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2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拒绝,白子惠,你给我拒绝,然后趁你现在还清醒,给我离开这里。
  我在心里狂喊,可现实偏偏跟我开玩笑。
  白子惠轻轻一笑,说道:“好啊!不过,你们慢慢来。”
  周围的男人露出了笑容,嘿嘿嘿。
  妈的,白子惠你在搞什么啊!
  似乎是回答我的疑问,白子惠在心里想。
  “董宁,是你不要我的,别怪我这样,我要看看你能不能忍受我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求我吧!求我,我就跟你走。”
  我叹了一口气,忍不了,我记得白子惠妈妈的话,我是想要遵守的,我是个有诚信的人,可是此时此刻,见到白子惠在男人中间,轻轻的笑着,我的心窜出了无名火。
  什么誓言,我都抛在脑后,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带白子惠离开这里。
  我走了过去,推开挡在我面前的人,抓住白子惠的手,我说:“你到底在搞什么?”

  白子惠对我笑笑,说:“我没搞什么啊!我喝酒不行吗?”
  白子惠刚说完,旁边便有人呱噪起来。
  “人家美女说要喝酒,你他妈的谁啊!赶快滚!”
  我出现,与这些人目的根本对立。
  没办法,我必须跟他们对立。
  我董宁的女人,他们也敢染指?
  “滚!”
  声音不大,吐字很清晰,周围的人,肯定听个清清楚楚。
  不需要多说,只一个字。足以,这些人,只配我用一个字。
  我的手,则一直紧紧抓着白子惠的手,生怕她会跑掉。
  此时此刻,我不让。
  开始白子惠似有挣脱之意,慢慢她便任由我抓着她的手。她的身子也向我这边靠了靠。

  “你他妈的找死!”
  欲望驱使,迷了心智,挥起了拳头,向我。
  美女如宝物,动人心弦,管不了下面的二两肉,想要个快活,愚蠢。
  我左手抓着白子惠的手,不放,右手闪电般的伸出,后发制人,一把抓住那人的喉咙,他的拳头没打到我,因为我身子一侧,有个错位。
  抓住,用力,男人发出怪异的声音,空气被压缩,很是难听,可我没听,向上用力,一提,我单臂的力量不算大,但也不小,把这人微微提了起来,那人更加痛苦,脸都红了。
  白子惠不由自主抓着我的手臂,她小声的说:“董宁。差不多就行了。”
  我的手一松,那人落地,不由自主向后倒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来酒吧里喝酒找艳遇的一般不是什么好鸟,我动了手,有人抑制不住身体中的洪荒之力,对我发难。这些人托大了,我单手抓着白子惠的手,微微一拽,把白子惠拽到我怀里,一脚踹了出去,把人踹飞,挥拳,正中鼻梁。
  我很轻松,这些人喝了,晕乎乎的,没什么战斗力,我单手便搞定了。
  二十几秒,这几个人都躺在地上了。
  我看了一眼怀里的白子惠,她喝了酒。脸上的红美不胜收,依偎在我怀中有说不出的风情。
  听到了她的心跳,与我共振。
  我说:“走吧!”
  白子惠轻轻点了点头。
  “美女,你不是答应我们了吗?陪我们喝酒,你说话不算数。”

  地上的男人纠缠不停。
  白子惠轻轻一笑,说:“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现在我有人陪了。”
  “他是谁啊!他怎么可能有我们好。”
  白子惠紧紧抓着我的胳膊,先看了我一眼,嘴角控制不住上扬,她说:“他是我男人,他最好!”
  听到白子惠这样说,我心里甜丝丝的,抱着她,心里暖暖的。
  唉,白子惠抓住了我的弱点,她知道我看到刚才一幕不会视而不见。
  我们在酒吧遇到,是巧合,她,确实是来买醉,看到我之后,事情便按照她的节奏走,很成功。
  我不后悔刚才的冲动,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接受刚才那种事情发生。
  只是,还是需要跟白子惠谈谈,跟我纠缠,对她不好。我是认真的。
  白子惠说完,拉着我挽着我往外走,账已经结了,早就有人献殷勤,买了白子惠的单,这也是投资,为了晚上的性福,不过,竹篮打水一场空。

  后面声音低低的,一些很难听的话,抱怨。
  得不到,自然恼火。
  我想回头,骂白子惠,胆子可是真大。
  白子惠却拽着我,跟我说别惹事了。

  叹了一口气,还是听白子惠的吧。
  走出了酒吧,外边的风吹来,带来清新的味道。
  我看了看白子惠,说:“你来这里干什么?”
  语气很凶,我很生气,白子惠不乖。
  白子惠淡淡看了我一眼,露出一个微笑,得意的笑,她说:“喝酒,不行吗?”
  今天,我输得很惨,白子惠赢了,让我心里不是很舒服,这不怪我,白子惠对我太了解了,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用了一招诱敌深入。我便俯首称臣。
  输是输了,我认,可不能这样算了。
  我就在酒吧门口,也不着急走,我恶狠狠的说:“不行!”
  白子惠挑了挑眉毛,说道:“董宁,我不记得自己跟你有什么瓜葛,你那样绝情对我。装作不认识我,我又不贱,所以,我要干什么,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这嘴脸,让人很生气啊!真想把白子惠按在地上,打她的屁股。
  我说:“你喝酒可以,这是什么地方,自爱的女人都不会来这里的。”
  白子惠轻轻一哼,说道:“我为什么要自爱,我都没有人爱了,自爱有什么用。”

  我听出来白子惠话中的怨气,偏偏我无法反驳,我只能说道:“你这么闲吗?有空出来喝酒,你的工作呢,不要了?最近不是掌管陆家的生意吗?你偷懒了啊!白子惠。”
  白子惠说:“要你管我,我心里不舒服,我没办法工作,满意了吗?”
  我说:“你变了,白子惠。”
  白子惠说:“说的好像你没变一样。”

  针对相对。
  一时间沉默下来,我和白子惠站得很近很近,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可都没有说话,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对不起。”
  白子惠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她说:“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了,我心情不好,出来走走,突然就想喝酒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工作变得索然无味,都是你。如果没有你,可能我还是原来的白子惠,只知道工作的白子惠。”
  “所以你后悔吗?”

  白子惠问道:“后悔什么?”
  我说:“后悔认识我!”
  白子惠笑了笑,说道:“别说这种话了,没什么意思,后不后悔,都发生了,不够。我还是挺喜欢的。”
  笑容有些无奈,大概是想到我们之间的关系,白子惠很是难过。
  日期:2017-05-12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