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300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林地面一直比较稳定,人口流动也不大,大同元年就开始试行保甲制,层层节制,协助警务局办理行政事务,保长直接归保安股监督和节制。十户为一牌,三四个屯子大约70以上不足100户为一甲,按区域3、5个甲为一保。惯性和变相的实行十家联保的办法,就是十家互相保证没有反满抗日行为和各种犯罪的事情,遇有行迹可疑的人员有报告的责任,倘有犯罪的情事知情不举,则十家连坐。当时实行这种保甲条例的目的,第一、使各个村屯的户口能以澄清;第二、使抗日武装的人员不能在城镇乡村活动;第三、使歹人匪贼无处容身,也不敢自身为匪。

  当时民间还有很多顾虑,甚至有宣传鼓动加以抵制,给保甲长冠以“汉奸”的名号相威胁。
  不选不行的被逼无奈,牌子有的是邻里劝说,有的干脆就轮流坐庄,保甲长很难凑足数。
  党拽子是个混入,天不怕地不怕还喜欢被人敬重,几顿酒下来,晕晕乎乎的就应了保长差。
  现在正好就有一个他说在保的牌子,因为**牌里的一个寡妇,被关在了看守所。虽不至于罪大恶极,也不是什么好玩艺,最缺德的是:娶的就是个寡妇,就有两间破草房,地无一垄。

  寡妇也是刚嫁进来不到一年,拖着原来带着的孩子又“走道(东北俗语-改嫁)”了,啥也拿不出来,就等于白抓来了个一毛不拔的废物,彭正夫想趁着柴健没走,先在监狱里弄死他。
  “这不保长牌子都全乎了?!”彭正夫被自己的计划所陶醉:“卖证的事,更不用愁,徐东波在鹤城,手底下好几个丨警丨察就干这个,买卖好着呢。但让丨警丨察干都是熟脸,温林卖证的名声传的就快了。我特意让哑巴豆和徐东波聊过,有一个街痞混到头了,开了间杂货铺,还考捞偏门赚外快活着。这人所以能混出来,就是有缸。老婆孩子都在鹤城,打死不敢往东波那咬。”
  日期:2017-05-11 23:50:08
  成功还是有些犹豫,总觉得有些不托底,日本子干事细,弄钱涉及到档案的,就是不好玩。
  “来钱不多,还这么麻烦。最大问题是总有能开口说话的。”成功还是有点犹豫:“那个牌长不干这事弄死也不多,我就是这个原则:在温林的混蛋,不能靠犯混赚到便宜,有钱的败家甚至让他倾家荡产,没钱的就把命给我搭在这。老婆跑了正好咱也没啥作孽的,弄死就快点。”

  “你就放心吧,那人出事也是押在鹤城!”彭正夫安慰着成功:“我和老南去鹤城监狱,那可是老牛屄了,早年不稀得搭理我俩的,请我喝酒都排不上班儿。老南更能装犊子,以往没过的都不搭理,有过的喝酒他掏钱,在鹤城监狱,可老他妈的仁义了。那个人要是小小不然的事,进去待几天就弄出来了,真要是看他扛不住,没等说出来,让他得个急病死球子个屁的了。”
  “把能想到的,都弄周全点,户籍档案交给徐亚斌,先把自己脱出来。小胡子走后,别再往局里调人,徐亚斌顶小胡子,你那面的活也别耽误了。”能不沾腥臊的钱,当然多多益善。彭正夫策划的如此完美,在拦着说不过去,也会被挫伤:“挣钱别太狼,出力的都给分到了。”
  “我说的一根大黄鱼,那是咱们净得的。”彭正夫笑着对成功说:“买这玩艺的,都是用来保命的,胆大的换个地一换户口,就啥都没了。胆小的找个片警,就把身份又掉了个个。”
  成功感叹着:“这屄养的满洲国,遍地都是窟窿,到处都撒气漏风的。幸亏我们都是良民。”

  “局长这话说得在理,我们这样的真就算是大大的良民。”彭正夫笑着迎合着,又把自己的皮包拿来过来,边说边拿出了5根大黄鱼:“这次补充的9名丨警丨察,收了7根大黄鱼。有仨是温厅长打过招呼的,就没着收钱。三姓屯的王保长拿来两根,他儿子就是要个名分,吉林开春就要成立宪兵训练处,人家要去那读书去。求咱录用也不上班,饷俸也不要,孩子在本乡本土的当丨警丨察不干。这事厅里确实有红眼的,咱自己录用丨警丨察,谁看着都来气,拿钱我都不要。”

  温林警务局局机关一年多,调出了一人病死一人,机关出缺自然就从一线往回调,再从丨警丨察中队抽人,填补上一线的缺。丨警丨察中队是满洲立国后才新组建的,成了鹤城警务厅和黑龙江省警务厅里有权有势和有头有脸权贵们的跳板,直接往厅里招审核不合格的,就先给塞到各县的丨警丨察中队,本事大的就塞进鹤城的丨警丨察各个中队。先进到丨警丨察的队伍,下一步就都好办了,再陆续的从丨警丨察中队调走。成功倒是乐享其成,想走就给大开方便之门。走的也都是大包小裹的孝敬着,收着礼还交着朋友、送着人情,两个警务厅涉及到的人,都说成功:仁义够意思。

  名声是得到了,自然就是钱遭罪,凡是念你好的,也都是送礼没拿钱的,成功也心里明白。
  哪丢哪找!就是借口稳定队伍,才得到了在温林自招丨警丨察的借口。这反倒比死皮赖脸卡着不让人家走,在同行中勒大脖子得到的多。而且这事无论在鹤城警务厅和省警务厅,审批的都很顺利。凡是能拿县城丨警丨察中队当跳板的,哪个在厅里都不是白丁。不是自己家人称心如意的当了丨警丨察,就是收人钱财与人消灾。这也是彭正夫给钱也不收同行的原因:后续的麻烦事太多。
  一样得钱干嘛非得从他们手里拿?给的肯定少,这一点想都不用想。回头不是背后“狗屄(东北俗语-嘀咕/非议)”着,就是哪不对心思,再肏你一下,人到了手下,还打不得骂不得的。
  “这就对了,又不是收不着钱,何必从他们手里接钱。”成功拿起一根想退给彭正夫,彭正夫立马把包金条的包拿了过去,重新包好了,成功笑道:“给我吧,不跟你客气,我都留下。”
  “真把那帮屄养的七大姑八大姨家亲戚弄来,谁当队长都得背地骂你,逢年过节给队长送的都少。”彭正夫有点抱怨:“你就不该走这么快!晋职这些王八蛋,没准就有耍滑头的,赶过年一起来谢恩,就他妈的两把裹成一把了。这不是开玩笑,不管是谁,你回来后,不赶在阳历年前单拿来的,真就该琢磨下一步该咋办了。拿过来你可以不要,要是觉得该给他的,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