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听了蒋竹君的话,心里还真踏实了不少,心想,这就对了,怪不得旧房子里面摆放的却是新家具,好像这张床也是新买的,自己可能是躺在上面的第一个男人呢。
  这样一想,心里面就别有一番滋味,身子忍不住往里面稍稍挪了一点,蒋竹君显然察觉到了他这个细微的动作,伸手把身上的被单拉过一角盖在陆鸣的肚子上,小声道:“夜里还是有点凉呢……”
  这个小小的动作对陆鸣有绝对的杀伤力,一颗心顿时软的几乎化成了一摊水,一瞬间甚至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所以,当蒋竹君带着抱怨似地提醒他衣服弄湿了她的床单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坐起身来脱下了身上的衬衫,要不是道行尚浅的话,差点把裤子都脱掉了。
  而蒋竹君似乎也羞于看见男人**的上半身,干脆伸手关掉了床头上的台灯,于是,一男一女就置身于茫茫的黑暗之中了。

  黑暗中的卧室笼罩着一种神秘的气氛,陆鸣觉得自己就像一具僵尸躺在那里,生怕稍稍动一下梦境就会消失似的。
  “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黑暗中响起蒋竹君的声音,带着鼻音,有种说不出的魅惑。
  陆鸣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哼哼道:“说到你爸……难道他不认你这个女儿吗?”
  说完,稍稍伸了一下酸麻的腿,马上就触碰到一片滑腻,就像被烫了一下,马上缩回来,可没想到就像是被粘住了一般,不管他怎么躲避,就是无法摆脱。
  只听蒋竹君幽幽说道:“什么认不认的?反正他知道有我么个女儿,可见不得光……不过,他一直暗中照顾我们母女的生活……我母亲直到我参加工作以后才告诉我真相……那时候我只觉得这个男人对我很陌生……”
  “难道你都没有想过去找他?”陆鸣借说话的功夫活动了一下身体,这才发现,自己和女人之间已经亲密接触了,只是两个人都装作没感觉到似的。
  “想过……可我妈不让……他们之间有协议……”蒋竹君的嘴几乎贴在了陆鸣的耳朵上。
  这个时候,陆鸣只要侧过身去,就可以轻易地吻到蒋竹君的小嘴,可他就是没有这个胆量,只能闭上眼睛享受着耳边的出气如兰,一边梦幻般地嘀咕道:“协议?”

  蒋竹君悄悄挪动了一下,幽幽说道:“我妈是第三者……跟我一样见不得光……所以,她可以接受供养,但不能有名分……哎呀,不说这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一阵沉默,陆鸣感到自己变得僵硬,似乎连嘴皮子都僵住了,并且他感觉到蒋竹君的身子也在微微颤抖。
  并且一条胳膊慢慢缠了过来,随即感到鼻子里痒酥酥的,一个滚烫的面颊就贴在了他的胸口,那一阵阵浓郁的幽香终于让他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只听蒋竹君用充满磁性的性感的声音哼哼道:“我们有的时间……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在这里待上三天三夜……”
  陆鸣颤声道:“你……你不上班了吗?”
  蒋竹君抬起头在黑暗中看看陆鸣,幽幽道:“一个被隔离神差过的丨警丨察还上什么班?我辞职了……”
  “啊……”陆鸣惊叹一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条胳膊已经搂住了女人的纤腰。
  蒋竹君似乎马上就激情勃发,嘴里哼哼道:“别说了……人家心里难受……都怪你……”
  陆鸣的每个细胞都颤抖起来,哪里还有理智思考,当感觉到一张湿漉漉的嘴贴上来的时候,便稀里糊涂地从了。
  并且,在潜意识中,他把这件事也当成了财神游戏的一部分,当一股洪水将两个人瞬间吞没的时候,他终于摆脱了一直以来那种无法排遣的孤独感,觉得自己真正成了一个男子汉。
  已经是半夜两点钟了,黑暗中烟头一明一暗,陆鸣靠在床头抽着烟,心中思绪万千,久久无法平静。
  在跟蒋竹君发生了肌肤之亲之后,他才能冷静地把事情的整个过程细细地回味一番,尽管蒋竹君直到现在都没有明确地谈到财神遗嘱的事情,可那是早晚的事。
  也许她有点不好意思问,等着自己主动开口,也许她是在考验自己对她的忠诚度,也许她担心自己贪得无厌私吞财神的赃款,所以才主动献身,目的自然是想跟自己建立一种亲密的关系。
  不过,从她刚才表现出的热情以及喃喃细语的倾诉来看,好像并不仅仅是出于利害关系,说不定真的有点喜欢自己,要不然干嘛这么卖力呢?

  不管怎么说,做为财神的女儿,她自然有权继承财神的遗产,可问题是,财神为什么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过这件事呢?
  既然社会上并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父女关系,财神为什么要舍近求远把赃款的秘密告诉自己呢?
  这么看来,蒋竹君是财神的私生女这一点不容置疑,那张照片已经说明了一切,可这并不代表她就是财神遗嘱的执行人。
  也许,有关蒋竹君的事情,财神会在邮件中有多交代,在没有打开他那些邮件之前,还是不能向她泄露财神的秘密,还是那句话,除非她用事实证明自己是这件事的真正知情者。
  这样想着,陆鸣就觉得对女人有点内疚,毕竟刚刚从人家身上爬起来,却暗中仍然对她疑神疑鬼。
  扭头看看黑暗中的蒋竹君,只有一个白花花的影子,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着女人光滑的脸蛋,然后是修长的脖颈。
  而这个时候蒋竹君“适时”醒了过来,嘴里哼哼着滚进陆鸣的怀里,就像一只小猫咪一样咕噜噜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怎么不睡……想什么呢……”蒋竹君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
  “想你爸的事情……”陆鸣抱紧了女人的娇躯说道。
  蒋竹君感觉到了陆鸣的躁动,主动送上樱唇,哼哼道:“现在不说这些……明天再说……你来……人家就喜欢你那副不要命的样子……”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陆鸣算是彻底放开了,不用蒋竹君再邀请,立即挺枪上马,这一次,他就像是一个骄傲的骑士,在一片丰腴肥沃的土地上驰骋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早晨陆鸣被噩梦惊醒,大汗淋漓地从床上跳起来,坐起身来竟不知身在何处,好一阵才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正好看见蒋竹君从客厅走进来,只见她还是穿着那件薄薄的睡衣,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
  陆鸣想起昨天晚上两个人颠鸾倒凤的情景,眼睛都不敢看女人,而蒋竹君脸上也红扑扑的,扭扭捏捏地把一碗面放在床头柜上,柔声说道:“凑合着吃点吧……”
  陆鸣感动的快哭了,从小到大,除了母亲之外,还没有哪个女人给他把饭端到床跟前呢,那感觉就像是面对自己新婚的小媳妇似的。
  蒋竹君双腿一缩就上了床,忽然注意到陆鸣的样子,惊讶道:“哎呀,你怎么浑身是汗啊,也不热啊……”
  陆鸣端着饭碗呼啦啦吃面,一边含混不清地说道:“做噩梦呢……”
  蒋竹君凑到他跟前,仔细看看他的脸,笑道:“是不是做什么缺德事了?梦见了什么?”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梦见你让我睡床板呢……”
  蒋竹君扑哧一笑,随即寒着脸娇嗔道:“你要是敢辜负人家……还有比睡床板更厉害的手段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