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这才注意到蒋竹君的肚子上放着一本厚厚的影集,原来她一直躺在床上看照片,忍不住心中暗忖,难道这本影集里还有财神的照片?
  这么看来,自己猜得不错,不管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肯定是在财神被抓之前就认识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恐怕跟自己想象的有出入。

  “什么照片?”陆鸣一方面心里确实好奇,另一方面那股越来越浓郁的幽香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走过去。他甚至有种错觉,好像自己跟蒋竹君之间早就有种亲密的关系似的,只不过是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不过,他最终还是和半躺在床上的蒋竹君保持了一段距离,只是把脑袋伸过去,眼睛尽量避开女人睡衣边缘露出的雪白娇嫩的肌肤。
  可蒋竹君就像是故意似的,并没有把那本影集凑过来,而是身子往里面稍稍挪动了一点,好像是给陆鸣留出了半个床位。
  “过来点,那边黑乎乎的你看得清楚啊……”蒋竹君娇嗔道。
  陆鸣气息都粗重起来,他察觉到女人脸上似乎泛起了淡淡的红晕,于是就带着一阵心跳侧身坐在床沿,脑袋地慢慢凑过去,那姿势就像是夫妻两个依偎在床上欣赏不久前拍回来的旅游照片。
  蒋竹君这才把影集侧过来,伸手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说道:“你看看……上面的这两个人认识不认识……”
  陆鸣的眼皮子底下就是蒋竹君精致冷艳的娇颜,再往下一点就是起起伏伏的山山水水,那一阵阵蒸腾着的热浪和幽香熏得他晕晕乎乎,连眼睛都花了,只看见一张陈旧的照片,隐隐约约看见照片上有两个人,一个是男人,另一个好像是十来岁的孩子。
  “这是……谁……不认识啊……”陆鸣一只手撑在床上,生怕自己重心不稳压在蒋竹君身上。
  蒋竹君拿着影集忽然侧过身来,脑袋就和陆鸣碰在了一起,一缕短发蹭着陆鸣的鼻子,痒酥酥的,害的他差点打了一个喷嚏。
  最要命是蒋竹君侧着身子的时候,睡衣的前面鼓起来,陆鸣的眼睛差点被晃瞎,只觉得脑子里面就像是有一只苍蝇,嗡嗡乱叫,哪里还分辨得出照片中的人是谁。
  “你拿过来……我自己看……”陆鸣觉得实在受不了,于是一只手去拿影集,另一只手支撑着身子想坐起来。

  没想到蒋竹君抓着影集不放,另一只手忽然就揪住了陆鸣的一只耳朵,娇嗔道:“你这死人……待在号子里眼睛都不老实,这会儿你装什么蒜……”
  陆鸣再也支撑不住了,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床上,感觉到自己和蒋竹君紧紧贴在了一起,那一阵温香软玉比当初第一次亲吻韩佳音的时候还要让他**蚀骨。
  好在那本影集及时凑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等他凝神再一次看见照片中那个两个人的时候,顿时吃惊的忘记了自己的尴尬处境,两只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照片中的男人和女孩。
  他首先认出的是照片中男人,虽然年龄上有很大的差别,可一眼就能认出这个男人就是财神,只是那时候的财神不但年轻,而且比后来在看守所见到他的时候胖多了。
  接着他又细细打量了一番那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然后又移开影集肆无忌惮地盯着近在咫尺的蒋竹君端详了一会儿,吃惊道:“这是……你……你和财神的合影?”
  蒋竹君神情黯然地点点头没说话,陆鸣注意到女人睡裙的一条带子从雪白的肩膀上滑了下来,那情景简直有点“惨不忍睹”。

  他急忙避开诱惑,再一次仔细看看那张照片,朦胧中仿佛觉得那个小女孩的神态之间跟财神有几分相似。
  脑子里忽然想起蒋竹君刚才说她爸已经死了,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失声道:“哎呀,难道你……你们是……”
  可说了一半,又打住了,因为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可思议,根据韩玲的介绍,财神只有一个儿子,哪来的女儿,再说,如果蒋竹君真是财神的女儿的话,监管医院的人难道会不知道?
  也许,蒋竹君的父亲跟财神相识,并且应该没有多少人知道,否则,财神关在东江市监管医院,蒋竹君起码要避嫌,不可能让他们有近距离接触。
  这么看来,她很有可能知道自己和财神之间的冒险游戏,或者自己确实是被财神利用的信使,蒋竹君才是真正的遗嘱执行人。
  “你现在知道了吧?我把这么秘密的事情都告诉你了,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假如有人知道我是财神的女儿,那我马上就要去坐牢,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
  陆鸣看着那张照片呆呆发愣,心想,她说的倒也不算夸张,自己只不过给财神献过一点血,吃过几顿免费的营养餐,出来之后还被追的像狗一样。
  如果真让人知道蒋竹君跟财神的关系,那些盯着财神赃款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她。只是,她怎么突然就成了财神的女儿了呢?
  “可我……没听说过财神有你……这个女儿啊……难道你们是……”陆鸣还是一脸疑惑地说道。

  蒋竹君一把从陆鸣手上夺过影集,娇嗔道:“怎么?难道我会随随便便认个爹?”
  陆鸣一脸不置可否,心想,难说,现在的女人,见了有钱男人就想认干爹,不过,照片上的蒋竹君那个时候也就十来岁的样子,倒是没有这种嫌疑。
  蒋竹君瞥了一眼陆鸣,幽幽说道:“其实,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我是私生女……见不得光……并且,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层关系……”
  陆鸣插嘴道:“这么说……拍这张照片的时候你还不知道他是你生身父亲?”
  蒋竹君点点头说道:“不知道,只知道是我母亲的一个要好朋友……说实话,这是我跟他的唯一一张合影,还是后来我在母亲的相册中找到的……”
  “那……那他不认你吗?”陆鸣的心思不再集中在蒋竹君迷人的娇躯上了,这样反倒让他松弛下来,干脆贴着女人半躺在床上,一只手本能地去摸口袋的廉价烟。
  蒋竹君没有回答陆鸣的话,突然坐起身来嗔道:“哎呀,把鞋脱了……给我也来一支……”

  陆鸣稍稍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坐起来脱鞋子,只是两只脚互相蹭动了几下,鞋子就掉到了地上。
  不过,坐起来的女人衣衫不整的样子还是刺激了他,赶紧转过脑袋把手里的一支烟递了过去,还帮她点上了。
  谁知蒋竹君只抽了一口,就皱着眉头扔在了地上,嗔道:“什么烟,这么难抽……”
  说完,侧过身子拉开床头的抽屉,居然从里面拿出一包中华烟,身上的被单滑落下去,露出了睡裙里半拉雪白的屁股,比陆鸣想象的还要圆,还要翘。

  “抽这个……”蒋竹君好像没有注意到陆鸣涨红的脸,递给他一支中华烟,然后躺下来,深深地抽了一口,才继续说道:“我本来是不抽烟的,可最近心情不好,就抽上了……”
  陆鸣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个地方开始躁动起来,赶紧卷起双腿,问道:“你丈夫的?”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他不抽烟……并且,我们已经离婚了……”
  说着,瞥了陆鸣一眼,似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别怕,这套房子是我前几天租下来的,没人知道我住在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