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满文化之卦师诡事》
第8节

作者: 萨满小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针刺穴,镇气封魂,急急如律令。”

  我自幼跟随爷爷学过中医刺穴,基本的穴位还是能找准的,再加上爷爷的笔记上就
  记载了这样的手段,是黄岐之中的门类,所以也就涌上了。我以探阳的手法在‘黄
  柔’的后脑勺一打,说来也奇怪,刚才挣扎的几乎连我们几个男人都按不住的‘黄
  柔’突然间力量小了很多,只剩下粗重的喘气声,但那种凶厉的眼神依旧狠狠的顶着我

  们看。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远处另外一间房的人一阵骚动。
  “快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那边传来声音。
  我们赶紧过去。
  日期:2017-09-11 22:26:36
  这个山神庙的规模还挺大,除了本身供奉山神的主殿外,在两侧还各有一个分殿以及

  供游客和香火信徒们歇脚休息的地方,所有都聚集在其中最深处的一个巨大木质结构的
  房间内。
  四周都供奉着各种神龛,而在最上面的是一个不知名的神灵。
  此时此刻,一个黑不溜骨灰盒被人找了出来,上面用红笔画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符

  号,旁边散落着包裹着骨(hui)盒的衣服那是一件青色的破烂汗衫和一件大红色的凤
  凰牡丹图案的旗袍,不知道放了多久了,上面落满了灰尘。
  许多人围在那里指指点点。
  我和孙一鸣赶到后,就问怎么回事。
  其中那个当地人解释道:“我们四处搜寻,有人就发现其中一个神龛样式和新旧程
  度都和其它的不太一样,像是新砌的,有胆大的就用砖头砸开,就发现了这个和包裹骨

  (hui)盒的两件衣服。”
  孙一鸣站在一旁啧啧称奇,我则站在那处被砸开的神龛后面沉默了下来,久久不言语。
  孙一鸣看我神色不对劲,就问我:“怎么回事?”
  我沉声道:“这地方被人给动过了,有高人布了局,那里装的骨灰一定是当初死得
  那对偷情的男女,凤血牡丹旗袍和青色汗衫一定是他们贴身过的衣服,有人改了风水,
  才使得这里怨念重生。”
  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别人布局,但按照爷爷萨满笔记上的记载,按图索骥,所猜的
  也是八九不离十,只是这种猜测却是太过诡异和太过恐怖了,这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旁边的当地人突然说道:“大仙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当初犯案的那群人,除
  了为首的被枪毙了,后来听说有劳改释放后的人又莫名的死在这里,尸体都生蛆了,这
  地方才渐渐变得鬼气森森。”
  日期:2017-09-11 22:37:51
  然后我叫孙一鸣帮我把自己的登山包拿了出来,从中找出来一袋糯米,和食盐混杂
  着沿着那衣服和骨灰撒了一圈又一圈,一共围绕了三圈,形成了一个直径一米五的大圈
  子。

  然后我问人要了火,把煤油罐打开,在那衣服上浇上了煤油,又要了打火机点燃了
  卫生纸,扔了上去。
  “为什么要烧那两件衣服,骨灰罐没问题吗?”孙一鸣问道。
  “骨灰罐是掩人耳目,真的寄宿厉鬼的是那两件贴身衣服。”我开口道。
  那件凤血牡丹旗袍和青色的汗衫包裹着瓮罐十几年了,破烂不堪,上面都腐烂僵硬
  了,还散发出淡淡的发霉的味道,此刻被煤油浇头,明火点燃,立刻轰的一声就给点着
  了。
  我们正想要围上前再看看清楚,
  “啊?那怎么回事?!”
  火光点燃了那汗衫和旗袍的时候,我们就看到‘嗤嗤……’的从那两件衣服中一点
  点的冒出来尸油一般的东西,更多油腻腻的尸油被火烤出来了。
  空气中立刻弥漫出那种古怪的烧烤味道,然后,我们就听到一种令人毛骨悚然
  的‘咕噜咕噜’的声音。那种动静,就好像是谁肚子饿了一般的声音。

  那声音实在是太可怖了。
  我抬眼,正看到那凤血牡丹旗袍和青色的汗衫突然像癞蛤蟆一般鼓了起来。那一瞬
  间,我的心难以抑制的一阵不寒而栗。这,这东西不对劲。
  “不好,离远点。”我当时整个被吓住了,而孙一鸣却暴喝一声,拉着我就往后退。
  只是眨眼间,那旗袍和汗衫就像是充气球一般膨胀了起来,一道血线从旗袍顶端裂

  开,到了极限,然后,“啪!”的一声,整个爆炸开来,污血喷溅的到处都是。
  那糯米粉和食盐混杂的三个包围圈就像是喷泉一般,被从最中心处一个大豁口向外
  翻,四周都是散落的破碎的衣服碎片,混合着污血铺满了整个糯米粉包围圈。
  而在原地被烧灼的位置上,什么东西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烧糊了的人体的形状。

  那漆黑的人影扭曲,像是在死前痛苦挣扎过一般。
  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围在旁边低声议论。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在我的胸口‘大仙’贪婪的张开了嘴巴,猛地一吸,那厉鬼
  魂飞魄散后逸散出来的魂灵全部被它吞入了体内,我的脑袋中清晰的闪过了‘吃得好
  饱’这类的信息。
  但我发现了一些问题,已经顾不得它了,好像少了什么。
  这件事似乎就已经结束了,大暴雨后我们就立刻离开了七姑娘山那座诡异的庙宇,至于死的人丨警丨察也立案了,但是什么也没查到,成了无头案。
  黄柔疯了,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这件事似乎已经告一段落。
  但一个月后,我们就听说黄柔从精神病院逃出去了,杀了三个人,全部给开膛破

  肚,肠子流了一地,据说现场惨不忍睹,连办案的民警都吐了。
  孙一鸣给我打电话询问,我沉默了良久,才开口说道:“最近小心点,当初做的不
  干净,(作者:VX/QQ465663366)恐怕最凶的那个跑出来了。”
  孙一鸣听到后也是一阵沉默,他知道我说的那个不是黄柔,而是那个不守妇道被剖
  腹惨死的女人,那凤血牡丹旗袍的主人,她回来了。
  日期:2017-09-11 22:45:15
  我们这群人她恐怕一个都不会放过。

  之后两个月,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孙一鸣身上的阴气越来越浓重,已经渐渐有
  了和他本身命格融合的趋势,如果真的等鬼胎诞生,那么事情就恐怖了,所以再商量了之
  后,我决定给他专门举行一次驱除鬼胎的仪式,但效果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但就在我们决定举行仪式的前两天,我们听到当初和我们一起上山的一个驴友的死
  讯,据说凶杀现场惨不忍睹,肚子都给剖开了,肠子鲜血流了一地。

  (本故事由作者亲生经历改编,略有吹牛逼之处还请谅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