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一想,陆鸣忍不住一阵兴奋,他倒不是真的贪图这么多钱,而是一想到自己手里的钱比吴法名还要多,而自己捧着金饭碗替他打工居然还被开除了,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你笑什么?”蒋竹君察觉到了陆鸣脸上流露出的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疑惑地问道。
  “没有啊,我只是不太相信……几十个亿……财神要这么多钱干什么?”陆鸣赶紧掩饰道。
  蒋竹君哼了一声说道:“谁会嫌钱多?”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大概在他自杀前半个月左右,有一次我给他做心电图,趁着周围没人的时候,他说不想再硬撑下去了,让我给辩护律师带个话,说是想跟他谈谈,他决定跟丨警丨察合作……”
  “啊,你的意思是他想把钱交出去?”陆鸣惊讶地问道。
  蒋竹君好像再也忍受不了陆鸣的愚蠢了,恨声道:“不光是钱啊,主要还是他的同伙……你想想,他那些同伙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可他不仅被判了无期,而且还搞得家破人亡,你说他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陆鸣像是明白了,点点头说道:“也是,要是我心里也不平衡……”
  蒋竹君白了陆鸣一眼,继续说道:“最重要的是,他那些同伙在得知他的案子已经判决之后,竟然又和某些丨警丨察勾结起来,逼着他交出藏起来的那部分钱,你说他气不气?”
  陆鸣说道:“所以,你觉得他没有必要自杀?”
  蒋竹君点点头,说道:“他不但没理由自杀,实际上,这件事反倒成了谋杀他的一个理由,你想想,当他外面的同伙知道他要招供,能不怕吗?自然是千方百计要除掉他,哪怕赃款不要都行……”
  陆鸣不解道:“可他也只是跟你说说,外面的同伙怎么知道?”

  蒋竹君说道:“算你还有点脑子,这一回问到点子上了……这就是我首先要搞清楚的一个问题……
  最可疑的就是他的辩护律师孙明乔,我爸第二次出事之前曾经会见过律师,肯定说了自己的想法,而孙明乔暗中把消息透露了出去……不过,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陆鸣脑子里浮现出孙明乔的胖脸,心想,原来财神的死竟然这么复杂,幸亏他提前选定了自己做遗嘱执行人,否则那笔钱可能真的会被他带进棺材里,可见,他可能已经预感到自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蒋竹君观察着陆鸣的反应,见他坐在那里发呆,于是嗔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陆鸣一脸疑惑地说道:“可还是说不通,就算他的同伙想杀他,可也进不了号子啊,你的意思是,那些药不是财神自己吃下去的?号子里就那么几个人,不可能有人强迫他吃下去啊。”
  蒋竹君瞪了陆鸣一眼,嗔道:“你真是死脑筋……杀人难道非要亲自动手吗?不错,那些药确实是他亲自吃下去的,可是,他并不知道那些药可以致命……也就是说,有人暗中给他换了药……
  你也知道,我爸和一般的病犯不同,其他人都必须当着管教医生的面服药,可他因为特殊原因,号子里总是有备用的药,那个装药的瓶子还是我给他的,有人钻了空子,趁他不备把里面的药换掉了……”

  陆鸣顿时张大了嘴,吃惊道:“你的意思是……”说了一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一阵微微轻颤。
  蒋竹君似乎对陆鸣的反应很满意,说道:“你应该也想到了吧,要想给我爸换药,肯定是里应外合,外面的人把药带进去,号子里的人负责换药,神不知鬼不觉,制造了一起自杀的假象……”
  陆鸣的脑子里浮现出同一个病室的曾强和王东海,觉得一瞬间手脚冰凉,结结巴巴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曾强或者王东海……”
  蒋竹君哼了一声,盯着陆鸣阴测测地说道:“你怎么把自己拉下了?”
  陆鸣马上瞪圆了眼睛,大声道:“怎么,你竟然怀疑我害死了财神?别忘了,他第一次自杀的时候是我救了他……”

  蒋竹君呲地一笑,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救他?”
  陆鸣一阵愕然。
  蒋竹君撇撇嘴说道:“你以为自己是出于什么高尚的目的,无非是想立功减刑罢了,当然,还混了个营养餐。”
  陆鸣涨红了脸,可又无从反驳,最后跳着脚恼羞成怒地嚷道:“如果是我害死财神的话,我的药肯定是你给的,你也跑不掉,我们是一拨的……”
  蒋竹君嘿嘿一阵阴笑,伸手点着陆鸣说道:“好小子,真有你的,怪不得我爸看上你呢,反应够快的啊,马上就知道反咬一口……”
  陆鸣狡辩道:“只许你胡说八道,难道人家就没长嘴?”
  蒋竹君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道:“不跟你胡扯了,不过,要不是我爸对你委以重任,我不得不怀疑你也有可能是谋杀我爸的凶手,毕竟,你小子有奶就是娘,只要许诺你好处,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啊……”
  陆鸣对“我爸对你委以重任”这句话很敏感,心想,难道她真的知道自己和财神之间的游戏?要不然为什么这么说呢,她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如果财神真是被谋杀的,自己显然也是被怀疑的对象。
  “你说说……”蒋竹君继续说道:“就凭你的观察,你觉得曾强和王东海两个人谁更值得怀疑?”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哪儿说得上?不过曾强睡在财神旁边,做这种事应该方便一点……你们不是有监控吗?难道就查不出谁换的药?”
  蒋竹君摇摇头说道:“号子里的名堂很多,监控也不一定能看出什么,就比如,你在王大麻子面前口口声声说我爸几乎没有跟你说过几句话,实际上是这样吗?”
  陆鸣心中一动,一脸茫然道:“难道不是这样吗?”
  蒋竹君紧盯着陆鸣,就像是怕被人偷听似地小声说道:“从监控上来看确实是这样,可当你躺在床上看我爸那些书的时候,谁知道书里面都写着什么,或者当你走进厕所的时候,谁知道擦屁股的纸上写着什么?”
  陆鸣虽然已经把蒋竹君当成自己一拨的人,并且还做了她的男人,可听了这几句话,一颗心还是一阵狂跳,本能地抗拒道:“说了半天,一切都是你在瞎猜……”
  蒋竹君说完,一双眼睛死死盯住陆鸣,就像是要从他的反应来验证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结果,她似乎看到了某种让她兴奋的东西。
  蒋竹君并没有就这个问题深究下去,而是马上换了一个话题,一脸悲愤地说道:“我的预感是不会错的,我爸是被人谋杀的这一点不容置疑……
  我要找出幕后的黑手,找出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同伙,也让他们尝尝铁窗的滋味,让他们也体验一下被判死缓、无期徒刑的折磨……”
  陆鸣听了蒋竹君的话觉得有点奇怪,心想,她不过是财神的私生女,从小又没生活在一起,看上去好像感情挺深啊。

  报仇?她现在都已经不是丨警丨察了,还怎么报仇?如果让别人知道她和财神的父女关系,结局说不定比自己还惨呢。
  “那你打算怎么做?你爸跟你提到过什么人吗?”陆鸣问道。
  蒋竹君摇摇头,说道:“我爸就担心我被扯进去,所以什么都不告诉我,要不然,他也不会重用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