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4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这么一说,彭长宜的脸就更红了,他赶紧提起裤子,委屈地说道:“哼,反正不丑。我都快疼死了,你还拿我取笑,等我看见邬书记,一定狠狠地告你一状!”说完,故意咬牙切齿。
  听他这么说,黑云才慢慢止住了笑,一只手就按在彭长宜的肚子上,说道:“他管不到我们医院里来,我归院长管,卫生局长管。”
  “真的,这话是你说的?看我怎么给你凑本,哎呦……”彭长宜说这话的时候,黑云手下就用了力,彭长宜疼得就叫了一声,说道:“公报私仇你?”
  黑云瞪了他一眼,说道:“肉烂嘴不烂。这儿疼吗?这儿呢……”

  黑云检查的很仔细,她详细地问了他头晚吃了什么,又问了夜间吃的什么药,最后说道:“起来吧。”说完,转身走到旁边的水池,洗着手。
  彭长宜从床上起来,背对着黑云,把衬衣重新放进裤子里,系好腰带,坐在床上,用手捂着肚子,说道:“你们这不行,歧视患者。”
  黑云擦着手,坐在椅子上,说道:“我们怎么歧视患者了?”
  “你摸完我的肚子你洗手,你在头摸我肚子之前怎么不洗手?这不公平。”
  黑云拿起笔,冲他狠狠地一比划,说道:“是不是现在不疼了?”
  彭长宜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就弯下了腰,说道:“谁说不疼?”
  齐祥手里拿着电话进来了,他说:“小云,怎么样?”
  黑云说:“就是一般的肠胃痉挛,莜面本来就不好消化,又喝了凉啤酒,不疼就怪了。”
  “那我怎么没事?”齐祥说。
  “你也吃了?喝了?”
  “你的肠胃经得住,他的还不行。没事,先给他输液止痛,如果不行的话明天接着来。”
  “还用化验尿和便吗?”
  黑云低头一边往处方笺上写着一边说道:“他又不发烧,不用。”写完后,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接通后说道:“516、518有人住吗?好的,?我马上领病人过去。”
  放下电话,她站起来,说道:“跟我来。”
  彭长宜跟着她就往出走,他说:“黑云院长,我不用住院,也不用输液吧,吃点药打一针就好了。”

  黑云回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到了这里,就由不得你了。”说完这话,忽然想起什么,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彭长宜故意走慢了两步,跟齐祥说道:“刚才是单位的电话?有事吗?”
  齐祥说:“没要紧的,我又给小庞打了一个。”
  彭长宜就没再问。
  他们跟着黑云进了电梯,上了五楼,出了电梯,就见走廊里赫然悬挂着一块金属牌,上面写着“特需病区”。
  彭长宜就有些好笑,一个县级医院,还整什么特需病房?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县级也有特需,那些钱大气粗的矿老板,那些县领导们,他们有这个需求,所以就有了特需。亢州市医院,就没有特需,只是有一层单间病房,说白了就是高间,相当于大城市的高干病房,但是亢州的干部从樊文良开始,做事不敢高调,医院也不敢这样赫然悬挂“特需”、“高干”病房等字眼。但在这里,特需两个字,代表的不再是一种服务,而是一种身份和财富的象征,在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怎么高调上面都不知道。

  来到三源后,他感到三源的确和亢州有区别,可以随便拉警报,可以不挂车牌照,只要是上级领导来检查,动辄就断交护路,就是邬友福下乡也要警车开道,看来,闭塞山区有闭塞山区的好处,谁是老大谁说了算。
  别说,这个“特需病房”的确条件不错,一个床位,电视沙发等一应俱全,只是沙发的品质就不太讲究了。复合的木地板,独立卫生间,洗漱室。所谓特需,其实就是医院里的星级宾馆,当然,这里的特需病房是无法和大城市医院的特需病房相比了。
  “这就是特需病房?”他脱口说道。
  黑云说:“这是咱们三源的特需病房,当然和北京大城市的特需病房没法相比,大城市的特需病房都是一个护士一对一的全程24小时友爱护理,这是咱们本土化了的特需病房。”

  彭长宜赶紧说道:“不错不错。”说着,他就躺在床上:“我不用24小时,就两个小时特需就够了。”
  这时,已经有两个护士推着医疗车进来了,两个小护士分别跟黑云打招呼,其中一个护士看了看医嘱,又看了看输液瓶上写的标号,说道:“谁是彭长宜?”
  彭长宜赶紧举起手,说道:“到。”
  护士低声地笑了,就来到他跟前,把药瓶挂上,仔细地输液管里的气泡一点点地弹出,拉过彭长宜的一只手,彭长宜只能看见小护士的两只很漂亮的眼睛,他盯着那双眼睛说道:“手下留情。”
  小护士又笑了。

  黑云说:“扎的时候使点劲,没关系。”
  彭长宜笑着刚要说话,就一咧嘴,原来,护士已经把针扎到了他手臂上的血管里,护士又很麻利地把针头固定好,重新检查了一下才出去。
  黑云说:“我上午还有两台手术,你先输液,有什么情况让她们叫我。”
  彭长宜看着她,说道:“你做什么手术?”
  黑云诡秘地一笑,说:“我专做你们男人的那个地方,谁不老实,我就……”说完,伸出两根手指一比划,做了一个剪的动作。
  “那是变性!”彭长宜故意说道。

  黑云笑了,说道:“是一台老年前列腺手术。”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我还以为你只会唱歌呢?见你的第一面,怎么也不能和一个男性科的大夫联系在一起,哎,你不当歌星太遗憾了。”
  黑云说:“我那个时候,做梦都想唱歌,可是我的父母不支持我唱歌,非让我学医,毕业后,我就很叛逆地当了一名男性科的大夫,把爸爸妈妈都气病了。在咱们全锦安的各个医院中,只有两个女人是男性科的大夫,我和我的老师。后来想想这有什么啊,男的能当妇产科大夫,女的为什么就不能当男性科大夫?”
  “是啊,你用事实打破了这条规矩。”

  “不过,人们的观念很难打破,老师至今都没有嫁人。”
  彭长宜看了一眼黑云,见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忧郁,想起她一会要给别人做手术,是不能勾起她的伤心事的,就说道:“呵呵,你岁数不大,只要标准不是太高,向你求婚的人会从医院排到大街上的。”
  “哈哈,如果不是见着你本人,从电视上看你,怎么也不会想到你还这么调皮,这么坏!”
  从黑云笑时眼角的鱼尾纹来看,黑云起码有三十四五岁了,真不知道,她的青春耗给了邬友福,她得到了什么。“你去忙吧,不用惦记我。”
  黑云站起来,说道:“好,你安心睡一觉。”说着,就很细心地把折着的毛巾被展开,盖在他的身上,看了一下门口,说道:“齐老师去哪儿?”
  “可能去打电话了,你赶紧忙你的去吧。”
  “行。”黑云走到门口,冲着外面说道:“谁负责这个病房?”
  立刻就听有个护士说道:“院长,是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