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勤收集的真实的民间奇闻异事》
第2节

作者: 123yinche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果是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去北京积水潭住院了,二十多万花完了,病也治好了。
  日期:2017-08-09 01:12:25

  上面的标题写错了,应该是《财运是注定的》
  五、相貌上的因果
  上世纪七十年代,几乎天天有乞丐来村子里讨要粮食。进入八十年代,农村已经实现了联产责任制,乞丐明显减少了很多,有时一个星期见不到一个要饭的。冬天的一天中午,一个60来岁的乞丐出现在村里。村十字口是个饭场,那年头农村的男劳力和小孩子们吃饭都是端上满满一碗饭蹲在饭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大家都看到这个乞丐走到朱老四家门口,用筷子“噹噹噹”敲了几下。乞丐讨饭也是有规矩的,遇到有院墙的人家不能进大门,遇到没有院墙的人家不能进屋门,用筷子敲敲碗,就表示要讨口饭吃。

  朱老四捧着饭碗正蹲在饭场吃饭,看到后并没站起来,也没吭声,因为有他老婆秋英在家呢。这时候秋英也听到声音,端着一碗饭走了出来,准备把饭倒进乞丐碗里。奇怪的是,这个胡子拉碴、棉袄棉裤四处开花的乞丐老汉垂着手,并没有把饭碗伸出去,而是用怪怪的眼神盯着秋英看。这秋英半边脸是歪斜着的,不说话的时候嘴角也是一抽一抽的,已经有十几年了。乞丐老汉的这个神情,可犯了秋英很大的忌讳,她当即愤怒地叫道:“看啥看,给你吃你不吃,不吃就走远远的。”顺手把碗里的饭泼撒到门外的路上,转身走进了屋里。

  这乞丐很狼狈地低着头往前走,经过饭场,老夯(绰号)喊住他说:“我这儿一碗面条还没吃哩,老哥过来先吃吧,我回去再盛一碗。”也许这个乞丐老汉真的很饿了,也没客气,就蹲在饭场一边吃了起来。朱老四凑了过来问道:“老哥刚才是咋回事呀?”乞丐老汉欲言又止,摇了摇头。这下更让朱老四疑惑,催问之下,乞丐老汉小心翼翼地说:“我看刚才这个妹子犯上了口舌报应,要是不赶快悔改,可能还会有更大的灾祸。”说完,低着头一口气把面条吃完,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站起身,大步流星的窜了。

  秋英的嘴可真让村里人头疼,她最大的喜好就是背地里张家长李家短地抖露别人的事。即便是她自家人的隐私,也会被她不隔夜传出去。如果她忌恨谁,荤的素的各种脏水象抽水机一样逢人就喷泻。

  日期:2017-08-09 20:19:41
  六、财运
  财运有两种,一种是八字里带来的,一种是个人修来的。财运是会转变的,一个人八字里财旺,却做了一些违背天理的事,这样的人有财也破财,最终还是没财。有的人是通过强取豪夺,坑蒙拐骗弄来的钱财,这些财最终给他带来种种灾祸,故有“非分之财莫贪求”之警言。有的人虽然命里财不旺,但常积德行善,心存仁爱,他的财运自然越来越好,甚至福泽子孙。
  1、八十年代开启了市场经济时代,牛犟筋(绰号)率先把家传的绝技手艺推向市场------磨豆腐。他家做的老豆腐细腻滑口,还带着甜梢,而别人家做的老豆腐都是粗涩、细品起来有股苦味。就凭这一招,全镇的人都吃过、也乐意买他家的老豆腐,生意很是红火。

  话说牛犟筋家就住在临街主大道边,豆腐坊就是在自家院子里。做豆腐的过程中,要把豆腐脑倒进豆腐模子里,用布单子包严实,上面压上几十斤重的石头,把豆腐脑里面的水挤压出来。压出来的水从院子里排出来,就流到门前宽宽的土街道上了,因为当时还没有统一挖排水沟,水没地方流。每天都有豆腐水往土街道上流,夏天还好,很快就把水晒干了,其他季节就出问题了,尤其是冬天,日复一日的排水汇聚在街道上,下面泥泞深厚,上面结一层白花花的冰层,别说人车难行,有好几次卡车经过这里给陷进去了。往来人车只能绕道而行。人们没意见吗?有,而且意见很大。但是大家都是乡里乡亲,面子上不好得罪,而且牛犟筋这个绰号不是白叫的,所以一直没有人出面与牛犟筋交涉此事。

  那几年,牛犟筋应该是发了个小财的。大约4、 5年后,身强力壮的牛犟筋开始生病了,一直不断地去卫生院看病买药,渐渐地,牛犟筋身体越来越垮,结果卧床不起,做豆腐的生意因为没有人手早就停了。最终,家里积蓄花光了,病没看好。又借钱继续治病,借债一大堆,命没有了。到现在,他家还是贫困户。
  日期:2017-08-10 17:28:47
  2、几年前,王哲和一位不大不小的官员合伙开公司,俩人的合伙分工是由官员提供资金,王哲负责经营。做经营管理是个很耗费身心的角色,王哲起早贪黑卖命地全心投入到工作中,结果两年时间搞得风生水起,在全国同行业中颇有名气,公司前景一片大好。刚开始,这个官员对王哲言听计从,无话不谈,关系之亲密,不是亲人胜过亲人。但凡人们合伙做事,大多是可以共患难,难以同享受。眼看着生意红火,名气打开了,就意味着财源奔流啊,这个官员也就像越王勾践一样,异心越来越大。比如以往对王哲低眉笑眼,称兄道弟,现在摆出高高在上、傲慢狂妄的姿态,指责王哲这也不对,那也不行,没有一件事情能让官员满意的。弄得王哲无所适从,非常反感,他看清楚了官员的嘴脸和用心,知道此人难以共事,当然不愿意这样再相处,于是提出他回去休息,让官员来管理公司。这正中官员下怀,于是王哲把交接手续一办理,走人。

  不久,王哲听到外面许多攻击诽谤他的纷纷传言,这让王哲既惊讶又愤怒。很显然,这官员在拼命地黑王哲,极力掩盖自己的丑行,想独占公司。王哲没想到此人如此品行,向这位官员发出指责,不料官员派出马仔找到王哲,威胁说再继续闹就带人来打他。
  人心坏了,做人底线洞穿了,是没药可救的,更何况王哲也知道此人没有啥事是他做不出来的。怎么办?王哲一方面要维护个人名誉,一方面要维护个人利益,这时候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与他有20多年交情的老道士。
  日期:2017-08-10 23:27:40

  于是,王哲专门坐长途车回老家,找到罗老道。罗老道并非是个真道士,年轻时跟着一个道士学了几年阴阳地理占卜之术,待老道士羽化后人们就叫他“老道”,其实绰号的意味更大些。王哲和罗老道虽然年龄相差很大,俩人玩的很投机,每次王哲回老家都要去见他,俩人海阔天空的吹吹牛,喝喝酒。罗老道听了王哲的叙述后,问他知不知道官员的生辰八字,王哲说只知道官员的出生年月日,不知道时辰,罗老道说有这些就可以了。那罗老道掐着指头算了一会儿,眉头皱起来,说官员的八字很少见,一般算命的都不会当着他面说实话,他这个属相的人又是五月初五日出生的,糟糕大了,什么命犯寡宿、已经经历了人生三大不幸中的两项了,而可能会把这三大不幸都占全%¥#¥*&¥#@&&%说了一大串。罗老道说,你别看他表面风光神气,虽然命里官鬼持身能混个职务干干,其实是一辈子凄凉,可怜可悲,看着好像是弄了不少钱,其实都是给外姓人挣的,挣多少也不够人家破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