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4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不了,小酌也得喝酒,下午上课酒气哄哄的可不行,纪律很严的,再说,咱俩说话的当儿,我早就过了亢州路口了。”
  “哈哈,行,那你注意安全,我们等着你回来。”
  江帆收了线,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丁一的电话,但电话只是通着,没人接,江帆看了看表,今天是周五,她可能在做下周的节目,想到这里,就放下了电话,系好安全带,开着车,驶进了高速路。
  当江帆真的经过亢州高速路口的时候,他不由得放慢了车速,情不自禁地往亢州城的方向看了一眼,即将要离开这个熟悉的城市时,当这个城市终于擦身而过的时候,他突然涌起一阵伤感。

  想起当初,为了逃避,他主动要求到北京以外的地方挂职锻炼,于是,就来到了这里,当了一名挂职的副市长,认识了彭长宜、卢辉,后来,鬼使神差当上了这里的市长,喜出望外之余,他不敢得意张狂,从始至终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每天下班必到樊文良的办公室报道,就这样,他以谦卑好学的姿态,赢得了樊文良和王家栋的信任,在人大选举中,樊文良力挽狂澜,摧毁了以张怀、苏乾等人企图选掉他的阴谋,使自己高票当选,去掉了戴了将近一年的“代”字。彭长宜曾笑称,他是锦安史上时间最长的代市长,整整“代”了一年。在这里,他有过辉煌,有过屈辱,也收获了甜蜜……

  不行,他要给她打电话,他要告诉她自己工作变动的事,他不能让她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这个消息,那样她会没有思想准备,会难受的……
  他打了右转向,降下车速,让过了后面的两辆车后,这才慢慢靠向右则的停车带,把车停在安全地带后,熄了火,拿过电话,发送出熟悉的号码。
  响了半天,还是没人接,他看了一下表,已经快到下班的时间了,难道是有采访任务?出去了?想到这里,他就又拨了一遍,这次,她接通了,但明显是显得气喘吁吁:
  “喂,你好——”
  “你好。”江帆深沉地答了一声,显然,她是在仓促中接的电话。
  “啊?是……你啊,呵呵,你好。”她高兴地说道。
  “下班了吗?”
  “没有,刚才配音着,手机是震动,没听见。”
  这时,有人就叫她,她答应了一声,说道:“马上就来。”
  江帆说:“还有事?”
  “马上去吃饭,刚给一中校长做完访谈节目,他要请我们大家吃饭。”
  “哦,那你去吧。别让大家等着你。”江帆不想让她带着心事跟同事们吃饭。

  “嗯,你有事吗?”
  “我没事,下午有时间我再给你打。”
  “行,我等你电话。”
  “那好,拜拜。”
  “对了,你明后天还上课吗?”她问道。

  “目前还不知道,没通知,怎么了?”
  “呵呵,随便问问,我明天回去考试。”
  “哦,应该是最后一次考试了吧?”
  “那希望你考得好成绩,顺利过关。”

  “呵呵,一定能。”
  “这么自信?”
  “当然。”
  “好,先去吃饭吧,下午我给你打电话。”
  “好的,拜。”
  江帆到北京后,他接到了王家栋的电话,王家栋口气深沉,语调凝重而亲切,他说道:“江市长,到北京了吗?”
  江帆说道:“王书记,我刚到。”
  “刚到?那刚才是不是你打电话的时候还没上高速?”

  “呵呵,您老人家不要这么睿智好不好?”江帆笑着说道。
  “哈哈。”王家栋笑过之后说道:“我是昨天半夜听说的,想打电话告诉你着,一想还是让你好好睡个觉吧,据说是突然决定的,提前任何人都不知道,开完了常委会后,大头子突然提出这个建议的。”
  王家栋这样说江帆就很领情了,其实,他想到王家栋会提前知道,但王家栋肯定也不想把这个消息亲口告诉他,因为王家栋曾经通过彭长宜的口,让江帆做好一切准备,提前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清,所以,早知道和晚知道对于江帆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莫不如踏踏实实地睡个安稳觉,何况对于经常失眠的江帆来说,夜间的电话,是极易让他的中枢神经兴奋的,这样想来了,江帆就很知足了。
  “嗯。”江帆听着。
  “还好,也算不错,毕竟是一把,市局的一把手位置都是给下边的书记留的,江市长运气已经不错了。”王家栋开导着他说道。

  是啊,按照这样逻辑推理,他的确够幸运的了,比钟鸣义强多了。
  江帆笑了,说:“就当天上再掉一回馅饼吧。”
  在这样说的时候,他也淡然了,运气和天赋都会向均值回归,失去和收获相对公平,你收获了多少,将来就要承受多少等值的苦难,这是人生定式。
  王家栋说:“就是,就是。三源那个小子还不知道吧?”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江帆说道。
  “呵呵,他最近也是焦头烂额,这样吧江市长,等那个小子回来,我们俩去趟北京,咱们在北京聚,到时在细聊。”
  “好的,我等着你们。”
  江帆给薛阳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薛阳锦安市委对自己的任免决定,薛阳沉默了半天,说道:
  “明升暗降啊。”
  江帆没有言语,事实就是如此。
  薛阳又说:“我看你还是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以你目前的环境,你只能在那个局长的位置上熬了,指不定熬多长时间呢,而且未来还是未知数,因为排队的人海了去了,恐怕轮不到你,莫不如突出重围,这样你就地能提半格。如果你有意思的话,我就去替你打听一下,看看今年支边的指标都是哪儿?我可以发挥最后一次余热,帮你挑个近点的地方。”
  江帆想了想说:“这个,我考虑考虑再说吧,目前还真下不了决心。”
  “你呀,还是放不下一个情字,我早就跟你,男人成熟后是不会再相信爱情的。”
  “那到不是全部原因,只是我觉得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江帆说得这倒是事实,一个时期以来,抛家舍业去支边的内地干部,都是那些不被重用、在领导面前不吃香的人,而且很少有自己主动提出要求去支边的,都是上级指派,这个指派过程对于上级来说每年都是极其头疼的事,有的还牵出许多不愉快的事来,不是本人威胁就是家属来闹。
  薛阳说:“江帆同志,如果真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可能就晚了,你有什么舍不得的?尽管你不愿承认,还是因为她,情种,看我,从不被某一个套住,来去潇洒自如。”
  “呵呵,跟我你还吹呀,我还不知道你吗?好吧,我考虑一下。”
  薛阳叹了一口气,放下了电话,因为他知道,尽管江帆嘴上说考虑,他是不会做出这个决定的,因为他太了解江帆了,他是舍不得那个小记者,也是,男人到了这个年纪,能遇到一个这样的红颜知己,任谁都是放不下的,官场混不好,最起码还可以在情场上得到慰藉,何况江帆又是这么一个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