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4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早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地训斥一番。
  至于政委,那更是气得要爆炸了,从他的脸色可以看得出来。从下车到现在,一张脸要多黑有多黑。他进步还是退役的节骨眼儿,701团发生这样的事情,作为军分区主要领导,他怎么也是逃不掉责任的。
  他是恨不得把李牧给吃了。
  坐定,陈国富开口说道,“李团长,说说吧,什么情况。”
  李牧对着情况汇总,作了汇报,没有隐瞒也没有夸张,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最后是怎么处理的,全部据实地做了汇报。
  末了,李牧没给众人很多思考的时间,合件夹,说,“司令员,政委,一个晚我团发生了两起私自离队事件,我这个团长负主要责任。”

  众人都眉头猛跳,701团的领导更是不由的看向李牧。
  李牧表情不变,稳稳地说,“作为团长,我的工作没有做扎实,没有警惕性,尤其是阿拉托哨所这边,没有严格的要求干部在位,首先导致了金宇的私自离队,然后是刘飞的携枪带弹离队。在金宇的问题,我的警惕性不够。如果当时能够用点心查清楚他的问题,不会发生他私自离队的情况,也不会有刘飞的私自离队。”
  顿了顿,在军分区领导们略显惊讶的目光,李牧继续往下说,“鉴于此,我建议军分区丨党丨委召开常委会,专门讨论701团团长的失职问题,我本人会在会做深刻检讨,请求军分区丨党丨委给予处分。”
  说完之后,李牧稍稍往后靠了靠,闭了嘴巴。
  李杭朋恨不得竖起大拇指——他是明白人。
  其他人也不是傻子,马明白过来了——李牧这是以退为进。你们军分区领导不是憋着劲儿要严厉批评吗?
  好,我不等你开口,我主动检讨请求处分,不但如此,我把所有的责任都揽了过来。
  部队出了问题,部队领导班子是跑不了领导责任的,尤其是主官。但是,在701团的问题面,任何人都非常的清楚,李牧任才几天,这几天所爆发出来的问题,实际是前任积累下来的矛盾的集爆发。
  你硬生生的要安一个领导责任给李牧,不合适。这一点,陈国富非常的清楚。因此,他本打算的是严厉地批评一顿,做做样子,把主要的责任,是放在了整个701团的领导班子面的。
  好几位团领导,当时高玉亮还是团长的时候他们也是在与现在同样的位置。要论领导责任,这几位显然是跑不掉的。
  如果军分区领导重点批评除了李牧、李杭朋二人之外的其他团领导,这是说得过去的,任谁也不会说什么,被批评的几个人也心服口服。
  但是!
  李牧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原因很简单——他是701团的一把手!

  他是老大,他是一号老板!
  说一句难听点的,算是要批评,也只能是他这个团长来,而不是其他人,不管是不是级领导!
  这关乎一把手的威信问题!
  李牧是绝对不会放任这种情况在他的面前发生的!

  换个说法,这也是一种不同方式的护犊子!
  而李牧彻彻底底的把所有的领导责任都揽身,同样是因为他的班子问题!一个团一两千号人,哪怕是一个连,作为一把手,都不能天真的认为仅凭一个人的能力能把部队带好。
  那叫幼稚。
  本来,李牧在这种情况下任701团的团长一职,充斥着各种扑所迷离的叫人看不懂的事情。如果他不能在短时间内争取到合力,让整个领导班子团结在他的周围,想要在一个月之内完成701团的军纪整顿工作,困难重重。
  李牧此举也同时在向他的班子成员表达了一个信号——只要你没问题或者只有小问题,只要你跟着我干,我李牧不会让你们受委屈,天塌下来有我这个一号顶着。
  说不感慨是假的,起码肖铁宇很意外,然后有些感动。他自己的情况自己是清楚的,虽然没有贪腐行为也没有其他严重的违纪行为,但是任人唯亲这一点,他是多少有一些的。李牧没有把他区别对待,他何尝不能感受到善意。
  显然,他不会无动于衷。
  肖铁宇在众人沉默的当口,开口说道,“司令员,政委。今天这两起私自离队事件,已经调查清楚。根本原因是因为金宇这名连队主官的腐败,收受士兵钱财吗,将党纪国法军纪置之度外,在两年前埋下了恶果。李牧团长才任几天,说到底,李牧团长是没有领导责任的。二位首长,我作为政治处主任,对于官兵思想放松这个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请求军分区给予处分!”
  不容陈国富等领导说话,赵大康紧步跟,道,“司令员,政委,我是副团长,团里发生的任何事情,我都有责任,是我没有协助好前任团长搞好工作。我请求处分!”

  701团的前任班子领导还剩下一个徐清泉,他微微愣怔,犹豫着是否发言。
  但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陈国富敲了敲桌子,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一个个的抢处分,把处分当成功劳了?”
  他威严地扫视了一眼,司令员的气势还是有的。
  “今天过来,是解决问题,不是追究责任。该是谁的责任,是谁的责任,不是你要担责你担责!”
  陈国富心里很无奈,本来只是想借这个机会批评一下李牧,让他知道他是在军分区的辖内,头顶是有自己这个领导的,结果反倒被人家一个团领导班子的人怼在了墙角。
  不得不,打消了念头,转而变成解决问题。
  难不成真的依着他们说的那样一个个都给处分?别说军分区没这个权利,是有,他也不能在701团的当前这个当口,处分所有的团领导。
  政委忽然开口说,“我说两句。”
  他看着李牧,道,“李牧同志,701团是军分区的老部队,虽然后来升格为了边防团,归到了省军区部队下面,但701团毕竟还是阿泰军分区管理的嘛。两起私自离队既然已经搞清楚了,那么下面该处分谁处分谁,如司令员说的,该谁的责任谁的责任。”
  “连队主官私自离队,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政委忽然的加重了语气,重重地敲了敲桌面,“李牧同志,你有想过这个问题吗?咱们不能只看表象,要深入分析检讨深层次的原因。肖铁宇同志讲到,恶果是两年前埋下的。我想问一问,过去两年没有发生私自离队,为什么会在你任的这几天集发生?”

  众人连呼吸声都小了,都看着政委,这么直接指着李牧直白地点出这样的问题,首先说明的是政委的怒火。大家都知道他正在进步的关键时期,心里火气大,在所难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