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辉煌数千年的遗产》
第19节

作者: 大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羽林郎!”太宰痛苦的呻吟一声。
  头盔上插着羽毛的骑士看了一眼倒地的大汉,对站在路边的骑士吼道:“王炼,区区一介蟊贼,你竟然用了十二息才将之斩杀,日后陛下要我等鹰犬为之效命之时,你可堪用?”

  马上骑士抱拳大声道:“王炼知错,今后当勇猛奋进,不辱羽林之名,请郎官责罚。”
  羽林郎满意的点头道:“阵前踌躇,贻误战机,赤背三鞭以儆效尤。”
  “喏!”
  羽林郎见骑士领命,这才换上一张笑脸道:“这是你第一次杀人,难免会有些紧张,好在你过了这一关,以后就不会踟蹰不前。”

  说着话还在与他并辔而行的骑士肩膀上重重拍一下,说说笑笑的离开了。
  至于地上的尸体,他们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不等云琅开口问,太宰的身体却再一次伏地,拖着云琅一起趴在地上。
  云琅连忙四处观望,只见先前寂静一片的黑松林慢慢走出四个穿着裘皮的大汉来。
  为首的一个大汉踢一脚地上的尸体哈哈大笑道:“羽林郎不稀罕的东西,没想到被我们兄弟轻易地捡了便宜。
  早知道羽林郎会来,我们费那么多的心思做什么?”
  另一个雄壮大汉道:“周庆,小心些,羽林郎不要的东西,也不是我们能捡便宜的,莫要为了一点赏钱就丢了脑袋。”

  周庆鄙夷的哈了一声道:“谁不知道羽林郎高贵无匹,岂会与我等腌臜人计较。
  我等埋伏在林中捉野人,羽林郎岂能不知,定是看我等勤于公事,留下尸体让我等领赏。”
  云琅与太宰二人静悄悄的待在原地,看着这些猎夫们割下了尸体的脑袋,尸体腰上的兔子,也被卸下来,挂在腰间。
  猎夫们走了,那具尸体少了脑袋,如果云琅想去前面看看的话,那里还会有几具没有脑袋的尸体。
  中午的时候,云琅与太宰坐在茅草丛里吃久违的午饭,云琅煮熟的肉块很大,味道也好,只是这时候吃起来,让云琅有一种如同嚼蜡的感觉。

  很长时间不见的老虎,吃饭的时候准时来到他们的身边。
  背上的革囊却不见了,爪子上隐隐有血迹,还有一些碎布条。
  云琅掰开老虎的嘴巴,没看见牙齿上挂着肉丝,这才把手里的肉块塞进了老虎嘴里充当奖励。
  他知道太宰今天带他来的目的。
  这是老师带学生实习的办法,先看清楚身处的环境有多么恶劣,然后才会放手让学生自己去历练。
  “羽林郎看样子是训练的目的多于杀人的目的,那些猎夫是怎么回事?
  他们怎么可以把人当野兽一般追捕?”
  太宰把最后一点肉放进嘴里慢慢的嚼,等到完全享受完吃肉的快乐之后,才擦擦嘴道:“流民不是人,这一点你要记住,流民就是不被官府认可的人,这一点你要记住。
  见到流民的那一刻你最好先动手,否则,就轮到他们朝你下手了,知道吗?”
  云琅摇摇头表示不解。
  太宰皱眉道:“老夫不知道你以前生活在一个什么环境里,让你养成了看所有人都是好人的坏习惯。
  按理说,就你表现出来的聪慧以及教养,老夫真是看不懂。
  你的长辈,你的先生,教会你读书识字,教会你打铁,缝衣,治器,甚至还教会了你高超庖厨本事。

  你每样都做的很好,教你这些本事的人都是真正的高人。
  他们为什么唯独没有教会你人心险恶这件事?”
  “孟子说人本善,荀子说人本恶,我们觉得人性在最初没有善恶之分,善恶只是后天行为造就的结果。
  所以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善人,也可能是恶人,要靠律法来约束人们的行为,从而保护善人,抑制恶人。”

  太宰奇怪的看着云琅道:‘你们把儒家想法与法家手段齐头并进的使用没有问题吗?”
  云琅摇摇头道:“没有,儒家育人,法家管束人,两者各有千秋难分上下。”
  太宰笑道:“你们倒是一团和气。”说完话就摇摇头,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第十六章人俑的骨架
  刚刚吃完肉的人,看到被野兽撕咬的乱七八糟的残尸多少都有些反胃。

  当然,反胃的人只有云琅一个,太宰面无表情,看这些残尸跟看一堆木头没区别。
  老虎总是想靠近去嗅嗅,架浓烈的血腥气有点激发他的野性了。
  好在,这家伙还是忍住了,蹲坐在云琅跟太宰之间左顾右盼。
  羽林郎不见了,猎夫们也不见了,云琅太宰两人穿过诺大的荒原,一个外人都没有看见。
  太阳西斜,挂在山巅上。
  早春的白日很短,再过半个时辰太阳落山之后,大地将一片昏暗。
  这里距离秦陵已经很近了,可以说两人已经站在厚重的封土之上了。
  围绕秦陵一周的时间半个时辰正好。
  秦陵完好无损,没有盗洞,连大一点的老鼠洞都没有。
  太宰一脚跺在一个细细的孔洞上,用力的把这个孔洞彻底踩瓷实,最后还小心的用脚碾上一碾。
  常年累月的走这条路,原本没有路的荒原上就多了一条小路。
  不过,这条小路掩映在茅草中,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或许是天将要黑的缘故,太宰的步伐很快,沿着小路向骊山的跟脚处走去。
  再向前走,就是一条不算大的溪流,春日消融的冰水散发出透骨的寒意。
  小路在溪水边彻底的消失了,云琅随着太宰踩在鹅卵石上溯流而上。
  越往上走,鹅卵石就越是密集,脚踩在鹅卵石上最后的行走痕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水边有一道不高的石壁,太宰猿猴一般轻盈的攀上石壁,从高处扯着一块岩石飞身落下,他的身体降落的很慢,云琅看的清楚,他的手上连接着一条细细的链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