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7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今晚凑合吃压缩饼干,明天我们去捕鱼。”老九灭绝鸟类的计划失败了,只能转而去糟蹋鱼类了。
  鸟类的生态平衡暂时是保住了,但是我们的口福却没有了,大厨拼命的找借口来解释这次失误的原因,他把这一切归结到了没有花椒料酒来去除腥骚味,并且我们连最基本的调味料盐都没有,就算是神仙来了也做不出好吃的东西来,
  鸟没有吃成也就罢了,现在怎么逃出荒岛还没有着落着落,老九气冲冲的嚼着压缩饼干,像一座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火山。
  “嫩妈老二!这口酥啥味道都没有,明天去搞几条大马哈鱼吃。”老九扔掉手里的压缩饼干,点了支烟。
  “哎呀呀,鱼好,鱼好,我们用方便面调料炖鱼吃。”大厨见我们并没有纠结鸟的事情,长舒了一口气。
  “九哥,你有什么打算?”我往火堆里填了一把柴火,此时已经是夜里9点了,但是在极昼天气的影响下,我们就好像是在大白天生着篝火,再加上旁边还有人裹着被子睡觉,猛的看上去有一种阴森森烤尸的感觉。
  “嫩妈老二,我们有两个月的时间,如果这两个月我们逃不出这里,就要等明年了,嫩妈我们还得想办法活过明年。”老九递给我一支红双喜。
  “九哥,你的意思是?”我有些惊讶,老九这话里分明在告诉我他有办法可以逃出去呀!
  “嫩妈老二,我们本来可以等风停了用救生筏划到对面的大陆上,只要在两个月内步行到有人的地方就可以了,嫩妈现在这救生筏都成褥子了。”老九叹了口气,悲痛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烤火的大厨。
  “哎呀呀,暖和,这褥子暖和。”大厨被老九目光里的杀气震到,吓的差点栽进火堆里。
  “九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假如我们真的用救生筏往北面划,或许早就漂到格陵兰海里去了,再者说就算是我们穿过那段段海峡到了陆地上,还有200多公里才能见到人烟,我们不一定能活着走到地方的呀。”我一边自我安慰的劝着老九,一边恨不得把大厨用泥巴糊起来丢到火里,搞一个叫花人尝尝。

  卡带见气氛有些紧张,赶紧掏出烟散了一圈,我们几人又开始商议下一步的计划,我拿出求生指南,记得里面有一段是在告诉我们怎样在荒岛中长期生存:首先必须要找一个藏身之处,可以遮风避雨,最好是个山洞什么的,整个小岛被凸起的山脉分隔成了两个部分,山坡上面全部都是积雪,山洞一时半会是找不到了,山的南面还好说,日光充足,而山的北面直接面对着北极圈的寒流,北风刮起来的话我们肯定承受不了那种低温,所以即使那边有山洞,也不能前去居住,这样看来,我们目前所在的山脚下就是最合适的藏身地点。接着往后翻求生指南,里面告诉了我们在没有山洞的情况下怎么制作一个适合居住的房子,第一个是印第安帐篷,用几根木棍围城一个圈,用绳子绑到一起,在上面铺上兽皮或者是防雨布,第二个是用竹子跟藤状植物编织一个竹排屋,第三个是做一个爱斯基摩人住的类似坟头一样的冰屋。后两种的原材料我们都没有,只能选择做一个印第安帐篷。

  木棍的话我们可以砍几株矮桦树,救生筏的塑料皮做帐篷上方的雨布,绳子的话,蓝宝石轮已经倾覆在了浅滩里,我们可以等落潮的时候步行走到船头的位置,去寻找一些缆绳。
  “嫩妈老二,我们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在这里等了,幸运的话有路过的轮船跟飞机发现我们,嫩妈不幸运的话,我们就得明年夏天再想办法了,明天你跟老刘去抓鱼,嫩妈最少抓够7天的,我跟卡带先去岛上显眼的地方做上求生标记,然后再嫩妈去蓝宝石轮,试一试能不能登上去,嫩妈找点有用的东西,明天下午嫩妈开始盖房子!”老九低头想了一下后说道。
  “九哥,我们什么都听你的。”我冲老九点了点头,虽然我在这里面地位最高,但是我根本没有任何在陆地上生存的技能,老九毕竟是早生我十几年,我们必须要推选出一个领导人出来,现在已经不是过家家了,我们真的有可能要在荒岛上度过余生了。
  老九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盯着斜躺在不远处的蓝宝石轮发呆。
  第二天一早,大厨就准备好了渔具,当然只是比较简陋的手把线加鱼钩,他把昨晚的烤鸟肉又加工了一下,准备拿它当做鱼饵。
  老九跟卡带则用救生艇上的撇缆绳和太平斧做了一个类似海盗登船的钩子,准备在落潮了之后爬到蓝宝石轮上去。
  老九剪了几米撇缆绳给我们,系在了半块救生筏的塑料布上,我们可以将渔获放到塑料布上拖行回来,一路都是积雪,也许这样会比较省力一些。

  备好中午的干粮,两个人沿着昨天我跟老九走过的路,来到了鱼群所在的小河。
  “哎呀呀,那鱼,哎呀呀,大副,你看那鱼,一看就是母的,哎呀呀,肚子里肯定全是鱼籽!我们抓母的。”大厨看到那么大个的一群鱼,兴奋的都要合不拢腿了。
  “我去,刘叔,你怎么知道这是母的?”我有些诧异,仔细盯着眼前的鱼,原谅我生物知识的薄弱,虽然鱼并没有穿衣服,但是并没有什么能显示出性别的第二性征呀!
  “哎呀呀,我这是感觉,我捞起来给你看!”河水很浅,大厨踩着河中间的石头,用手去抓近在脚边的红鲑鱼。

  鲑鱼跟鸟差不了多少,它们在这里几乎都没有天敌,所以大都为所欲为,大厨把手伸到鲑鱼身上的时候,它甚至还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
  “哎呀呀,母的,我一摸就是母的。”大厨用一只手狠狠的掐住鱼头,另一只手则在鱼肚子上摸来摸去的。
  “哈哈哈”我被大厨的动作逗乐了,这分明是在撸鱼呢呀!
  “大副,我们先搞一条吃吧,我拿着水手刀呢,我给你片点生鱼片!”大厨从屁股兜里掏出那把杀鸟的刀,准备给眼前的鱼动一个外科手术。
  “刘叔,淡水的生鱼片能好吃吗?”我想要去阻止大厨,淡水鱼的土腥气我一直受不了。
  “哎呀呀,这鱼在海里也能活,淡水海水双生的,你看我把这肚子给你剖开,你看看,是不是,是不是鱼籽,这是母的!”大厨兴奋的手舞足蹈,我往鱼肚子里看了一眼,确实是满满的红色的小米状的东西。
  大厨用手抠出一摊鱼籽,在河水里稍稍涮了一下,将表面的粘液以及血水洗掉,然后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刘叔,你慢点!这东西能吃吗?会不会有毒?”我用力扯住大厨的胳膊,心想这哥们是不是疯了,怎么什么都敢往嘴里塞?
  “哎呀呀,小龙,你怕什么,这是鱼籽,这东西大补。”大厨很享受的咀嚼着,嘴角还流出了红色的液体,看上去像是一个丧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