“还是不了,不方便。”
  白子惠轻笑一声,说:“好一个不方便,管我的时候就是方便,不管我的时候便是不方便。”
  我头皮有些发麻,我说:“我上去坐坐。”
  白子惠笑笑,说道:“好吧。欢迎。”
  跟着白子惠进了楼道,故地重游,心情很是异样。
  芊芊玉手伸出,手指一点,电梯门开,走进去,按下了楼层,电梯闭合,失重感出现。
  走了太多次,回忆满满。
  可最让人回忆的地方不在这里,在那个房间里。

  推开了门,我跟着白子惠走了进去,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一起照旧,就跟我在的时候一样。
  门口还是放着两双拖鞋,一双男士,一双女士。
  桌子上面还是放着两个杯子,我的一个,白子惠的一个。
  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
  我的痕迹,没有被白子惠抹去,反而小心翼翼的保存下来。
  我的眼眶有一点点的湿。
  白子惠保留这一切是什么心情,当时她对我不理不睬,回家面对这些一定在思念我,她受了太多太多的苦。
  日期:2017-05-1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