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辉煌数千年的遗产》
第9节

作者: 大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宰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穿着一身奇怪衣衫的云琅给他送来了饭,他一边吃一边看着云琅收拾这个散乱的石屋。
  “你为何不问我昨日因何迟迟归来?”太宰放下手里的饭碗,若有所思的道。
  云琅将沙盘端过来,当着他的面将始皇帝三个字分别用三种字体写了一遍。
  太宰很快就忘记了自己刚刚问的话,仔细的检查了云琅的作业,挑出来两处不合适的地方,然后就继续教他认字。

  惯例是一天两顿饭,到了天黑的时候,太宰才停止教学,咳嗽着站起来,来到石屋外面,瞅着天边残存的一片晚霞发呆。
  “您在这里多久了?”
  太宰回过头看着云琅笑道:“一辈子。”
  “您就不想出去看看?”
  “不想,外面是汉国的天下,没有我这个秦人的立锥之地。”
  “不感到遗憾吗?”
  “秦人一诺千金,死不旋踵……”
  云琅想了一下道:“留在这里其实也不错,只要快活,哪里都是乐土。”

  “不可通便,不择手段非好汉,不改初衷大丈夫!云琅你要记住,人一旦通权达变了,就没了坚持。”
  云琅点点头,他不想问太宰用一辈子为一个死人守墓到底值得不值得。
  即便他是始皇帝,也不没有资格在死掉之后,依旧牢牢地控制着一群人为他所用。
  当然,这是他的想法,太宰却会把自己的坚持当成一种荣誉。
  这非常的符合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就像不食周粟伯夷叔齐,就像是枯守孤岛,最后自戕而死的田横五百壮士,至于赵氏孤儿这种残忍的忠贞,正是太宰这样的人所向往的。
  在这些不能动弹的日子里,云琅想了很多,从太宰暴露出来的身份,以及石屋对面那座葱茏的高大土丘,他如果再猜不出对面就是秦始皇陵那就太愚蠢了。
  毕竟,南面背山,东西两侧和北面形成三面环水之势。“依山环水”正是秦始皇陵最主要的地理特征。
  他在测度太宰,相信太宰也在测度他,云琅不相信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人,想必太宰也不会过于相信他。
  直到现在,云琅都在怀疑,从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太宰就应该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否则无法解释自己一个无法动弹的人如何能在荒原中独自存活三天。
  这一辈子,云琅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好运气,因此,他从不相信什么巧合。
  第八章生死,小事耳
  太宰能够毫无心理负担的为一件破衣裳就杀掉一个人,这说明,这周边还有很多人,如果他想,他应该不缺少一个太宰五代。
  除非自己出场的过程非常的惊艳,惊艳到太宰根本就无法解释的地步。

  在这个时代,没有办法解释的事情一般都被称为神迹!
  太宰枯坐在高崖上木呆呆的瞅着对面草木葱茏的高大丘陵,不知道是不是在追思自己的王。
  云琅没有王可以追思,所以只好不停地玩弄老虎的大爪子。
  很奇妙,老虎的爪子其实没有那么坚硬,反而软绵绵的,尤其是脚掌上的那几块肉垫子,只要轻轻地一按,老虎爪子里面的尖爪子就会冒出来。
  老虎硕大的嘴巴就在云琅的头顶,偶尔会张着嘴打个哈欠,似乎要吞掉云琅的脑袋。

  老虎的嘴巴很干净,没有什么怪味道,云琅今天非常勤快的用盐水帮它清洗过,只是漱口水被它吞掉了。
  那只母鹿就卧在老虎的肚皮旁边,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云琅觉得她们能发展出一段跨种族的爱情。
  太宰的咳嗽声在夜色中传的很远……非常的悲壮,这世上能把咳嗽咳出悲壮感觉的估计就太宰一个人。
  “明天,我能跟您一起去巡山吗?”云琅到底年轻,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
  太宰回过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摇着头笑了一下道:“不用,你怎么想起跟我一起出巡了?”
  云琅把一块皮子披在太宰的身上道:“我怕你明日回不来了,无论如何有我在,也能给你选一块好的墓地,埋葬你,这里的野兽太多了。”

  太宰认真的看着云琅道:“不用,等我真的不中用的时候,会把巡山的重任交给你,现在还不用。
  生死,小事耳。”
  云琅点点头,继续把身体靠在老虎的脖子上玩弄老虎的爪子。
  “您是怎么驯服老虎的?它有名字吗?”
  “老虎就是老虎,要什么名字,它是我捡回来的幼崽,长大之后就跟着我一起巡山。”
  “你看他额头有一个王字,我能叫他大王吗?”
  太宰的眼神变得有些凌厉,好半晌才慢慢的道:“它本就是兽中之王,称为大王也没有什么不妥。”

  云琅像是没有看见太宰的眼神变化,亲昵的把脑袋在老虎的头上蹭蹭笑道:“大王,大王!”
  老虎没有反应,太宰的拳头却握的紧了一些。
  “我需要一把铁刀,您能帮我弄一把吗?”
  “铁刀柔软不堪,要他作甚?你不是有一把铜刀吗?”
  云琅笑道:“你之所以觉得铁刀软,纯粹是因为你们不会炼制,在我的故乡,人们都用铁刀,锋利无比。
  如果您能给我一个铁砧,一柄铁锤,我就能炼制出那种锋利的铁刀。”
  太宰的面容隐入了黑暗,云琅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有太宰淡淡的声音传来:“我找找看,不知道有没有。”

  山崖下的一股青岚缓缓地升起,眼看着就要淹没石屋前的平台。
  太宰的深衣上下通透,保暖性能很差,云琅又不敢劝说他回去休息,只好带着老虎,母鹿率先回到了石屋。
  云琅能感觉到太宰盯在自己后背上的灼热目光,不过,他不在乎,如果再不表现出点神奇之处,他不敢保证太宰还能继续这样的对他好。
  一串串的竹简木牍被平平的铺开,变成了两张床,床上放着云琅今天晒过的各色兽皮,一半铺床,一半盖身,这样的床铺应该非常的舒适。
  自从来到这里,今夜是云琅睡得最舒服的一晚,太宰很自然的睡在另外一张床上,可能是昨晚睡得很足,这一晚,他瞪着眼睛看了云琅整整一夜。

  早晨云琅醒来的时候,太宰已经不见了踪影,老虎却还在,正在一次次的假装扑倒母鹿,每一次都用大嘴含住母鹿的脑袋,却从不用力,母鹿似乎也不害怕,陪着老虎玩的不亦乐乎。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即便是有,云琅也不信!环境诡异的变了,甚至时空可能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唯一没有变化的是云琅那颗近乎冷酷的心。
  离开了工程师的工作,也同时离开了那个喜欢指责他不上进的女人,那个女人曾经咬着牙打电话说他的心是石头做的……
  她以为云琅只是出走几天,最后还是会回家的,没想到他一去不复返,对那个家没有半分的留恋。
  最后,那个女人还祝愿他早点去死……所以,云琅就死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云琅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起那个女人,她已经很久没有进入过他的梦乡了。

  “或许,那个女人说的是对的。”云琅抓着老虎耳朵,自言自语的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