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密码:刘邦的千年杀局》
第4节

作者: 谪狂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有那么几条留言,倒是没忘了跟主题联系起来,有人联想,这事目前为止最大的嫌疑人仍然是陈浩,那么这“回会议桌”四个字有没有可能就是一个小象征,意思是让目前已经处于弱势地位的陈光祖跟新浪表个态,骂了人终归是得道歉的,何况还是在新浪地盘上骂新浪,可能你放聪明点放低姿态,这事也就能平了。
  胡藏青他们也在看评论,可心态跟网友完全不一样,他们盼着有人能在有关会议桌的猜想上点一下北大的名字,好让一千五百万赞助的事有点影儿,万一陈光祖凌乱之中完全把这事给忘了呢?
  陈光祖不会忘了的,要是论会议桌,他首当其冲就应该想到这张会议桌。胡藏青很主观地痴心妄想道。
  可不容否认的是,陈光祖的重要会议桌必然有很多张。而且随着陈浩的再次浮出水面,目前网上关于这个所谓的“会议桌”跟陈浩有关的观点愈来愈盛,甚至不少人已经开始转战到陈浩的微博下面留言坐等了。
  齐小白又随着大流进了陈浩的微博,但陈浩毫无动静,最近一条动态仍然是昨晚那句骂陈光祖是个弥天大谎的话。他看着陈浩微博那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愈发觉得自己的看法靠谱,这两件事很有可能根本就没什么关系。

  往下翻陈浩的微博,状态并不多,无非就是发发新浪活动讲讲生活琐事,齐小白将几个月的内容一扫而过,哪怕是一点点跟陈光祖有关的东西都没找到,想必两人根本就不认识。按理说啊,昨晚那一仗打完就打完了,陈浩是个职业经理人,算不上企业大佬,要是脑子正常的话不可能这么过分地跟陈光祖做对啊。“四张照片”总不会是陈浩的小号吧。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陈光祖这种人的仇家肯定多了去了,说不定今天这事是有人借着陈浩创造的契机果断出手,拿着陈浩当枪使呢。不过最让齐小白纳闷儿的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相关机构出来删这张照片?从理论上讲,尽管这照片该遮的地方都遮住了,算不上涉黄,可扣上顶侵权的帽子总归是没有问题的。
  齐小白的这些想法一时半会儿难以理清思路,并没着急说,事不关己,默默旁观吧。
  胡藏青他们倒是挤破了脑袋想搀和这事,可仅凭目前这点信息,根本就无孔可入。也只能坐着抓瞎。

  一直到十一点半,网上热闹得人头攒动,北大会议桌上则冷得面面相觑。齐小白从起床就没吃饭,挨到这会儿肚子早就饿了,见陷入沉思中的胡藏青已然忘却了人间烟火,他试探着问道:“要不我下去给大家买点盒饭,咱们先吃点,下午继续观察情况?”
  胡藏青没反对,副院长李臣点了点头,齐小白如蒙大赦,起身把凳子推进去,刚要出门,门却开了,进来的是楼下的一个工作人员,张口道:“胡院长,陈光祖先生回来了。”
  一屋子人仿佛听到了皇上驾到一般,瞬间抖擞,狂喜上心头,胡藏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带着大伙儿冲了出去。
  饥肠辘辘的齐小白愣在原地,暗道一声,大爷的。
  当陈光祖的大劳斯莱斯再次在纪念讲堂门口停下的时候,景象已大不如前。陈光祖就像是若干年前欠了两个多亿债务的史玉柱一般,戴上了大墨镜,墨镜腿上的卡地亚徽标在阳光下闪烁着不易察觉的灾光。他在五六个人的护卫之下急匆匆走进纪念讲堂侧门,自以为没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可自从那辆挂着个扎眼拍子的黑色幻影开进北门的时候,他早已成了焦点。有几个在远处刷微博的学生似乎看出来了,好在等到他们将信将疑地走过来时,陈光祖人影已没。

  而快步出迎的胡藏青则有种起死回生之感,他在大厅里看到了去而复返的陈光祖,他看着他那壮硕的、包裹在衣服里的身躯,宛如国王再临。

  日期:2017-09-06 15:19:50
  前后不到两个小时的折腾,会议室里沧海桑田。陈光祖没了大早晨刚来时的那股意气风发,取而代之的是怒不可遏,以略输于吹牛时的口才大骂陈浩和新浪的祖宗十八代,根本就没在乎屁股下面这地界是中国近一百年来最有文化最讲文明的场所之一。
  胡藏青等人迫于身份不能陪着亲爹骂娘,但也都纷纷表露出一副垂颜叹惋的样子,甚是同仇敌忾。其实他们此时恨不得陈光祖屁股上能赶紧生出几个大疮来,好让大伙儿扑上去吮痈舐痔,以证忠诚。
  依旧坐在角落里的齐小白听了半天大概弄懂了这么几点意思,第一,陈光祖似乎明白这事不是陈浩干的,他知道陈浩没有这个胆量。第二,陈光祖骂陈浩的原因是,陈浩作为微博总经理,对这种影响极为恶劣的事件竟然不管不问。第三,他刚刚给新浪的总部负责人打电话,让他们立马屏蔽帐号和图片,对方不接,秘书传过话来,说领导说了,新浪不是给任何人堵嘴的臭袜子,没资格删除谁的帐号,国民言论自由。

  这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齐小白暗笑。不过他现在最想听的是陈光祖对这张照片的解释,这究竟是啥时候在哪谁给照的,另外,旁边那女的究竟是谁,这都是最有趣的重点。可陈光祖虽然骂人骂得张牙舞爪,实际上口风很严,跟这照片内容相关的东西一字不沾。

  胡藏青倒是不关心那些问题,他此刻非常庆幸自己猜对了“会议桌”。但又总觉得心里不安稳,因为他也并不知道陈光祖是否如他一样确定那张会议桌就是这里。他在陈光祖骂人的间隙见缝插针地问道:“那个微博为什么非得让您回到北大的‘会议桌’上?这个问题倒是很值得研究。”
  陈光祖当然也不知道为什么,无从正面回答,只是含糊地说自己最近根本就没开什么会,对方多半是知道今天上午来北大这事,要是让他想,会议桌也只能是这张,除此之外他跟所有人一样,什么也不知道。
  胡藏青松了口气,会议桌暂时是挪不了了,那赞助的事还是有机会继续谈的,不过看目前的情况,不太合适说那个话题,他就暂时稳住心气,静观事态变化,好适时把话题往一千五百万上引一下。
  转眼之间,已耗到了下午一点,这帮人坐这除了骂人就是讨论这微博是哪来的妖孽,屁也没研究出来。微博没有任何动静。齐小白都饿过劲儿了,他看胡藏青们正说得热火朝天,心下自作主张,无论再有谁来,老子都得吃饭。跟旁边人使了个眼色,装着上厕所溜了出来。
  日期:2017-09-07 19:06:37
  但最起码从表面上看,翘臀对文化还是拥有着足够的尊重,她眼眸一闪,确有几分佩服之色。
  齐小白心下顿时得意洋洋,表面仍是一派虚怀若谷。
  左后方的助理眼看两人再这么聊下去就得含情脉脉了,及时打断道:“这微博发刘邦的诗干什么?”
  这才是真该引人深思的问题。
  齐小白知道这冰山开始慢慢浮出水面了,不过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事,恐怕只有陈光祖知道。他还得回屋里去听,便对翘臀道:“我估计里面又开始新一轮讨论了,这样,我先进去,你安排几个人出去叫点外卖回来,行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