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辉煌数千年的遗产》
第16节

作者: 大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虎把脑袋从乱草堆里拔出来,一巴掌就把站在一边看热闹的梅花鹿拍翻,继续盯着少年的背影紧追不舍。
  石屋就在眼前,云琅再一次加快了奔跑的速度,无论如何他今天也不想让大王的舌头再落在他的脸上,这家伙昨日里弄死了一头野猪,吃掉了整挂内脏,包括野猪还没有排泄干净的大便。
  虎啸山林,绝对不是夸张,身后的传来的虎啸有摄人魂魄吓破人胆的效果,云琅明知道这是大王在耍赖,脚底下依旧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下。
  不等他第二次发力,一股凌厉的风压推着他向前迈出了一步,重心没了,被向前的力道推着摔在了地上。
  刚刚做完蜷身动作,一只沾满了泥水的大爪子就重重的按在他的脑袋上。
  老虎熟练地把他翻过来,一个巨大的虎头就贴在他的脸上,红里泛着黄白色的舌头刺啦刺啦的开始舔舐他蒙面布上的猪油。

  吃完了猪油的老虎就对云琅没了什么兴趣,懒懒的虎蹲在地上,巨大的肚皮起伏不定,刚才这一段剧烈的运动,对它这个山中之王来说也不轻松。
  “你他娘的居然耍赖抄近路!”
  云琅愤愤的从地上爬起来冲着老虎大吼。
  老虎张嘴嗷的叫了一声。
  云琅怒道:“只有那么一点糖,我还做个屁的红烧肉。”
  老虎似乎知道自己理亏,用大脑袋蹭蹭云琅的肋下,云琅没好气的用力推开,打一声唿哨,那只被老虎拍翻的母鹿就哒哒哒的跑了过来。
  淡青色的薄雾粘在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针刺一般的疼痛。

  云琅快步奔跑起来,想快点进入温暖的石屋。这鬼天气,如果不是被太宰丢出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自虐。
  一大早就被太宰丢出去了,回来之后,石屋子里面非常的诡异。
  太宰端正的坐在火塘边上,头戴白色鹿皮做的皮弁,身穿素服,腰系葛带,手持榛木做成的手杖,威严如天上的神祗。
  见云琅带着老虎梅花鹿回来了,就指着床上的一身屎黄色的衣衫要云琅穿上。
  “今日蜡祭,我替始皇帝祭天,你着民服。”

  云琅点点头,没有半分犹豫就穿好了那身难看的衣衫,戴好了斗笠,这两样东西都象征着秋季之后草木的颜色。
  草民一说就有这个因素。
  大秦帝国没有过年这一说,每一年的开始是从十月开始的,九月为一年的终结。
  本来大秦之前的历法不是这样的,始皇帝信奉《五德终始说》之后才变成现在的模样。
  这是标准的随着农作物的生长周期制定的历法。
  云琅认为入乡随俗很重要,没必要非要在这个时代过什么年。
  这里只有两个人,太宰要扮演皇帝,云琅就只好扮演草民,至于另一个重要的角色——尸,就只好交给了老虎。
  “土返其宅。(夯土不要乱跑,乖乖的待在屋子地基上。)
  水归其壑(水都要回到沟里,不要漫出来),
  虫崇勿作(害虫都去死),
  草木归其泽(杂草、荆棘,请长到水里,不要来田里)。”
  仪式非常的简单,太宰唱一句,云琅跟着唱一句,最后两人一起合唱一遍就算是结束了。
  老虎是最舒服的,虽然脑袋上戴着荆冠,脑袋跟前的小桌子上却堆满了云琅昨日就备好的冷猪肉。
  尸是蜡祭中最重要的一环。
  这是因为鬼神们“听之无形,视之无形”,当他们回到生前的家里后,抬头看椽子,低头看几案,那些用过的器皿还在,自己人却没了,就会感到各种空虚寂寞冷,所以需要由“尸”代替他们吃饱喝好。
  总之,这个大型的蜡祭活动中,老虎的角色最好。

  按照太宰忧伤的说法,等到祭祀结束,钟鼓等音乐暂停,“祝”宣布祭礼完成,神灵都喝醉了,就该回到天上了。
  这时乐队再次敲起钟鼓,送“尸”和祖先的灵魂踏上归程;庖厨、侍女们撤下祭品,大家开始准备宴饮。
  为此,他还忧伤的唱了一首《诗经·小雅·楚茨》
  礼仪既备,钟鼓既戒,
  孝孙徂位,工祝致告。
  神具醉止,皇尸载起,

  钟鼓送尸,神保聿归。
  诸宰君妇,废彻不迟,
  诸父兄弟,备言燕私。
  享受过好日子之后,就很难再吃糠咽菜,云琅陪着太宰喝了一大碗酸了吧唧的所谓的酒之后,就埋头吃饭,听太宰讲那过去的事情。
  “老夫总角之年,祖父未亡,童仆尚有百二,每逢蜡祭,家中熙熙攘攘。
  蜡祭宏大,非我等今日之惨状……
  祖父酒醉痛苦,捶胸顿足,满座宾客无不痛恨赵高,李斯之流……
  断我大秦基业者赵高也,害我百二秦关尽落敌手,章邯也,此二人皆为国贼,当断子绝孙以儆效尤……
  云琅,切记,他日一旦相逢二贼后裔,诛之,诛之!”
  太宰说一句,云琅就答应一句,总之,项羽,赵高,章邯的子孙不是死在茅厕里,就是死在街道上,且死法大不相同。
  陪喝高的人,云琅非常的有经验,他们这时候说的话基本上都是屁话,只要点头,他们就会在酒精的作用下兴致更高,能讲出更多的埋在内心的秘密。
  云琅不敢借酒套话。
  天知道这种比醪糟还淡的酒能不能把太宰灌醉,要是这家伙耍酒疯反过来套话,这就麻烦大了。
  事实证明,太宰的酒量一点都不好,一连喝了七八碗醪糟之后就醉了,躺在地上耍死狗不肯起来,一个劲的说林子里有尸,他好怕,要耶耶抱他。

  云琅费了很大劲才把太宰搬到床上,瞅着鼾声如雷的太宰,思绪万千。
  妈的,这个老家伙终于放下了防备的心思。
  喝酒不是太宰这么喝的。
  尤其是这个时候的酒里面满是酒糟,这东西进到嘴里又酸又涩,必须用筛子过滤一遍之后烧热了喝。
  筛子云琅有,他细心地筛出漂浮在酒浆里面的酒糟,然后倒进罐子里,挂在火塘上烧煮。
  又往里面添加了一点糖霜,这才用双手抱着膝盖坐在火塘边上瞅着暗红色的炭火发愣。
  喝酒的时候,情绪就是最好的下酒菜,高兴的时候就能饮酒三升并且豪迈异常,怀揣徐夫人之匕刺秦都不算大事。
  痛苦的时候也能痛饮八斗,而后见着什么悲什么,最后吟诵出千古悲剧。
  最没意思的饮酒方式就是情绪不好不坏的时候,喝着喝着就觉得酒好难喝……

  云琅现在的情绪就不好不坏,他准备酝酿一下,总要高兴起来,或者悲伤起来。
  白日高悬,还不到下午,云琅就醉倒了,没什么酒味的酒,就像最不要脸的刺客,在你不知不觉中就把你放倒了。
  太宰翻身坐起,古怪的看着酣睡的云琅,良久,叹了口气,就重新睡倒。
  第十四章大王派我去巡山
  太宰拿来的酒根本就不是什么好酒。

  除了味道难以下咽之外,后遗症还非常的猛烈。
  口干,头痛,身体僵硬,嘴里的气味难闻。
  老虎刚刚把鼻子凑近云琅的脸,就被一个长长的隔夜酒嗝熏得摇头晃脑,用爪子挠了很长时间的鼻子,才安稳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