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4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乃翔看着江帆,继续说道:“现在,有个小伙子非常爱她,她也挑不出人家的毛病,显然,她的心被你牵着,如果没有你,他们兴许早就成双入对的了,江市长,贺鹏飞能给她的,你给不了,你能给的,只有屈辱,屈辱懂吗?你们让她抬不起头,做不成人,你们夫妻是犯罪,是作孽,懂吗!你们会毁了我的女儿,毁了她的一生啊!我就是死了,都无脸见她的妈妈……”老教授情绪很激动,说到这儿,他痛心疾首,不由地抡起拳头,使劲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江帆见他嘴唇发紫,浑身颤抖不停,就慌了,赶紧拉住了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冰凉冰凉的,而且一直在哆嗦,他吓坏了,赶忙说道:“您别这样,您别这样,我……答应您……”
  听了这话,老教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闭上了眼睛,两行老泪就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嘴唇仍然不停地哆嗦着……
  此时的江帆,五内俱崩,他一直攥着老教授那只颤抖的手,说不出话来。
  过了许久,老教授的嘴唇才逐渐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他悲痛地叹了一口气,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双手扶着桌子,说道:“江市长,我丁乃翔谢谢你。”说着,就冲江帆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就感到一阵头晕,手就扶着脑袋重重地坐在了座位上。
  江帆羞愧极了,痛苦极了,他的双眼也噙满了泪水,哽咽着说:“叔叔,对不起……”
  老教授闭着眼睛,制止住他,不让他说下去:“您能放开她,我就感激不尽了,要知道,女儿是我的命啊,我不能没有她……”
  “可是,她也会伤心难过的呀,您想过没有?”江帆仍然不甘心。
  “我想过,可能她最初会痛苦,这就需要你努力,努力让她忘掉你,没有永远的爱情,懂吗?再说,她比年轻,比你面临的诱惑更多,我相信,她会接受一份新感情的。你比他大那么多,比他受到的教育程度高,比她懂得也多,而且是受党培养多年的干部,比一般人更具有责任感,更有担当意识,不用我教你,你知道该怎么做。”

  丁乃翔的目光如剑,直把江帆的心刺得痛彻入骨,滴滴泣血……
  老教授盯着他,再次说道:“我再重申一遍,今天,是我们男人间的谈话,我不希望我女儿知道。”
  江帆皱着眉,痛苦地点点头。
  老教授谢绝了江帆送自己的好意,他看了一下表,说要去考场外等他的女儿,从今天开始,他要弥补自己的过失,要保护好女儿,使女儿不再受到伤害。
  江帆慢慢地开着车,远远地跟在他的后面,他没有进校门,而是在远离校门的地方,呆呆地望着大门口出神,整个人,就跟行尸走肉一般,毫无生气和活力,但是,不大功夫,他的眼睛就灵动起来,人也随之一振。
  从校园里,走出了一个美丽的身影,头戴一顶彩色草帽,清新淡雅的花色长裙,就像一朵灿烂的花朵,盛开在阳光下,她一边走,一边和爸爸开心地交谈着什么,时而比划,时而走到爸爸的前面,跟爸爸说着话。看得出,她很快活,一定是考得不错,看她兴高采烈的样子,老教授的脸上也布满了笑容。但是很明显,由于经历了刚才的事,他显得有些疲惫和憔悴,只是被动地应付女儿,脚步跟不上女儿,这时,就见女儿停下来,伸手去摸了摸爸爸的脑门,似乎还说了什么,老教授就不停地摆手,自顾自地往前走去,女儿拖着飘逸的长裙,追上父亲,懂事地搀着父亲,又开始有说有笑地向前面走去……

  这是一幅多么温馨的亲情画卷,这是一对多么让人羡慕的父女,父亲儒雅博学,女儿美丽懂事,不敢想象,这是一对互相引以为自豪和骄傲的父女,他们共同经历了失去亲人的苦痛,经历了家庭重组的变故,依然这么相依为命地走过了十多年,如果因为他而破坏了他们之间原有的和谐的父女关系,他该是多么的不该……
  他就这样望着他们从自己的目光中走过,慢慢走远,然后这一老一少两个身影逐渐变小,直到拐进了另一个大门口,江帆才收回了视线。他低下头,伸出大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是,两行泪水,还是流了出来……
  他不怨丁乃翔,他也曾经是一位父亲,他理解一个父亲是如何地爱女心切。他发动着了汽车,失魂落魄般地驶出了阆诸市区,驶离了有着小鹿家的城市……
  到了城外高速路的交叉路口,他猛地踩下了刹车,停住,抬起头,茫然地望着前面的“亢州”和“北京”方向的两块指示牌,竟然不知自己该往哪个方向?
  他心里一阵惆怅,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抬头,再看一眼悬挂在路边的指示牌,心底里涌出了前人的诗句: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学生时代,当他第一次读到诗人这首诗的时候,他就被诗中那史无前例的旷世孤独震撼住了!天空中的鸟儿们飞得没有了踪迹,飘浮的孤云也慢慢地飘去,只有和高高的敬亭山彼此注视……那个时候,他曾经无数次地遐想,如果不是经历了切身的孤独和寂寞,无论如何都是写不出如此的惊世绝句!

  现在,他终于理解了这首诗,理解了诗人的孤独,因为,此时的他,彻头彻尾地经历了理想和事业、生活与爱情的双重磨难后,才理解了那份无法排遣、无法言说的孤寂和凄凉……
  这种孤寂,是他以前不曾有过的,他初到亢州时都没有过,他自己在外生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过,这次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到的孤独,是从内到外,从精神到肉体的孤独。
  他知道他为什么会孤独,那是为了即将放手的爱情,为了即将离开的小鹿……这种孤独直入肺腑,痛彻骨髓……
  中午,回到北京后,他没有去吃饭,而是一人直挺挺地躺在宿舍的床上发呆,如果不是眼珠偶尔地眨动,说是一具僵尸也不为过。
  眼下,这具僵尸,因为一个电话的到来,逐渐恢复了生气,他的心莫名地跳动了起来,犹豫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他的胸口被什么东西堵得难受,喉咙也有些酸痛,他极力保持镇静,清了清嗓子,“喂”了一声。

  日期:2017-05-12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