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91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全卫主持市人民医院在黄国友看来还是很不错的,医患之间的事情,那是无法避免的。就像吴全卫所说,如今人心不古,在外地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有些人住院治疗之后,为了赖医疗费,就千方百计地找医院的不是。只要挑出刺来,揪住不放,开口就索赔几十万上百万的,真当自己的命最金贵。再说,医院治疗,谁担保都能够治好?一个人是有自己的生命特征的,癌症晚期大家都知道无法救治,但还有多少奇异的怪病没有给人类了解和发现,出现了死亡那也是很正常的,都找医院来承担责任,谁能够担保?这也不符合客观规律。如今,社会上的不良风气,还不都是因为某些领导故意这样搞,慢慢地就养成里坏习气。

  想以前,有谁会想到在医院里医治不治找医院医生的麻烦?按他们这样推理,学校没有将学生培养成为尖子生,考进重点,那不是也该索赔?政府管辖之下,还有违法犯罪人员,是不是家属也该找政府索赔?科研人员技术攻关没有成功,是不是也该索赔?
  这都是人心不古,也是我们行业软弱,有很多人怕事。当然,主要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背后搞小动作所致,才会让这样的只看眼前利益,不再理会什么客观规律性,也不理会争议是非,只看钱只想从医院里索取到一些钱。
  医院有自身的规章制度,医院要管理,对于医疗收费这样的事确实是有规定的。前些年,对这些抓得不紧,使得医院里有很大的损失和亏空,我们吸取了教训,也总结了经验,近两年来也就正常多了。收费问题责任到人,也只是医院管理的一种手段,这样的手段是经过全体医院干部职工讨论后定下来的,每一个人都会自觉地维护。
  吴全卫虽说了不少,但话没有重复也没有唠叨,让黄国友觉得实际上道理就这样。哪一家不是都有本难念的经?如今这样的局面,确实是有个别人别有居心,不坏好意。而陈丹辉之前也故意将这祸水东引,也是有用心的。或许,陈丹辉没有料到会发展成这样,只想让那人头痛一番或陷入那种纷乱的杂事里去?
  这一天,黄国友也一直在关注着事态的进展,虽说没有到市委里处理**,没有面对那些情绪激昂的群众,但也不省心。好在他和吴全卫两人心态都还不错,也不会将那人所说和所作太放在心上。对于吴全卫说来,医院就算给人盯上了,他本人给直接地点了名,但也不在意。只要市长没有在意,他会在意什么?
  破一点财那是必要的,但这种破财从另一个角度说,还不就将自己和领导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地绑紧了?这可是打着灯笼都不一定找得到的机会。好事与坏事之间,怎么样转化,还不就是看出在这种状况下的人怎么来看待和运作?吴全卫觉得自己看得穿,也有这样的政治智慧。

  但在领导面前,却应该有着自己的态度,也知道领导看问题目光如炬,洞察深远,要不然哪会在南方市有这般的势力?在领导面前没有诉苦的必要,但将实际的情况说出来,也就能够让领导有更好的判断。
  何磊这一天都更在杨秀峰身边,处理这市委里的群众闹事事件,间或简短的电话汇报,将那里的进展和杨秀峰怎么样决策,也都及时地传到黄国友那里,让他对整个事情的把握也就更完整。当然,消息来源也不知是何磊一个,但何磊无疑是最直接的,也最能够把握住杨秀峰的心态。
  一些决策,不一定都是深思熟虑的,突然性的决策往往是给具体的情境所逼,这样的情况下事后分析起来,虽说是和决策者的一贯性思维相吻合,但不一定就具有针对性。黄国友也想找到杨秀峰在处理事务中的决策中,哪些事有针对性,而哪些又是偶然的。这样才能够更好地分析,而不会给表现所误解。
  给自己竖一个敌手很容易,但今后却不容易化解。杨秀峰只是常务副市长,在市政府里还是他的副手,只是,杨秀峰在省里的安排中,有着重要的份量,这也是南方市领导们都掂量出来的。真要和杨秀峰计较争斗,很可能引起省里的不满。当然,杨秀峰要是对自己不利,或故意针对自己,那也不用怕他。谁不在省里有人帮着说话?在省里没有根子,也就不可能走到目前的位子来。
  能够避免这种冲突,自然是更好的选择。和杨秀峰相比,他适合选择更温和的方式,也有这样的优势。杨秀峰如今就像破落户一般,光棍一条,无牵无挂,而他在南方市里却是有家有口,两者之间的冲突碰撞,自然不要选择最直接的那种,对他才更有利。
  何磊进来后,黄国友端着茶杯,也替何磊叫一盏。说,“先喝茶。”“谢谢市长。”何磊一直都没有将黄国友叫老板,而是尊称职务,黄国友倒是习惯的,每个人都价值观不同也不要都强求,对何磊处事办事的能力还是信得过的,忠心也不错。但与何磊之间却总不能像与吴全卫或杨绍华等人的关系那样,始终有种下属感,而何磊也一直都保持这种身份和姿态,没有发展成为朋友关系。
  何磊先喝了两口茶,使得包间里的气氛稍有些变化,说,“市长,杨市长似乎对市人民医院的做法有些看法,之前见到了丹辉书记,还提到了对吴院长要处分的提议。”先在路上就像好这一点,陈丹辉不可能没有将这一信息传给黄国友的,何磊觉得自己汇报今天的事情,先说这一事出来,其他的具体过程黄国友都不会太在意了吧。
  黄国友沉思了下,说,“嗯,丹辉书记是怎么样的态度?”这才是黄国友最关心的,杨秀峰一个人说要将吴全卫怎么样处理,那都是一些气话,不必要放在心上,但要是陈丹辉也有这心思,应和起来,就该想怎么应对了,得先安排一些手段,才能够将吴全卫保住院长的位子。
  “丹辉书记没有表态,但看上去似乎有些想法……”何磊说,“杨市长似乎很坚决,主要是那个到市委里的副院长一天都不说几句话,让杨市长在处理与群众要求时就很被动。”黄国友也是能够想象得出的,市人民医院在这次事件中,要是都没有任何表示,群众心里的那些激愤就难以消除,安抚与压制当真不会是最好的办法,何况杨秀峰那种人根本就不会为深入人民医院的利益考虑的。
  市人民医院的利益在市里不少领导心里,也是一块大肥肉吧。陈丹辉早先就曾打过医卫系统的主意,李润甚至**裸地张口伸手过来,每年五十万。却给黄国友顶了回去,承受的压力却也不是一般的大,这一次,杨秀峰站出来又有一点名头,其他人会有什么样的手段?
  当然,包括陈丹辉在内的其他人,在黄国友看来都不会有李润那般让人难缠,不会这样直白而难以回避。
  黄国友在听着,也在盘算着。没有说话,等何磊将这一天的事情说完,也将小吴一家的情况说了出来。说了后,何磊将茶杯里的茶也就喝完,留下一些残渣。当下站起来也就准备走,与李宇夏不同的是,何磊虽说是市政府的大管家,平时却不像李宇夏那样更多的时候在领导身边。何磊更多的时候就是在市政府里处理这一些急务,协调着市政府里的一些工作,上传下达,将来的的工作意图执行下去。生活上很少和领导在一起的,黄国友也不喜欢何磊多在他身边。

  等何磊走后,吴全卫等人也就过来。吴全卫进来后说,“老大,给您惹出麻烦了,回去我收拾那帮家伙。做事不知轻重,不讲方式方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