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干什么?”陆鸣站起身来,一边颤巍巍地向着卧室靠近,一边装糊涂道。
  没想到蒋竹君竟然轻笑了一声,娇嗔道:“还能干什么?在里面的时候你不是老偷偷摸摸的‘奸视’人家吗,今天就让你看个够……
  当然,如果你不想看的话就闭着眼睛进来,人家跟你有话说……别想着逃跑啊,我已经把门锁死了,如果不能让人家满意,你这辈子就别想出这扇门了……”
  陆鸣原本已经走到了卧室的门口,一听蒋竹君的话,不自觉地躲在了墙边,靠在哪里直喘,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脸皮竟然这么厚。
  心想,你就算有那个意思,也别说的这么直白啊,怪不得刚才在录像厅装的这么像,好像以前做过皮肉生意似的。
  也不知道怎么能让她满意,应该不会仅仅是指生理上吧,多半是在暗示自己要老实交代,哼,这辈子别想出这扇门?有你这个小美人陪着,老子巴不得呢。再说,就凭她一个女人,自己想走的话,她还能拦得住?

  忽然里面传来一阵咯吱吱的响动,好像是蒋竹君已经上床了,接着听她说道:“算了,既然你是个伪君子就躲在外面吧……你现在把自己出来以后发生的事情都详详细细跟我说一遍……”
  陆鸣把脑袋贴在墙上,然后慢慢朝着卧室里面稍稍移动了一点,正好能够看见床尾,只见上面有一只小巧玲珑的脚,没有穿袜子,两个脚趾头还不停地搓动着,就像是在向他招手似的。
  我的乖乖!该不会是把衣服都脱了吧?难道她想来真格的?
  “啊,没……没发生什么事……就是每天……找工作……”陆鸣赶紧缩回脑袋,靠在那里喘息道。
  “陆鸣,你知不知道对我撒谎会有什么后果吗?”蒋竹君的声音忽然又变得冷冰冰的,甚至还有点凶恶,就像是在梦中警告他时用的那种语气。
  陆鸣毕竟是个男人,只要确定房间里没有第三个人,他的胆子就大起来,心想,不能一味地顺着她,不妨先跟她唱唱反调,让她明白自己破罐子破摔的决心,要不然她还以为凭着那把手机就能抓住自己的七寸呢。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后果?”陆鸣还是有点心虚地说道。
  又是好一阵没声息,也不知道蒋竹君在床上干什么。
  良久才听她幽幽叹口气道:“你这人真没良心,算我上辈子欠你的……”
  说完,忽然用一种把铁汉都能融化的温柔语气小声道:“陆鸣,你进来,我们好好说话……你都不知道人家被审查的日子有多难熬,我都瘦了好几斤呢……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懂心疼人吗……”
  陆鸣心中一动,当然不是因为蒋竹君说的话,反正他认定女人这是在表演,可那种令人想入非非的幽怨还是让他无法抗拒,为了让自己不为所动,他就开始在心里跟她唱反调,心想,瘦了好几斤?怎么屁股还这么大?
  嘴里却说道:“蒋……蒋医生……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干脆就直说吧,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
  蒋竹君又是一阵沉默,良久才幽幽道:“你这个没良心的……是不是我爸死了,你就想赖账?你说,你想独吞那笔钱是不是?”说到最后一句话语气变得异常严厉。
  虽然并没有完全消化蒋竹君的话,可陆鸣脑子还是轰的一下差点炸了,因为女人的话听上去好像明显知道他手里掌握着财神赃款的秘密,只是不清楚跟她爸有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她爸怎么死了。

  “什么钱?谁赖账了……蒋医生,你把话说清楚,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陆鸣硬着头皮说道。
  不过,他已经做好了自己是财神信使的心理准备,并且考虑着一旦蒋竹君真是财神遗嘱的执行人的话,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说实话,不管蒋竹君做过什么,也不管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对她都没有恶感,毕竟在看守所那段寂寞的日子里,这个女人成了他心中的神,并且和韩佳音一起给了她生理上和精神上的双重安慰。
  现在听说她爸也死了,忍不住同情心泛滥,要是这个时候蒋竹君能拿出事实证明他就是一个信使的话,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邮件和那些数字组合交给她。

  当然,财神赠送的那笔钱是一定要的,他甚至还幻想着今晚在蒋竹君身上收点利息,只当是财神的另一种馈赠。
  “你少装糊涂,你敢说财神临死前没有给你留下什么话?”蒋竹君似娇似嗔地质问道。
  陆鸣皱皱眉头,女人这句话又让他疑云大起,因为这句话不能算证据,就连派出所的丨警丨察和戴光斌都能问出这种话,凡是怀疑自己跟财神的赃款有牵连的人都有可能提出这个问题。
  难道她是在诈自己?

  陆鸣决定还是采取防守,因为蒋竹君这种迂回贴近的方式让他想起了丨警丨察的盘问,如果她真有证据的话,压根没必要故弄悬殊,多半是在试探自己。
  “蒋医生,你也知道……我在里面的时候你对我这么好,并且,我对你也……挺感激的,我要是知道什么,肯定不会隐瞒……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啊……”
  蒋竹君没有回答陆鸣的问题,而是马上又温柔起来,低声道:“算你还有点良心,你这个坏蛋,明明知道人家的意思,故意装糊涂……你难道不想知道我跟财神是什么关系吗?”
  “啊……你们是什么关系?”陆鸣似有点急迫地问道。

  其实,他心里把这个问题想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总觉得蒋竹君拿了财神的钱,所以才替他办事。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不大可能是财神的遗嘱执行人。
  可现在听她的口气,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难道他们以前就认识?该不会是情人关系吧,只是年龄相差的也太大了啊。
  “你过来……我给你看样东西……你就明白了……”蒋竹君柔声说道。
  陆鸣似乎有了放纵自己的借口,说实话,如果蒋竹君**裸地邀请他,他一时还拉不下脸,可现在是叫他看样东西,那就另当别论了,何况还是跟财神有关的东西。
  既然有了逃避堕落的借口,陆鸣就慢慢朝着卧室一步步移动,还没有走进房间,脑子里已经充满了以往在梦境中出现过的那些旖旎场景,只是总感觉隔着一层朦胧的轻纱,现在终于要揭开了,他能不激动的热血沸腾吗?

  卧室里的情形和陆鸣想象的既一样又不一样,一样的是蒋竹君确实在床上,并且还半躺着,不一样的是并没有光着身子,而是穿着一件吊带睡衣,肚子上搭着一条薄薄的被单,两条欺霜赛雪的**却裸露着。
  不过,光是这番景象已经让陆鸣差点喷鼻血了,两只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只好借机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小的卧室。
  只见厚厚的窗帘已经被拉上了,灯光来自床头柜上的一盏台灯,光线聚集在蒋竹君的身上,好像生怕陆鸣看不清楚似的。
  蒋竹君好像并没有注意到陆鸣躲躲闪闪的目光,冲他招招手,说道:“你来……我让你看一张照片,然后你就知道我和财神是什么关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