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2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了楼,想了想,给白子惠爸爸打了电话,白子惠妈妈没法沟通,她主张全面跟我断了联系,当我是瘟神,白子惠爸爸还有的说,我把白子惠来找我的情况说了说,告诉他白子惠现在回去了,白子惠爸爸让我放心,白子惠回去,他会告诉我的,我说谢谢叔叔了。白子惠爸爸说其实应该谢谢我。
  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走一步看一步吧。
  挂了电话十分钟后,白子惠爸爸发来短信,告诉我白子惠已经到家,只是眼镜红了,情绪不好。
  到家就好,至于情绪不好,那是正常的,我已经尽力了。
  当天晚上睡的不好,不知道为什么总做噩梦,睡了一会便醒了过来,身上都是汗。
  噩梦有两种。
  一种是白子惠遇到了危险,被我连累,轻则残疾,重则离开人间。

  另外一种白子惠有了新的感情,看着她跟别人相恋,走入婚姻殿堂,跟我万事俱休。
  这两种都让我接受不了,相比而言,第二种比第一种更可怕。
  终于到了早上,我下楼去吃早饭。吃完又上来,无聊打开了电视,随便的看着,一些综艺节目啊!就是打发时间而已。
  看着看着到了中午,要了外卖,吃完了有点困,上床睡了一会,三点多钟被电话吵醒,景文卿的电话,晚上要约我。
  约就约吧,喝酒更好,我跟着去了,先找了个地方吃东西。
  景文卿是有目的的,没有目的他不会联系我。
  吃了一顿饭。我也搞懂了。
  景文卿是想要在进步进步,想要往上走一走,蒋为民可能要往上提,景文卿想要把握住这次机会,得到更多的利。
  景文卿看我被蒋为民看重,想从我这边走走关系,让我替他说说好话。
  我没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这种事,我开口像什么,本来我跟蒋为民的关系便很微妙,这个时候过多介入,蒋为民会怎么想。
  吃完了饭,景文卿提议去酒吧喝酒,我说行。我也想喝点了。

  到了酒吧,人很多,算是挺大挺高档的一家了。
  我们点了酒,就坐在了吧台上喝,喝着喝着,我竟然看到了白子惠,她自己一个人。可能是一个人,刚刚来,要了酒,自己在那边喝着,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看着让人唏嘘。
  哎,我买醉她也买醉,真是惊人的巧合啊!
  不过很快,我便不爽了,不少男人发现了白子惠,在他们眼中,这是艳遇。
  有人胆子大,拿着酒杯就过去了,嬉皮笑脸的跟白子惠说话,白子惠没有理会他们,继续自己喝,不过这样下去,越喝越多,会失控的。
  突然,白子惠似有所觉,转头看了过来,正好看到了我的眼。
  我很郁闷,狠狠的灌了自己一杯酒。
  虽然我和白子惠现在关系这样,很复杂很纠结,可是在心里,至始至终,我都当她是我的女人,自己的女人被这群色狼盯着看,我心里能好受吗?他们的眼神都很直接,赤裸裸,很恶心,况且,他们不仅仅是看,他们还要行动,要把白子惠搞上手。在这些男人的眼里,白子惠是猎物,是不可多得的极品,只要使劲灌白子惠酒,便能得偿所愿。

  不仅仅郁闷,我还生气。
  白子惠你怎么搞的,你怎么能来这种地方,这不是什么好女人来的地方,来这里就是要挨炮的,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憋闷,不过也不能来这种地方啊!自己在家喝喝酒就好。
  心里这样想着,可我清楚的很,我这样没道理的,白子惠现在跟我关系到了冰点,可这事不是白子惠的锅,是我的错,我自私我圣人,我不想连累白子惠,却把白子惠伤害到了极致。
  我后悔了,人有的时候就是会这样,当看到结果便会改变主意,后悔之前为什么做出那样的决定。
  远处的白子惠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后对我微微一笑,便不再看我。
  示威,我明白。
  因为我听到了白子惠的心。
  “董宁,你不是不接受我吗?好。我现在跟你没关系,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喝酒就喝酒,我想放纵就放纵,这,大概便是你想看到的吧。”
  我的手不由的用力,几乎要把杯子捏碎。
  白子惠。你想放纵,你怎么敢,你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心里知道现在没什么权利要求白子惠,可是就是过不去心里这坎儿,人是有占有欲的,白子惠是我的私人物品,不容其他人亵玩。
  身边的景文卿笑了,说:“董宁,怎么了?表情这么狰狞,我惹你不高兴了?”
  景文卿说着玩笑话,他想缓解气氛,我明白,他带着目的接近我,必然以我为主,可我现在不领情,心中好乱,不想跟景文卿继续纠缠下去了。
  我说:“老班长,跟你没关系,是别的事,要不,咱们今天就到这里吧。”
  景文卿噢了一声,说:“好吧。”
  能听出来他心里有点不舒服,求我帮忙的事八字没一撇,虽然我没甩脸子摆态度,可大家是老同学,之前是一个水准,现在各有各的追求,景文卿是个骄傲的人。他当了这个科长,心里很惬意很满足,对比其他同学,他景文卿真的挺有能力的,为此,悠然自得,可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景文卿的上司蒋为民混在了一起,并且蒋为民对我很看重,当我是朋友,平起平坐,这样,景文卿便有些不舒服,他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不经意间还是让我感觉到了。

  说白了,景文卿巴结蒋为民,当牛当马,下贱的不行,跟条狗一样,因为景文卿想获得好处,他求我。却有点抹不开脸面。
  即想当表子又想立牌坊。
  可笑,可叹。
  景文卿说完,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白子惠,我没有掩饰自己,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白子惠,一丝一刻都不离开,不管坐在我身边的是谁,都能看出来啊!
  “董宁,你这是春心动了啊!那我不打扰了,回见。”
  我对景文卿点了点头,景文卿笑笑,先走了。
  论临场,景文卿还是可以的,他看出来了,我的愤怒,我的在意,他知道这里面有感情问题,他在一旁,添乱。
  自觉走了,很好。
  围在白子惠旁边的苍蝇开始嗡嗡嗡起来,腥臭无比,这帮败类散发欲望,毫不掩饰。
  “美女,一个人啊!”
  “小妹,看你寂寞,哥哥陪陪你吧。”
  “请你喝一杯吧。”
  “先来后到懂不懂,我先来的,后边排着去。”
  “你他妈的找抽是不是。”
  “谁他妈的找抽,你他妈的才找抽。”
  在女人面前,尤其是漂亮女人的面前,男人就喜欢装逼,好像自己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此时此刻,酒精加上荷尔蒙,跟打了兴奋剂一样,亢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