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竹君明显感到了陆鸣的犹豫,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表现的有点急迫了,于是小嘴一撅,重新软倒在他的怀里,娇嗔道:“好了,好了,你不说就算了,我也不稀罕……”说完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陆鸣忍不住双手搂紧了蒋竹君的娇躯,脑子里闪过好几个年头,然后小声道:“你别急嘛,我又没想瞒你……”
  蒋竹君马上缓和了俏脸,一只手偷偷伸进了被单,直到陆鸣开始微微喘息,才娇声道:“人家可没逼你……”然后满脸期待地盯着他。
  陆鸣绷紧了身子微微喘息道:“虽然你爸说过给我留了一笔钱,可到现在一个子儿还没看见呢……”
  “哦,怎么回事?”蒋竹君自己也开始微微喘息起来,俏脸上泛起了红晕,娇艳欲滴。
  陆鸣喘道:“我出来的前两天……他说等我出去以后,有人会跟我联系,他已经跟那个人说好了,我只要把银行卡的卡号报给他,钱就会转到我的卡上,至于多少钱他没说……”
  “那个人没跟你联系吗?”蒋竹君问道。
  陆鸣好像已经无法忍受被单下那只手的骚扰,一翻身压住了蒋竹君,喘息道:“好像联系了……又好像没联系……”

  蒋竹君抬抬屁股,让陆鸣掀起了睡衣,嘴里却娇嗔道:“死人,连话都说不清楚……究竟联系没有……”
  话未说完,就忍不住哼出声来,双手紧紧搂住了陆鸣,咬着他的耳朵哼哼道:“这件事很重要……快告诉我……”
  陆鸣只得凝住身子喘道:“有个人通过……我的辩护律师带了个口信,留下……一个电话号码……”
  说到这里,好像再也耐不住了,顿时就地动山摇,搞的蒋竹君直哼哼,连话都说不出来,等到陆鸣喘口气的时候,又继续问道:“后来呢……”
  陆鸣呼哧呼哧地低头看看女人,哼哼道:“他根本就没有提你爸给我钱的事情……而是想打听你爸赃款的下落……”
  “啊……后来呢……那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蒋竹君紧紧缠着陆鸣问道。
  陆鸣不说话,又是一阵地动山摇,过足了瘾,这才挥汗如雨地说道:“后来……没有后来……我给他打电话,没想到手机是个空号……”

  蒋竹君似乎很失望,身子顿时就瘫软了,媚眼如丝地盯着陆鸣哼哼道:“死人,怎么不疯了?”
  等到这一场谈话结束的时候,陆鸣和蒋竹君已经躺在了临时搭起的地铺上,因为那张床的架子已经垮掉了。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这件事对你很重要?”陆鸣惬意地抽着事后烟,瞥了一眼瘫软在那里还没有回过劲来的女人问道。
  蒋竹君嗯了几声,然后慵懒地翻过身来,看看那张坍塌的床,羞臊的把脸埋进了枕头里,哼哼唧唧地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过了好一阵才抬起头来,说道:“我们现在来谈谈正经事……”
  说完,白了陆鸣一眼,仿佛为了显示自己“谈正经事”的决心,爬起身来当着陆鸣的面开始穿衣服。
  陆鸣也只好爬起来穿上衬衣,说实话,经过一天一夜的折腾,他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虽然蒋竹君说可以在这里个三天三夜,但他总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在看守所的时候,他也偶然从同号子的病犯那里听见过关于蒋竹君的一些传闻,虽然昨晚已经知道她离婚了,可听说他背后好像有个大人物呢,不管真假还是小心为妙。
  “去客厅……”蒋竹君说完就先走出了卧室。
  等陆鸣出来的时候,发现蒋竹君坐在沙发上,脸上已然没有了刚才娇媚的神情,而是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坐下!”蒋竹君的语气虽然没有刚来时候严厉,可也不容置疑。

  陆鸣本想坐在她的身边,可想想还是坐在了餐桌旁的一张椅子上,然后有点疑神疑鬼地问道:“你想谈什么?”
  嘴里虽然这么问,可心里却祈祷着:千万别问自己财神赃款的去向,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提过这个问题,她应该跟那些人不一样,她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并不是为了财神的赃款而委身。
  当然,陆鸣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如果不是这一番奇遇,他做梦也想不到会跟冷若冰霜的女神同床共枕。
  要不是蒋竹君证明自己和财神的父女关系,他肯定会认为女人是在勾引自己,可当知道她是财神的女儿之后,想法就变了。
  也许,正是因为财神的关系,才让自己走了狗屎运,或者,刚刚离婚的女人需要男人的安慰呢。
  “我要给他报仇,需要你的帮助……你愿不愿意帮我?”
  蒋竹君果然没有让陆鸣失望,并没有提到财神赃款的问题,可她说出的话听在陆鸣的耳朵里比听见她提赃款的话题还要吃惊。
  “报仇?找谁报仇?财神不是吃药自杀的吗?”陆鸣惊讶地问道。

  蒋竹君摇摇头说道:“那是监管处一些领导为了推卸责任或者某些人为了隐瞒事实真相而编造的谎言……”
  “你……你怎么知道?”陆鸣不信似地问道。
  蒋竹君眼神中闪过一丝温怒,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很简单,他没有自杀的理由。”
  “可他自杀过一次啊。”陆鸣反驳道。
  蒋竹君点点头道:“不错,他确实自杀过一次,因为当时他确实不想活了,他想用自己的死报复某些人……”
  “什么人?”陆鸣问道。
  蒋竹君犹豫了一下,然后盯着陆鸣说道:“就是那些逼着他交出赃款的人,他想把那些钱带进棺材,然后让那些人彻底失望……”
  “报复丨警丨察?”陆鸣问道。
  蒋竹君摇摇头又点点头,说道:“想要他赃款的人并不仅仅是丨警丨察,还有许多人躲在暗处……”
  陆鸣听蒋竹君一口一个赃款,总觉得有点不和谐,毕竟财神是她的生身父亲,起码应该说的含蓄点。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她的话是对的,就自己目前的处境来看,暗中窥视的并不仅仅是丨警丨察,起码戴光斌和财神的儿媳妇就可能对财神赃款感兴趣,还有那个神秘的帮自己缓刑的人。
  陆鸣琢磨了一下说道:“但这并不能证明他不会再自杀一次……”
  蒋竹君霸道地说道:“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你跟他整天待在一起,什么时候发现他有再次自杀的倾向吗?”
  陆鸣脑子里浮现出整天躺在床上看书的沉默男人,尽管很少说话,可也不像是心事重重,反倒给人很安详的印象,要说自杀的倾向,自己还真没有看出来。
  蒋竹君见陆鸣不出声,继续说道:“还有一个证据也能证明他不会自杀……”
  “什么证据?”陆鸣问道,心里面渐渐开始佩服起这个女人来了,一想到自己跟她春风几度,心里竟有点得意。
  蒋竹君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爸被抓之后一直是零口供,除了已经被公丨安丨局掌握证据的周怡之外,谁都没有供出来,你想想,几百个亿的案子,怎么会只有一个会计参与呢?”
  陆鸣吃惊道:“不是说几十个亿吗?怎么变成几百亿了?”

  蒋竹君训斥道:“你知道个屁啊,几百亿是他的涉案资金,几十个亿是指被他藏起来的资金……”
  陆鸣似乎明白了,心想,财神也够黑的,如果他藏个几十万,说不定就不会坐牢了。几十个亿,天呐,多少钱啊,用房子都装不完,难道这些钱现在就控制在自己手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