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4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多用点心。”
  “知道了院长。”
  黑云转回身,说道:“彭县长,那我去了,做完手术我再过来。”
  彭长宜不想耽搁她的时间,没有说话,只是跟她挥了一下手。
  过了一会,齐祥进来了,彭长宜说:“老齐,出什么事了?”
  齐祥,说:“什么事都没有,刚才是小庞打来电话,要过来,我没让他过来,我让他去那边了。”
  彭长宜知道齐祥指的是高大风的家属那边,就说:“老齐,你回去吧,单位那么多事我不放心。”
  齐祥说:“就是这一码事,别的科室都休息。我让小庞先过去看看,一会他再给我打电话,还疼吗?”
  “刚才跟他开玩笑的时候不显疼,现在是滚着疼,不滚的时候平时就是丝丝拉拉的疼,用上药后半小时就差不多能见效了。”
  “您够坚强的,有一次我也是吃东西不对付,疼得我,打滚,冒冷汗,我家属说,我教了半辈子小学作文,讲到形容词的时候,总是喜欢用黄豆粒形容汗珠,但是从来都没见过,这次真真见识了什么叫黄豆粒大的汗珠了。”
  “呵呵,是啊,我早上就冒汗珠,把我闺女吓坏了,对了,刚才黑云跟你叫齐老师,你叫她小云,你们很熟悉吗?”
  “是啊,我教过她,这个孩子很叛逆的。我在一中当校长的时候,还任着一门课。她唱歌特别好,爱上了原来的音乐老师,那个老师丧偶,比她大十多岁,父母不同意,怕影响她高考,就把弄到锦安去上学了,考的京州医科大,后来毕业就分到了三源,她回来的那年,那个男老师也就调走了。”
  “她是三源的家吗?”
  “不是,家是锦安的,父母也是教师,分到三源,后来她考上了大学后,她父母就回锦安了,现在早就退休了,她从小是在三源长大的。”
  “现在还单身?”

  “是啊,这个孩子,你别看她现在很开朗,很懂事,上学的时候就是一个假小子,只有唱歌的时候才能让她安稳,现在岁数大了,行为举止像个女人了,原来可不是这个样子啊。”
  彭长宜想着第一次在机关联谊会上见到黑云时的情景,不由得说道:“呵呵,想象不出,她多大了?”
  “今年应该三十五了。”
  “这么大了?那是不好找了。”
  “是啊,她的对象本来就不好找,初恋是老师,现在,她……跟邬书记的事,已经是尽人皆知,大家都知道,也没人敢给她介绍对象,前几年他们医院有个很不错的男医生追求她,为了她,把婚都离了,可是结果呢,她不可能嫁他,据说现在这个男医生还在这个医院里,目前也是单身。”

  “哦,那个男的也够痴情的。”
  “那个男的是哪个科室的?”
  “手术室麻丨醉丨科的麻丨醉丨师,比小云的学历还高,现在是博士学位,是全院学历最高的,每次小云有手术,都是这个男医生亲自担任麻丨醉丨师。”
  这时,刚才给他扎针的那个小护士进来了,她把一支体温表给彭长宜夹在腋下,笑了一下,说道:“五分钟就可以了。”
  齐祥说:“你负责这个房间?”
  “你姓什么?”
  “陈,我叫陈静。”小姑娘说着。
  齐祥说:“好了,你先去忙,等我一会走了你再过来看着。”

  小护士轻轻地飘走了,脚下没有任何声息。
  “老齐,二黑有个私人会所,你知道吗?”
  “什么私人会所,充其量就是私人聚会的地方,只不过添置了卡拉OK设备,弄了几间客房,有个地下室。这年头,人一旦有了钱,恨不得就把自己吹得比天大,有一汪水,就敢命名太平洋,有一个小土包,就敢说成是珠穆朗玛峰,其实,无论他怎么往洋气里整,也脱不掉土性,劣性。”齐祥的话有明显的倾向性。
  “你去过吗?”彭长宜又问。

  “去过一两次。”
  “据说他那里的地下室内容很丰富。”
  “有地下室也很正常,内容丰富也正常。像这些矿老板们,整天在道上混,家里有个地下室、暗道、后门什么的太正常了。”
  “据说那个会馆很高级。”
  “您不会想去吧,亢州那么发达,离北京那么近,您该不会对一个私人聚会的场所感兴趣?。”
  “我是好奇,从来都没听你说过。”

  齐祥说:“我不是一个爱说闲话的人,老徐在的时候我也是这样。”
  “你太矜持了。”
  “我不是矜持,我不想把我个人的看法强加给你,因为我是教师出身,看问题难免有局限,所以怕误导了领导的判断。”
  “我是教师。”
  “你当的时间短,我时间长,教师习惯于定式思维,也就是比较迂腐,教条。”
  彭长宜笑了,心想,是够教条的,但是,似乎用教条解释又有些牵强,通过跟齐祥接触,他没有教条的表现,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对自己还是不十分有信心。
  彭长宜就想试探虚实,说道:“你对这次事件怎么看?”
  “您指的是无名尸还是家属闹事。”
  “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不一样,第一件事属于刑事范畴,第二件事是正当维权。”
  彭长宜看着齐祥,尽管他们从来都没有交换过对无名尸的看法,但是齐祥居然说出属于刑事范畴,看来,他是深藏不露的主儿,就说:“愿闻其详。”
  齐祥说:“我这段也了解了一下有关的法律法规,特别的国家对矿山安全事故有关方面的规定和一些司法解释和刑法的一些规定,如果真和上次矿难有关,事情就真的严重了。”
  “哦,你为什么这样认为?”
  “可以说许多人都是这么认为,如果真的是这样,还原真相会很难。”
  彭长宜的目光从齐祥的脸上挪开,他若有所思地说:“是啊,需要做的工作,方方面面很多啊。”
  这时,彭长宜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褚小强,迟疑了一下,接通了电话。彭长宜没等他说话,直接就说道:“请讲。”

  褚小强捕捉到了县长的用心,低声说道:“是不是不方便?”
  “那好,我小点声。昨天夜里,有人给殡仪馆打电话,让把寄存在那儿的几具尸体连夜火化。”
  “哦?什么人?”
  “周局。”
  “那结果呢?”彭长宜用词很谨慎。
  “因为我提前做了工作,这些尸体被秘密转移了。”
  齐祥见状,默默地从彭长宜的腋下抽出体温计,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说:?“哦,你做的对。老刘头呢?”
  “您放心,已经采取了保护措施。”
  “那边怎么样?”
  “我没往跟前去,省得挨骂。另外我有个想法,想给每个尸体做DNA鉴定。这样即便是将来尸体被火化了,我们还留着DNA样本,也是能找到他们的亲人的。”
  彭长宜沉默了,这是需要钱的,但是他很快又说:“我同意,将来这钱从办案经费里出,你跟康书记商量。”
  “我现在还不想让他知道,等做完了再说吧。”
  彭长宜很满意褚小强的机警,就说:“行,但是你现在有钱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