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593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丽笑了笑,极力地让自己镇定,可是内心却如藏着小鹿一般乱跳,怎么办,她只能极力地拖沿着时间,希望万浩鹏能找个地方藏起来,可是办公室好象没地方藏,除了从窗户逃走,这可是三楼啊,虽然楼下是草地,可是深更半夜,万浩鹏又不熟悉这个地方,他敢跳下去吗?

  “季书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做错了什么吗?您看去很不高兴。”胡丽轻笑地问季景严。
  “我让你开门,去办公室里谈,你办公室藏着什么?见不得人吗?”季景严口气越来越不友好了。
  万浩鹏没时间想了,看来季景严是非进办公室不可的,他极快地冲到窗户边,看了一下窗下,是草地,跳下去如果力度把控得好,应该没什么大碍。
  万浩鹏翻身朝楼下跳了下去,与此同时,胡丽不得不打开房间的门,季景严走了进来,房间里没任何异样,他不由得说:“你干嘛不开门呢?磨磨蹭蹭的。”
  “我是想陪季书记喝一杯,不知道季书记有事要找我谈。所以一时间没领会到领导的意图,对不起啊。”胡丽这么说时,内心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看来万浩鹏还是很机灵的,也不知道他跳下去摔着没有,胡丽根本没心思和季景严谈事情。
  “把门关。”季景严对着胡丽说了一句。
  胡丽赶紧去关门,心里却对季景严说不出来的反感。
  等胡丽把门关后,季景严直接问:“杜耕耘是怎么一回事?”
  胡丽见季景严问的是杜耕耘的事情,心里一怔,果然被万浩鹏说了,但是她此时反而镇定了,看着季景严说:“季书记,我是真的害怕了杜秘书,你也知道他一喝酒管不住自己,而且我可听说他在外说了你和小田之间的不正常,这话被我的一个主管听到了,私下告诉我了,我把主管臭骂了一通,但是从那后,我一直很留意杜秘书看小田的目光,不信你可以去问小田,杜秘书不至一次欺侮过他。”

  胡丽一边说一边偷看季景严,小田是跟着季景严一起的那个小男生,季景严一听,忍不住问:“此事当真?”
  “季书记,我哪里敢对您说假话。小田对我抱怨过几次,我劝他要忍,不要和杜秘书起冲突,毕竟人家是老大的贴身秘书。季书记,不瞒您说,杜秘书私下说了好几次,他才是宇江的老二,他要是老二,季书记您摆在哪个位置呢?我是真的怕了他的嘴,昨晚他又把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姑娘弄得大出血,虽然这件事我有错,我不知道那小姑娘才十五岁,我把妈咪大骂了一通,进来的人一定要严查,下次再把这种小姑娘招进来,我让她走人。可是这件事闹出来了,我害怕啊,当时我想过给您打电话,可是一想,这样的事您知道了反而不好,容易夹住您的脚,连夜去了成书记的家里,其实也不是我想去,主要是成书记家的大小姐也在我这里,因为陪着北京来的大教授,成家大小姐知道了这件事,那小姑娘跪着求她,我不得不带着小姑娘去了成书记的家,我也是被逼的,那在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所以成书记大怒,可他对杜秘书还是有感情,听说杜秘书提拔了。”胡丽极力地把杜耕耘的事情说圆润,而且把责任推给了杜耕耘。

  “那小姑娘现在怎么样了?”季景严皱了皱眉头,他知道杜耕耘要调走,杜耕耘找过他,说是胡丽陷害他,要他留意胡丽。
  “当时送医院很及时,目前小姑娘没事,但是我花了好几万才摆平这件事,我能找杜秘书去要这笔钱吗?他现在恨死我了,其实季书记,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又醉成那个样子,我当时吓得不浅,知情的有个服务员,我也是给了一笔钱让她离开了宇江,介绍她去了我朋友要南江的酒楼,我做到了这样,杜秘书还要大骂我,说我不该把这件事告诉了成书记,还说我和那个叫万浩鹏的人,以前跳楼自杀的那个梁海宁副市长的秘书,是这个人吧,说我和他串通一气,做笼子害他。

  季书记,我和那个万浩鹏昨天才认识,宇江是您和成书记的天下,我这点眼力劲没有吗?我会和一个才认识一天的人串通一气?我再笨也不会拿整个酒楼来冒险是不是?”胡丽越说越委屈,而且越说真气恼。
  季景严一听,事情的经过原来是这样的,杜耕耘还是没说实话,根本没提他把一个小姑娘弄得大出血,他还真以为胡丽背叛了他和杜耕耘,原来不是杜耕耘说的那个样子,看来,他现在找胡丽问是对的,看来,他和杜耕耘之间是该到了切割的时候,只是他和小田之间的事情如何解决呢?
  “他知道我和小田多少事情?”季景严一脸严肃看着胡丽问。
  胡丽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季景严相信她的话,见他这么一问,赶紧说:“季书记,杜秘书应该没有您和小田实质性的东西,所以,您只要不鸟他,他还是没办法的。他这个人,屁股不干净,还老是想拖人下水,而且喜欢仗势欺人,离开宇江对我们都好,您说呢?”
  “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是你把小田送到你南江去避避风头,等杜耕耘离开宇江后,再接小田回来。等开常委会的时候,我会支持让杜耕耘离开宇江的。”季景严说着,不等胡丽说话,转身朝她办公室外走去。
  第684章?财产增与
  胡丽看着季景严离去后,朝窗边奔去,没想到季景严突然转过身来,吓得胡丽差点惊叫起来了,赶紧装成关窗户的样子,掩视着自己的慌乱,内心却不断地骂着季景严。

  “事情一定要办得干净利落,如果再出现什么意外,我可保不了你的这个酒楼。对你这个酒楼举报的信件少说也有一麻袋,我可是替你全压下来了。最近停掉皮肉类的交易,老老实实做正当的生意,你的钱也赚够了,少赚点,安全第一,明白吗?”季景严看着关窗户的胡丽说着,他倒没去多想,这让胡丽松了一口气。
  “我一定照季书记说的办,马停掉这些交易,只做吃饭和住宿,您放心吧,明天您来检查,要是还有一件违规的事情,您立马封了我个这酒楼,我毫无怨言。”胡丽知道这个时候,她必须交出这样的投名状,否则季景严还是不会放心的。
  “这样好,能赚的钱,我不会少了你的。不能赚的钱,你别伸手,小田要是落到别人用心人手里,你和我都没好日子过,我顶多受到纪律的警告,但是你这个酒楼别想开下去了,所以,你一定不要大意。杜耕耘这种意外只能出现这一次,再有第二次,我一定不会保你,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季景严再一次转身离开了胡丽,他此时心里乱极了,他还得去安抚小田,受了杜耕耘的气,这个小男人在闹脾气。这些年来,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小田这种方方面面都满意的男人,这可不找女人,大把大把的女人遍地都是,可不是大把大把的男人愿意跟他,再说了,被逼的事情他又做不来,两情相悦才有意思,在宇江,能遇到小田这般合意的,对季景严来说真的放手不了。

  季景严一走,胡丽骂了一句:“吓唬老娘,还不知道谁谁先死!”
  骂完后,胡丽赶紧去关办公室的门,然后推开窗户朝外看着,下面没人,也不知道万浩鹏是不是摔伤了,这么高跳下去,也亏了他。
  胡丽给万浩鹏打电话,电话一通,她着急地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人走了?”万浩鹏反问着。
  “走了,你能再来我的办公室吗?”胡丽又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