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竹君没有吭声,眼睛不时瞟上一眼后视镜,随即猛打方向盘,汽车几乎是侧着身子窜进了一条小巷,这才稍稍减慢了速度。
  约莫三四分钟光景,汽车终于在一栋建筑前面停了下来,蒋竹君关掉发动机,脑袋仰靠在椅子背上闭目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命令道:“下车!”
  陆鸣虽然被转的晕晕乎乎的,可还是松了一口气,因为这里肯定不是看守所,也不像是丨警丨察局,倒像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区。
  妈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个鸟。当初在看守所的时候天天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她值班,现在人家深夜“热情”相邀,殷殷相伴,怎么就瞻前顾后了呢?难道还怕被她强bao不成?
  陆鸣心中发着狠,跟在蒋竹君屁股后面走进了一个单元门,在上楼的时候,他还没忘记偷看女人裹在牛仔裤里圆滚滚的屁股。

  心想,在看守所的时候,她总是穿着白大褂,走起路来一紧一松的,倒是没有机会欣赏全貌,现在看来,要比自己想象的翘多了,天呐,这该是一个多么结实的屁股蛋子啊。
  遗憾的是好景不上,很快,蒋竹君就在三楼的一扇门前面停下来,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然后站在一边命令道:“进去!”
  陆鸣二话不说,就像一条听话的狗一般欢快的进去了,这倒不是他没有了警惕性,而是出于在看守所的时候养成的一种条件反射。
  屋子不大,一室一厅的小户型,并且已经相当陈旧了,客厅里除了一张沙发、一个茶几和一张吃饭桌、几把椅子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具,不过,看得出这点简单的家具也是新买的。
  卧室的门敞开着,可以看见一张大床的一角,靠近窗户放着一个衣架,上面赫然挂着一件警服,看着就让人胆战心惊

  难道这里是她的家?未免也太简陋了一点吧?听说她已经结婚了,她丈夫呢?房子里应该没有别人……
  虽然心中忐忑不安,可一想到孤男寡女深夜同处一室,陆鸣还是忍不住想入非非。
  毕竟,在看守所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夜晚心里想着这个女人入睡,一想到在被窝里曾经对她犯下的“罪行”,一张脸禁不住开始烧起来。
  蒋竹君当着陆鸣的面脱下身上的夹克扔在沙发上,然后走过去刷刷几下拉上了窗帘,这才靠在窗口,双臂抱在胸前,一双美目冷冷地盯着陆鸣,命令道:“坐下!”
  陆鸣在沙发上坐下来,心里面却有点恼火,心想,过去在监管医院可以对老子呼来喝去的,现在老子可是自由人,虽然还在缓刑期,已经不属于你管了,最好说话客气点。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吗?”蒋竹君边说边走到饭桌跟前,把一张椅子拉到陆鸣的对面,然后就像是男人一样张开双腿骑在上面,双臂抚在椅子靠背上,就像是在打量着自己的猎物。
  陆鸣没出声,算是默认了,眼睛却盯着女人岔开的双腿,总觉得这个放荡的动作跟她的外表很不协调。

  蒋竹君嘴里轻哼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步,最后又骑在椅子上,稍稍缓和了语气说道:“其实……你应该知道,我早晚有一天会来找你……难道你没有这么想过……”
  陆鸣忍不住想起那天晚上在出租屋里做的那个梦,心想,不是没想过,而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突然。
  “你……你找我干什么?”陆鸣开始装糊涂。
  蒋竹君突然一改冷冰冰的面孔,瞪了陆鸣一眼,幽幽说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说了一半,眼睛里竟然浮动着一片泪光,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陆鸣顿时惊讶不已,心想,这是在唱哪出啊,自己在监管医院也就是晚上躲在被窝里想着她的屁股和脸“干点坏事”,难道还要为这种行为负责不成?
  蒋竹君是个强势的女人,当然不会让眼珠子滚下来,继续幽幽地说道:“你倒是自由了……可你知不知道,人家为了你……被关起来审查了十几天呢……”
  陆鸣一听,似乎有点明白蒋竹君的意思了,不过,他觉得女人有点夸大其词,虽然在看守所的时候,看在财神的份上她对自己颇有关照。
  甚至还偷偷帮自己往里面带过烟,可这点事算什么啊,也值得审查?不用说,肯定是财神的死让她受到了牵连,她这副受气包的模样倒是很适合去财神那里表演,在自己面前没用。
  可惜啊,怎么就把她放出来了呢?要是多关她几年就好了。

  陆鸣为自己的狠心稍稍感到一点内疚,再看看女人哀哀凄凄的模样,甚至还有点内疚,可毕竟蒋竹君的角色变幻来的太快,很难让他马上入戏。
  “这么说,财神自杀的药不是你提供的了?要不他们怎么会放了你?”
  蒋竹君一旦把自己强势的一面隐藏起来,陆鸣也就开始装大尾巴狼,他倒想看看女人怎么转到正题上来。
  “你说呢?”蒋竹君忽然似笑非笑地盯着陆鸣问道。
  陆鸣吓了一跳,蒋竹君诡异的神情似乎默认了,忍不住吃惊道:“真的是你?”
  蒋竹君忽然神色一变,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娇叱道:“少胡说八道!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难道你喜欢被人翻老账?哼,我要是把你的名字说出来,你现在恐怕正在看守所睡床板呢……”
  陆鸣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自然明白蒋竹君的弦外之音,心想,序曲已经演完了,要开始正戏了。

  正自紧张,却见蒋竹君一转身走进了卧室,陆鸣坐的位置在卧室门的一侧,所以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只听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心里顿时疑神疑鬼,脑子里尽是女人结实的屁股蛋子。
  卧室里差不多有五六分钟没有一点声息,陆鸣坐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他瞄了一眼房门,有种想逃跑的冲动。
  这倒不是对卧室里的女人没有胡思乱想,而是有自知之明,就像当年知道自己和韩佳音不可能有结果一样,他现在也清楚地知道蒋竹君跟自己压根就不是一类人,之所以共同生活在一个星球上完全是造物主的错。
  不过,凭着天生的敏感,潜意识中还是觉得女人把他带到这里别有用心,不排除她会利用美色迷惑自己的可能性,目的当然是为了财神的赃款。
  “你进来吧……”
  陆鸣正自疑神疑鬼,忽然听见卧室里传来蒋竹君的声音。
  哦,上帝呀,该不会被自己猜着了吧,难道那些旖旎的梦境就要成为现实?

  陆鸣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双腿软的站不起来,再次瞥了一眼房门,琢磨着要不要趁机溜掉,可内心深处却充满了期盼。
  一边心里还替自己找借口,就算今天跑掉了,难道她就找不到自己了吗?干脆看看她究竟耍什么花招。
  反正自己是个男人,最终吃亏的还是她,如果她非要强迫自己发生点什么,也无法拒绝啊,谁让人家是丨警丨察呢。
  “你在磨叽什么……哼,就这么点胆子啊,亏你也算是在号子里面待过的人……”蒋竹君似乎等的有点不耐烦了,用上了激将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