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2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是陈丹辉让市检察院的人来对吴全卫进行控制,林挺还没有就走,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也就会顶住来自省里和市里的各方面压力,要将吴全卫肚里的货掏出来,至于省里是要以稳定为主,还是要对贪腐分子进行严惩,那都会主动得多。否则,拿下吴全卫,也就惊动了黄国友那一阵营的人,他们会将一些东西都先做工作而抹掉,以求自保。
  黄国友等人要是知道了吴全卫已经有这么多的材料给杨秀峰掌握起来,会不会当机立断地向吴全卫下手?这一点却也是要先顾虑到的。虽说黄国友不能够调动公丨安丨系统,但也不会手边都没有几个可用的人,收买几个社会上的人来做,之后纵他们外逃,破案的可能性也不会大。

  陈丹辉这时也没有什么选择,主要是不知道杨秀峰会不会有后手布局,要是他将这样的材料另交一份到省里去,也完全可推脱在记者身上。如此一来,对吴全卫的行动只怕就会更早一些,而对他自身的影响就大了。即使跟省里进行解释,这样的解释也是苍白无力的。
  “省里会不会来得及?”陈丹辉再一次重复这话,也是他心里存在的疑问。
  “书记,我个人认为这样的事当断就断……”杨秀峰说。
  陈丹辉还是犹疑了一会,才拿起电话,给省里汇报市人民医院吴全卫的情况。
  在省、市纪委和检察院等还没有对吴全卫行动之前,市公丨安丨局已经有警员对即将从市人民医院准备外出的吴全卫进行行动,名义上说请他到市局里协助女医生打人一案。但在吴全卫上车后,就感觉到不对劲,身边一左一右坐着一个彪形大汉,而警员对他的警惕似乎随时会对他扑击过来。

  就在吴全卫给市局带走一个小时之后,黄国友已经得知这一情况。之后,黄国友亲自到市委里,面对陈丹辉要他开口将吴全卫放出来。市局能够对吴全卫下手,黄国友也知道他直接跑到市局去也是白搭的。
  陈丹辉此时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吴全卫的材料就放在他的办公桌里锁着,可这些东西不能够直接拿给黄国友看,黄国友能不能领悟到事情的实质,那就得看他自己有多少信息。从他口中也不会直接就说多少东西给黄国友听,更不能将资料拿出来。
  两人在办公室里不多说话,陈丹辉将茶给黄国友递去,等宋盼离开,黄国友说,“是不是那人捣鬼?他在市局里说话管用?”市局先对女医生进行行动,继而对吴全卫进行行动,核心在哪里自然不难看出。陈丹辉也没有直接应答,说,“喝茶吧。”
  杨秀峰到市委这边找陈丹辉,黄国友不会不知道,随之吴全卫就给市局的人控制,其中的联系也不难让人想起。只是,陈丹辉怎么就会同意这样做,才是黄国友更想知道的。
  且不说两人事先就有了默契地沟通,单单是将人控制起来这种方式,对阵营双方都不利,那是一种很不好的开端。虽说对打击对方很有效,但这样的行动伤人的同时,也会伤到自己阵营的人。这些年来,两人争斗多年,都一直不会用这样的手段。
  陈丹辉也不会直接解释,两人在办公室里不说几句话,陈丹辉也不再给任何承诺。黄国友自己也就明白了一些没有说透的原因,之后也就离开市委。
  要做的补救工作很多,首先就要将医院里稳定下来,免得医院里的一些人乘机说出更多不利的事来。只要吴全卫不肯承认,就算杨秀峰真要利用市局来整垮吴全卫,也未必就能够做到。市局将吴全卫带走,只要没有找到确凿证据,二十四小时也就会将人放出来。
  这一天夜里,南方市已经平静下来。省纪委的人在市委里间到陈丹辉,交换情况之后,将吴全卫带走。至于接下来会怎么做,陈丹辉也无法预料。省纪委的人还将吴全卫的材料也带走了,陈丹辉虽说复印了一份,但却不敢拿出来。这种材料在办公室里也不好细致地研读,得找更隐秘的地方去研读,从中找出一些迹象来,对今后自己也是有极好的借鉴。
  等省里的人走后,已经是深夜。陈丹辉给腾云打电话过去,将这样的事情进行了通报,至于腾云会不会直接跟黄国友说,那是他的事情。对陈丹辉说来,将吴全卫的情况进行通报那也是工作。丢下这些事之后,陈丹辉也不会就平静下来,市里如今已经不像之前那般都在掌控之中,就算不完全是他一个人掌控,但与黄国友之间的争斗都只是在利益的分配之争,而不像如今有了杨秀峰这个省派干部,将市里搅得风风雨雨的。

  吴全卫给带走,就那些材料而言,都不可能给保住了,只是少牵扯出一些人来才是最幸运的。陈丹辉不由地想到,田文学进去的时间不短,但省里一直就没有任何说法,包括对那个纪委副书记洪峰,也毫无消息。会不会是省里的缓兵之计?等杨秀峰在南方市站住了脚跟有了威信之后,等南方市这边渐渐稳定下来,就会有接下来的行动?
  第3章:阵脚
  吴全卫在圈子里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平时也舍得花钱,使得大家对这个虽说级别低一个等次的人还是很容易接受的。平时在一起玩,也完全放得开。此时给省里的人带走,才让每一个人都在回忆着这些年来,自己和吴全卫之间有多少无法说清的利益往来。换一句话说,是自己从吴全卫哪里得到过多少好处,哪些是不用担心的,而哪些事又该怎么样来进行解释。
  已经午夜过了,黄国友、杨绍华、腾云、龙向前、李建等人都还没有睡意,对于前不久吴全卫给省纪委的人带走,会不会祸及大家,各人都在心里盘算着。包厢比较大,抽风机呜呜地鸣响着,转动着,却还是无法将包厢里的烟雾抽空。各人面前的玻璃茶几上,除了食物,最显眼的还是那烟灰缸。每一个烟灰缸里都是烟头,烟头或长或短,有一两个并没有案按灭依旧有烟袅起。
  这些人里,龙向前是性子比较急的人,每一次发起说话讨论,都是由他开始,也由他落在最后。“老大,市委那边要是说句话,省里也就不会干预的,事情在市里解决,那不就简单多了?那条疯狗总是不肯停歇,等着风头稍过,找几个人好好教训他,要不直接将他就灭了……”
  说起狠话来,龙向前自然说得顺口,当然,要是黄国友点头,他肯定也会将事情做出来的。但此时人多,这样说也就是给黄国友知道自己的心情。

  日期:2018-05-0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