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密码:刘邦的千年杀局》
第5节

作者: 谪狂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翘臀点头同意,齐小白多看了她两眼,关门回了屋。
  屋里的人当然也看到了这条状态,看那样子,陈光祖也不知道这诗是怎么回事,胡藏青正以极为专业的口吻给他认真讲述《鸿鹄歌》的来龙去脉。

  所有人都不明就里,都把疑惑交给了陈光祖。
  陈光祖想了半天,不得不解释说自己之前连这首诗都没听过,怎么能知道这微博是什么意思,表情里全是一派五大三粗的无辜。
  胡藏青思来想去觉得这事还是应该和那张裸照联系起来,按理说现在大家都统一战线了,再藏着掖着什么事是不利于齐心协力分析问题的,他硬着头皮道:“陈总,这首诗跟那张照片会不会有什么联系,你回想下……”
  没等胡藏青说完,陈光祖立即摆手打断,非常阴沉地说了“不会”二字,再没多言。

  显然这裸照的内容仍然是个一时半会儿不准乱动的大忌讳。
  胡藏青不得不噤声,满桌再次陷入沉闷。
  齐小白回到座位上无聊地刷着微博,盯着这首突兀的《鸿鹄歌》来回浏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他这回跟胡藏青想的一样,假如今天的事是个谜的话,最接近谜底的人只能是陈光祖,陈光祖肯定比谁都清楚自己那张裸照是怎么回事,明摆着二者有关联,他要是不跟大伙儿坦诚相待的话,谁能摸着这里面的线索?
  看这诗下面的评论,这回纵使是神通广大的各路网友也卡壳了,猜想五花八门,没一个听着靠谱,有人说刘邦可能跟陈光祖的祖上有什么联系,有人说这首诗首字连起来可能是一种古人的暗示,还有说这是提醒大家陈光祖旁边睡那女的可能是演过刘邦夫人的某女演员,各种分析技术含量直线下降,基本没什么可参考价值。
  齐小白转念又想,陈光祖不肯说,那他手底下最贴身的助理们应该多多少少知道点内幕吧,要不待会儿再出去跟翘臀打探下?不过万一旁边睡的真是翘臀本人,老子可得心疼一阵子了。
  将近一点半左右,翘臀敲门而入,后面跟着的两个男助理一手拎着一大包盒饭,齐小白赶紧起身帮着接过来,道:“院长,陈总,让大家先吃点东西吧。”
  陈光祖和胡藏青等人虽然已经没别的心思了,可肚子终归也是饿,拆开一次性筷子,边吃边琢磨。
  齐小白一拿到饭的时候就想风卷残云了,又觉不雅,只能假充斯文细嚼慢咽。
  咽着咽着,微博又更新了:

  “陈光祖,北京城里有六样东西,不知道你能不能找得到。”
  日期:2017-09-07 19:10:16
  一开门,眼前一亮,翘臀女人就在外面静静坐着,旁边是两个男的,这是陈光祖的助理团。翘臀正在看手机,两个男的腿上各驾着台笔记本,瞅着屏幕愣神。三人一见门开了,以为有什么事,抬头看向齐小白。齐小白直接忽略了另两个人,盯着翘臀脱口道:“都没吃饭?”
  翘臀有点小诧异,立即点头示意,起身轻声问道:“里面怎样了?”

  齐小白趁机多看了她两眼,从正面瞧过去,胸不算特别大的,不过型号也算对得起那轮屁股,腰细腿长气质佳,此女子抱上大床一宿估计能滚个三五回合不嫌累。
  对方好歹是跟在陈光祖身边东征西闯的人,见多了流氓,自然立即看穿了齐小白的猥琐心思,原本她对这种事见惯不怪不以为意,可又觉他年纪轻轻就在北大任职,无论级别高低,都算有一肚子墨水,被这种人盯着看就别有一番滋味了,于是脸上微微有些羞意。
  “没怎样,就是不知道微博会不会更新了,你们现在压力挺大吧?”齐小白瞥了眼后面俩男助理。
  翘臀没掩饰什么,坦诚道:“公司总部那边公关团已经安排下去了,但目前情况太模糊,有点无从下手,按陈总的意思,还是先等一等,看看事态发展。”
  这估计是陈光祖的公关团队自组建以来面临的第一次灾难性考验了,弄不好就得身败名裂,齐小白心里有数,没再多往下问,转移话题道:“我先去餐厅叫点盒饭上来,你们帮我去拿?”
  翘臀后边坐着的那俩男助理当然更早就察觉了来自齐小白的威胁,没一个吭声,低下头装着处理事。就在翘臀刚要说话的时候,坐在他左后方的那助理忽然道:“又有新情况了!”

  翘臀当即忽略了齐小白,低头打开手机翻看。齐小白看她那副焦急的样子,心道,眼前大好帅哥都缠不住你的目光,难道陈光祖的裸照比老子还要孔武有力?他转念之间又冒出了个很刁的想法,对了,旁边睡那女的不会是你吧?
  乍想之下淫心顿起,也赶紧掏出手机想看翘臀裸体,但这回特别失望,因为“四张照片”没发图,而是发了段文字。
  翘臀左后方那男助理已经念了出来:“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翮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
  念到最后两句发现了生僻字,停了,有些尴尬。
  “虽有矰缴,尚安所施。”齐小白补充道,令其大囧。另外,其实“羽翮”的“翮”他也念错了,齐小白为了不让人觉得自己过于显摆,没说。

  “这是……?”翘臀问道。
  “这是汉高祖刘邦的《鸿鹄歌》。”齐小白见翘臀也发问,终于觉得自己一身才学有了用武之地,解释道,“刘邦生平有两首诗传世,一首《大风歌》,你们应该都听过,另一首就是《鸿鹄歌》, 一般《鸿鹄歌》知道的人不多,我之前也没怎么接触,念本科的时候才第一次认真读过。”
  翘臀正由于不识此诗有点不好意思,齐小白这番颇为体贴的解释倒也让她会心一笑,问道:“你是学文学的?”
  原本就是在假装淡定的齐小白被这一笑又勾得飘飘然,道:“我是学历史的,”稍一停顿又咬牙补充,“……博士后。”
  他当然知道一个“历史博士后”的头衔是多么尴尬,博士后虽然蛮牛逼,但像历史这种功利性不强用处不大的学科本来就不受待见,你念到博士后有可能只是说明你傻,齐小白不是没考虑话出口后被人笑作白痴的风险。
  但最起码从表面上看,翘臀对文化还是拥有着足够的尊重,她眼眸一闪,确有几分佩服之色。
  齐小白心下顿时得意洋洋,表面仍是一派虚怀若谷。
  左后方的助理眼看两人再这么聊下去就得含情脉脉了,及时打断道:“这微博发刘邦的诗干什么?”
  这才是真该引人深思的问题。
  齐小白知道这冰山开始慢慢浮出水面了,不过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事,恐怕只有陈光祖知道。他还得回屋里去听,便对翘臀道:“我估计里面又开始新一轮讨论了,这样,我先进去,你安排几个人出去叫点外卖回来,行么?”
  翘臀点头同意,齐小白多看了她两眼,关门回了屋。
  屋里的人当然也看到了这条状态,看那样子,陈光祖也不知道这诗是怎么回事,胡藏青正以极为专业的口吻给他认真讲述《鸿鹄歌》的来龙去脉。
  所有人都不明就里,都把疑惑交给了陈光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