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2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杨秀峰将材料递过来,陈丹辉手压在材料上,从内心里说,这样的材料递到他手里不知道有多少,但他一向来都不愿意看。就算要看,也是选择性地看黄国友身边的一些人的材料,或者,还处在骑墙的态度,没有明显走进阵营那些人的材料。有了材料,也就能够将这些人仅仅地控制住,今后也就能够为已所用。
  这是市人民医院里的材料啊,会涉及到多少人?之前,也曾了解到市人民医院里的一些问题,特别是吴全卫这个人,系统里的怨声比较大。可医卫系统一直都是黄国友完全把握着,他多次向插手进去,都给阻击拦阻。由此也可推知市人民医院和医卫系统的利益非常地丰足,才会让黄国友这样重视。
  这份材料,会不会是自己的一次良机?
  将材料的来源说出来子媒体记者,是杨秀峰要迷惑住陈丹辉,也给陈丹辉足够的压力。这样一来,也就暂时不会将林挺和蒋继成暴露出来,而林挺在今后市委常委讨论这样的问题时,就能够说话,起到更好的妙用。
  打开牛皮纸包装袋,陈丹辉忍不住看杨秀峰一眼,想察觉出他的一些态度。但杨秀峰此时哪会表露什么来?将材料抽出来,材料的标题就是《关于南方市市人民医院院长吴全卫贪污**罪行事实材料》。看到这样的标题,陈丹辉就觉得不好办了,材料是市人民医院的,相对而言对个人就轻多了,但此时只是针对吴全卫本人,这样厚实的材料,还不将他所有做过的事实都收集到了?那需要多少的人力物力和时间?

  杨秀峰和吴全卫之间的矛盾,也仅仅才几天的时间,之前似乎两人都没有正式地碰过面,也说不上什么恩怨之类的。
  就为小吴一家的事,对面这个人就做这样的事情来?不用看里面的内容,也知道会有很多的细节事实,只是不知道在短短的几天里,怎么可能收集到这些?如此说来,杨秀峰要找自己的麻烦,不是也很好办?想着,陈丹辉不由地有种心惊的感觉。
  之前为滕会一家人的事,杨秀峰跳出来将田文学弄下来,而如今为小吴一家,显然是要对吴全卫动手,之前,杨秀峰在当天处理**时,就曾说出这样的话——吴全卫要不露面来一起处理**,给群众一个较为满意的答复,一定会将他从位子上拿下来。这份材料,是该从那一天开始整理的吧。里面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推测的,又有多少是人证物证俱在的?
  来年吴全卫自己都还没有察觉,就弄到这么多的材料的,陈丹辉对这个隔着茶几而坐的人,不由地就有些发怵。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和今天的吴全卫一样,毫无察觉地就给人弄到根本没有还手的地步。
  将材料抽出来,对杨秀峰的防范之心大起,可此时却要将面对面的事处理好。很快就看到对吴全卫犯罪事实的列举,仅仅在收受贿赂一项,总额就达到三千万之巨,也不知道是怎么将这些材料收集出来的。估计,有人爆出来一些底细,陈丹辉也不会去看具体的罗列,牵涉到多少人等,这时候也无法就看完。
  陈丹辉的脸色也凝重起来,面对这些材料,无法回避吴全卫所作的那些事实。材料虽还没有多看,但那些细节已经足够说明这些就是事实。
  没有等陈丹辉一页页地往下看,杨秀峰说,“丹辉书记,你的意见是……”这种事情,当然要陈丹辉来表态的。吴全卫作为市人民医院院长,正处级,属于省管干部。但是里也有一定的话语权,特别是这种时候,要由陈丹辉来给省里汇报情况,更符合办事惯例和程序。
  此时杨秀峰虽说在征求陈丹辉的意见,其实就是在逼着他表态了,就算陈丹辉心里想着给黄国友先通气,但面对着这样的材料,却不肯往省里报,请省里的人到市里来,今后杨秀峰到省里汇报这一事实,他自己也会吃不完兜着走。不论怎么说,陈丹辉还是南方市的市委书记,这一点上无法回避的,对有着确凿事实的犯罪嫌疑人,要是持包庇的态度,省里的板子打下来,那可太不划算。

  再说,杨秀峰的态度很明显,就算陈丹辉有新要维护吴全卫,也怕是做不到的。
  但陈丹辉也不急于表达出自己的想法,手在材料上轻轻地有着节奏地敲击着。这时候,得先权衡好才能行动,报至省里后,黄国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省里又会有什么样的态度。自己在市里要该怎么做,会不会自己身不的人给吴全卫咬出来?
  这一次的事,分明是给杨秀峰当枪使了,心里明白,心里不甘,那也不是他能够挣脱的。这时,将节奏缓下来,自己才有充分的时间来进行推算,权衡自己的利弊,从而找到对自己最为有利的角度。
  不说话,也不看杨秀峰,似乎对他的询问就没有听到。杨秀峰自然也不好催,知道陈丹辉是无法回避的,不说这材料背后还设置了一个媒体记者,就这样的材料是复印件,陈丹辉也拍自己将原件留着,对他说来也是一个丨炸丨弹的。
  沉吟良久,陈丹辉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有十来个烟头了,但他就是不说话。杨秀峰也在抽烟,只是显得悠闲多了,没有什么压力,对陈丹辉在那里拖延时间似乎有足够的容忍。
  “秀峰市长,这材料不等于就是事实,要是弄错了,对我们的同志工作积极性就是很大的打击……”陈丹辉终于说话,这些话自然会说的,就算明白无法拖着搁置起来,对材料进行质疑,却是他应该有的态度。

  “丹辉书记,这种事要慎重处理上正确的,只是……”杨秀峰知道陈丹辉的用意,也不用戳破,“该怎么样决策,我完全听市委的……”说着注意力就在陈丹辉脸上,似乎在等他怎么决策似的。陈丹辉哪会不知道他的用意?当下将话头收回来,说,“要注意好保密工作,切勿有丝毫泄露,使得今后的工作陷入被动。”
  “丹辉书记,是不是以上为的名义,找吴全卫到市委来开会?将他拖在市委里,等省纪委的领导过来?或者直接就让市检察院将人带走?”杨秀峰完全讨教的姿态,让陈丹辉更加郁闷,只要他不动作,都不知道杨秀峰会不会立即跟省里就通报过去,或者,省里的人已经在半路了?
  省里找一个借口到南方市来,说不定“恰好”就遇上这样的事情,恰好能够执行工作任务,将吴全卫就直接带走了。市里要想做什么补救工作,就会非常地被动。对吴全卫那边,陈丹辉心里明白,不会对他有多少牵连。但对他说来,且不说已经和黄国友达成默契了,就算没有这样的默契,也不想对吴全卫等人采取这种行动。就像之前田文学案里,黄国友等人都没有借机发难,而是在这样的问题上保持缄默。

  “省里那边是不是来得及?”陈丹辉说,要试探试探,看杨秀峰是不是事先就通知省里,他也好下决心。
  “医院那边也不会就有惊动吧。”杨秀峰说,吴全卫真要是给惊动而逃逸了,对省里和市里说来就比较被动,他也担心陈丹辉会暗地通风报信。当然,陈丹辉不可能直接地通报过去,但转折地让其他人得知了情况后,这些事自然有其他人去做。
  林挺那边已经有了安排,对吴全卫进行了二十四小时的布控,只要吴全卫有异常,那就下决心先对他控制起来。借口也都找好,将他带进市公丨安丨局里看守起来,其他人也不能就怎么说。倒是省里的人到了后,就可将吴全卫带走。杨秀峰还是倾向于让省纪委来接手,这样对市里的威慑力更大,市里也就无法直接干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