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竹君在陆鸣的耳朵上轻轻咬了几下,小声道:“你想想,不管丨警丨察还是那些觊觎我爸赃款的人,他们目前都躲在暗中窥视着你。
  如果你也见不得光的话,他们想怎么摆布你就怎么摆布你,说句难听话,就是有一天你突然死掉了,也不会有人关心这件事……
  所以,你要让自己出名,引起公众的关注……我举个例子,戴光斌不是威胁你吗?你干脆就闹他个天翻地覆……”
  陆鸣慢慢坐起身来,问道:“怎么闹?”
  蒋竹君把床单披在身上,说道:“他们不是扣你工资吗?过两天就是博源集团的年会,那时候东江市的达官贵人、媒体记者都会去捧场……
  你干脆豁出去,到会场去讨薪,公开自己缓刑犯的身份,把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我敢保证,他们不但乖乖把工资发给你,今后即便想找你麻烦,也不敢过于明目张胆……

  这样一来,你肯定会受到媒体的关注,可以说一夜成名,那时候,即便丨警丨察明知道你知道我爸赃款的去向,可只要没有证据,他们就不敢对你采取违法的行动……”
  陆鸣听完蒋竹君的建议,坐在那里怔怔发呆,心想,自己先前想到的去卢家湾派出所告戴光斌绑架自己的想法倒是和她的建议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她的想法更大胆,影响更大,也更有效,只是太丢人了。
  “怎么?没这个胆子?”蒋竹君见陆鸣不出声,故意刺激道。
  陆鸣咽了口吐沫,说道:“万一闹出事情怎么办?”
  “你担心什么?”蒋竹君问道。
  陆鸣犹豫道:“我还在缓刑期,这么闹万一丨警丨察找个借口把我收监怎么办?”
  蒋竹君白了陆鸣一眼,嗔道:“你怎么把事情看得这么简单,收监?哪有这么容易,法院黑纸白字的判决,难道几个丨警丨察就能改变?再说,你又不是暴力讨薪,又不违法,他们凭什么把你收监……
  恰恰相反,虽然你曾经是个苍蝇,但出来之后就算弱势群体,国家为了预防你这样的人二进宫,一再强调要做好安置工作,起码要解决你的吃饭问题,克扣你的工资就不对,就是歧视……”
  陆鸣想了半天,又想出一个反对的理由,说道:“可他们也有道理,毕竟我隐瞒了身份,也算是违反公司制度……”

  蒋竹君没等陆鸣说完,就伸手在他脑袋上点了一下,嗔道:“你真是死脑筋,那时候谁还关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家只知道一家知名企业克扣了一个缓刑犯的工资……
  再说,你的目的又不是要那份工资,也不是想跟他们论输赢,只要引起社会的关注就达到目的了,当然,我还可以在暗中帮你……”
  “你怎么帮我?”陆鸣好像有点动心了。
  蒋竹君马上说道:“我可以安排电视台的朋友采访你,把你在看守所献血救人的‘光辉事迹’报道一下,然后揭露那些无中生有、虎视眈眈觊觎我爸赃款的人,这样一来,你就是一个受到冤屈的人,连肖长乐都不敢对你轻举妄动,除非他能拿出证据……
  至于那些躲在暗处的人,他们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但他们最怕被别人和我爸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只要你名声在外,他们为了撇清跟我爸的关系,躲着你都来不及,谁还敢招惹你啊……”
  陆鸣终于被蒋竹君鼓动的兴奋起来。
  心想,自己一直前怕狼后怕虎的,在身份问题上遮遮掩掩,结果不但工作保不住,还让李晓梅或者韩佳音把自己当成了伪君子。
  男子汉大丈夫何必在意一时的得失,如果不能坦诚地面对自己的过去,也永远看不到将来,还不如彻底卸下沉重的心理包袱,轻装上阵,说不定还能闯出一条新生之路。

  蒋竹君这个办法虽然需要勇气,可绝对是一个让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好办法,同时还向外界宣传了自己在牢里面献血救人的“光荣事迹”,进而证明自己在财神赃款问题上的清白,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万一要回那份工资的话,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副产品了。
  “怎么样?你到底敢不敢啊,要是没这个胆就算了,就当我瞎操心……”蒋竹君见陆鸣一副痴痴呆呆的神情,忍不住又用上了激将法。
  陆鸣一把抓住了蒋竹君的手拉到自己身下,大声道:“你看看,老子有没有胆……”
  蒋竹君摸了几下,媚眼如丝地说道:“啊……有……还不小呢,沉甸甸的……”

  陆鸣闭上眼睛哼哼了几声,嘀咕道:“不过,也有副作用,我成名之后,恐怕也没有哪个公司敢要我了……”
  蒋竹君笑道:“你就放一百个心,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多得是,不信咱们打个赌,只要媒体一报道这件事,你的手机非被打爆不可……
  不过,我劝你,这个时候就要保持低调,最好是拒绝所有对你表达同情或者有所图谋的人的关心,在保持一定曝光度的同时,想办法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陆鸣不解道:“你这不是前后矛盾吗?淡出人们的视线?那岂不是白忙活?”
  蒋竹君嗔道:“你这坏蛋,还没有成名就有瘾了?你也不用自作多情,像你这种人,媒体对你的热情也持续不了多久,除非你像某些不甘寂寞的明星一样动不动就脱一次衣服,否则人家很快就把你忘记了……”
  陆鸣还是没有明白,说道:“等别人把我忘掉之后,那些人岂不是还要找上门来?”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那时候巴不得呢,难道你忘了我的计划?那时候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谁找上门来就是找死……”
  说着,伸手捏捏陆鸣的鼻子小声道:“那时候,你就是人家一个人的,谁也别想靠近……”
  陆鸣惊疑不定地盯着蒋竹君,心想,难道她真有跟自己结婚的意思?可她那口气听上去也不像啊,倒像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什么东西似的。
  蒋竹君似乎猜到了陆鸣的心思,赶忙深情款款地解释道:“只要你达成我的心愿,人家这辈子再也不找男人了,只给你一个人……

  只当你是人家唯一的男人,当然,你也别怕,我不会逼你娶我的,你照样可以结婚生子,只要你将来的老婆没意见,我总是属于你的……”
  陆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蒋竹君的这番话听上去就像是情妇宣言,可他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
  且不说蒋竹君会不会再嫁人,可打死他也不信会心甘情愿一直给自己当“小三”,自己何德何能啊,难道她真的怀疑自己已经掌握了财神的巨额赃款?除了这个理由,她对自己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还有什么企图呢?
  一团迷雾在陆鸣的心中升起,就连体内刚刚酝酿起来的**都慢慢散掉了,以至于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回应女人的热情。

  “你的心愿恐怕没有这么容易达成啊。”最后陆鸣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蒋竹君显然会错了意,嗔道:“少打退堂鼓,我想好了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做,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厉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