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一想,陆鸣忍不住有点得意,有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冲动,恨不得马上再见到她,享受她时而温柔时而疯狂的“逼供”。
  陆鸣除了躺在床上“思念”蒋竹君之外,剩下来的时间就是没完没了地拼凑周怡留下来的那十几组数据。
  试图用自己学到的经融知识破解其中的奥秘,最后把自己搞的头昏脑真,也没有搞出个什么名堂。
  终于,在第二天下午时分,蒋竹君送给她的那部诺基亚手机响了起来,激动得他从床上一跃而起,仿佛等这个电话已经等了一个世纪了。
  “喂,是我……”陆鸣觉得自己气息都不均匀了。
  “博源公司明天就开年会了,你准备好没有?”只听蒋竹君问道。
  陆鸣哼哼道:“有什么可准备的……就是有点不好意思,你知道,李晓梅……”
  话没说完,只听蒋竹君厉声道:“我是问你心理准备好没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农民讨薪,为了生存他们都敢爬楼呢,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一个罪犯,连农民都比不上……”
  顿时,陆鸣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恼怒地说道:“你干脆给我一个丨炸丨药包,老子明天去把博源大厦炸了,大家同归于尽……”
  蒋竹君一阵咯咯娇笑,低声道:“这才是我的好男人呢,就需要你这个气势……等你成了名人之后,人家就想办法犒劳你一次……你要是让我失望的话,哼,休想再见到我……人家可是为你好……”
  虽然蒋竹君的威胁在陆鸣这里并没有产生多大的效果,可心里面还是担心女人真的离他而去。
  说实话,他现在有种强烈的孤独感,跟蒋竹君躺在一起不但很刺激,而且还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如果不牵扯财神赃款的因素,他甚至认为这就是一张幸福。
  可问题是,假如没有财神赃款的因素,人家认识他是谁啊。
  “你还在W市?”陆鸣没话找话地问道。
  蒋竹君笑道:“怎么?是不是想人家了?”
  陆鸣不好意思说,只是嘟囔道:“整天下雨,都没出过门……等一会儿还要去派出所报道呢……”
  蒋竹君似乎感受到了陆鸣的情绪不高,鼓励道:“过了明天,你就可以新生了……对了,你不用再担心那个狐狸精找你了,她已经回W市了……”

  陆鸣疑惑道:“哪个狐狸精?”
  蒋竹君嗔道:“还有哪个?我爸家里的那个狐狸精啊……”
  陆鸣这才明白她说的是财神的儿媳妇,心想,蒋竹君又没跟财神一家一起生活过,她好像对他一家人充满了仇恨似的。
  不过,财神的儿媳妇既然已经回到了W市,说明她对自己没兴趣,那天戴光斌肯定是打着她的名义骗自己,只是不清楚戴光斌和财神的儿媳妇是什么关系,他们起码应该互相认识。
  “啊,这么说肯定是戴光斌和那个吴法名有问题……”陆鸣说道。
  蒋竹君说道:“你先别管他们,多想想明天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追讨自己的劳动所得天经地义,感到害怕的是应该是他们,你一定要理直气壮,让全市人民都知道博源公司欺负人……”
  “不会出什么事吧?我总觉得戴光斌是黑社会……”陆鸣还是有点底气不足,犹犹豫豫地说道。
  蒋竹君好像真生气了,不耐烦地说道:“你这人怎么婆婆妈妈的,你如果真胆小如鼠的话,就算我爸看错了人,你干脆把我爸赃款的秘密告诉他们好了,说不定还能给你一大笔钱呢……”
  陆鸣再次听到蒋竹君不经自己同意就把猜测当成了事实,马上警觉起来,嘟囔道:“我倒是这么想来着,可惜不知道什么赃款的秘密……”

  蒋竹君好像再一次失望了,恨声道:“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我明天会看电视,如果你没有出现在博源大厦的话,我干脆直接送你回看守所算了,反正你也是个窝囊废……”
  陆鸣没想到这个时候了蒋竹君还在用那部手机威胁自己,于是反唇相讥道:“那好啊,我们一起去,也好有个伴儿……到时候他们肯定对财神的私生女更感兴趣……”
  蒋竹君骂道:“你这个死东西……”说完,就把手机挂了。
  陆鸣把手机扔在床上,站在那里呼呼喘息了一阵,然后咬牙切齿道:“置之死地而后生,还要什么脸啊……你是个劳改犯,连农民都不如,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啊,死在哪里都没人问……”
  说完,就锁上门出了出租屋,一路晃悠着来到了卢家湾派出所,正好碰见刚刚坐着丨警丨察回来的张所长。

  “陆鸣,最近怎么样啊?”张所长本来要进办公室,看见陆鸣就停下来招呼道。
  陆鸣赶紧往前走几步,点头哈腰地说道:“张所长好……一直在找工作呢……”
  “怎么?还没有找到工作吗?”张所长问道。
  陆鸣点点头一脸沮丧地说道:“张所长,你也知道,我们这种身份的人不好找工作……”
  张所长点点头,想了一下说道:“要不这样吧,明天你去街道办事处找李主任,我跟他说说,让你暂时在环卫组工作……一个月好歹也千把块钱呢……”

  陆鸣一听,心想,还真让蒋竹君说着了,自己也就配打扫垃圾的工作,因为人都是垃圾,还想干什么体面的工作吗?
  “啊,谢谢张所长,我会考虑的……对了,郑所长,我今天来是有点情况想跟你们反应一下……”陆鸣含糊其辞地说道。
  张所长脸上一阵诧异,问道:“什么情况?”
  陆鸣说道:“有人……有人想绑架我?”
  张所长皱皱眉头,一脸狐疑地看着陆鸣,不信道:“绑架里?什么人?”
  陆鸣正要开口,外面又进来几个丨警丨察,还有两个年轻人带着手铐,张所长冲他招招手说道:“进屋里说吧……”
  十分钟之后,陆鸣走出了所长的办公室,张所长站在窗户前面看着陆鸣出了派出所院子,点上一支烟沉思了一会儿,最后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然后说道:“肖队长,刚才陆鸣来了,他反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
  位于东江市广田路的陆建民赃款追缴小组和东江市公丨安丨局之间发生了重大分歧,而分歧产生的原因竟然跟陆鸣有关。
  实际上,正是因为肖长乐和东江市公丨安丨局之间的分歧,让陆鸣捡了便宜,在博源公司干满了一个月,否则,恐怕连十天都待不下去。
  按照肖长乐当初的计划,徐晓帆负责把陆鸣变成一个穷光蛋,逼的他走投无路,然后就会铤而走险动用陆建民的赃款。

  起初,徐晓帆对这一策略倒也没有什么意见,所以,她和当地公丨安丨机关联系之后,想办法封了陆鸣在网上的小说,还扣了他的稿费。
  接着又通过司法局打了一个擦边球,以缴纳保证金为名,一下就把陆鸣放了五千大洋的血,这样一来,陆鸣的银行存款就只剩下三千块了。
  只要再想点其他办法,差不多就可以让他朝不保夕、流落街头,反正,在短时间内,凭着他的身份应该很难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就算找到了,也可以把它搅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