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93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他留下了,让他盯着,防止出现意外。”
  “家属们有什么要求?”
  “家属要求做DNA,目前还没有涉及到别的问题,因为公丨安丨局不承认高大风就在死者里面。一直在为这事扯皮。”
  “接娜娜去了吗?”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彭长宜说着,就拿起电话,要给老顾打。
  齐祥说:“徐嫂说如果晚上没事,去她家里吃莜面窝窝。”
  彭长宜笑了,说道:“哪好意思总去。”
  齐祥说:“你去她高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彭长宜说:“我先到东边去一趟吧。”

  “别去了,走了,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他坐车往西走了。”
  彭长宜想,肯定是去二黑的私家会所商议去了。
  晚上,彭长宜和齐祥还有老顾,去了徐德强家,徐嫂做的莜面窝窝果然很好吃,彭长宜平时不敢吃,毕竟不常吃,怕吃了不好消化,但是她做的非常地道,莜面卷大小相等,而且排列的就像蜂窝,味道纯正,配上一碗同样味道鲜美的山珍蘑菇汤,喝了几杯凉啤酒,感觉非常舒服。
  徐嫂没敢让娜娜吃,怕她消化不了,而是给娜娜擀了白面条,用蘑菇汤当卤。
  他们吃到半边,小庞和羿楠也来了,他们是从招待所回来。这两个人,本来在招待所吃了晚饭,看见了莜面窝窝,就一人吃了好多。最后,把徐嫂做的几屉莜面窝窝一扫耳光。
  小庞吃完,抹了一下嘴说:“徐嫂,这样好不好,我们给你交伙食费,每周来你这里打一次牙祭,怎么样?”

  羿楠一边帮着徐嫂收拾碗筷,一边说道:“我算一个。”
  徐嫂笑了,说道:“你天天下馆子,还打牙祭?”
  小庞说:“不一样,饭店的不好吃,不如自家做的纯正。”
  “那倒是,饭店的菜味精多,油大,总吃实在是腻。”

  彭长宜问小庞:“那些记者还跟家属们在一起吗?”
  羿楠抢先答道:“在,我还跟他聊了几句呢?”
  他们跟彭长宜说了一些高大风家属的情况后就散了,因为娜娜已经已经打开瞌睡了。
  也可能是彭长宜吃的莜面窝窝太多,不好消化,也可能是他那几杯凉啤酒作怪,后半夜的时候,他感觉胃疼,起来吃了一片吗丁啉,还是疼,睡不着觉,凌晨感觉就更厉害了。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彭长宜就起来了,捂着肚子,忍着胃疼,开始给娜娜收拾东西,因为沈芳昨天晚上已经回来了,他要老顾要送娜娜回家,这么多的事,他走不开。

  老顾今天也早早就上来了,他惦记着送娜娜,见到彭长宜脸色煞白,而且额头上滚着汗珠,就吓了一跳,说道:“你怎么了?”
  彭长宜这才说是胃疼。
  老顾说:“是不是昨晚吃的莜面不没有消化?”
  彭长宜见老顾来了,就躺在了床上,娜娜见爸爸捂着肚子,就挨着爸爸身边,说道:“爸爸,你怎么了?”

  “好孩子,一会吃完早饭,跟顾大大回家,爸爸工作忙,就不送你回去了。”
  娜娜说:“我知道,爸爸昨晚不是跟我商量好了吗?”
  彭长宜摸了一下她的头。说道:“去,让大大给你梳头去。”
  老顾说:“我送你先去医院吧?”
  “不用,这会医院大夫也上不了班,我刚才吃了一片颠茄,呆会就好了。”

  老顾给娜娜梳完了小辫,先把娜娜的东西拎下去,再次上来后他说:“下去吃饭吧,喝点热粥。”
  彭长宜说:“你领娜娜先下去,我肯定吃不下,过十分钟我再下去。”
  娜娜不放心爸爸,说道:“我给你揉揉吧。”说着,就上来给爸爸揉肚子。
  彭长宜笑了,说道:“乖,去跟顾大大吃饭,一会你们还要赶路。”
  老顾说:“娜娜,咱们先去吃饭,让你爸爸躺会再下去。”

  老顾领着娜娜就往门口走,娜娜不放心爸爸,一步三回头的跟着老顾走了出去。
  彭长宜有些坚持不住了,他忍着疼,给齐祥打了电话,让齐祥在路口等他,送他去医院。
  齐祥没敢耽搁,开着他那破车,提前等在通往后山的路口,见彭长宜的车过来后,他就下了车,把车门开好等着。
  彭长宜抱过女儿,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回家……按时写作业,听妈妈的话,过两天爸爸就回去看你们。”
  娜娜看着爸爸额上的汗,懂事地点着小脑袋,说道:“爸爸,你快去打针吧,我到家给你打电话。”说完,还往外推着爸爸,让爸爸快点下车。
  彭长宜笑了,说道:“爸爸……能坚持,宝贝,再见了。”说着,就又在女儿的额上亲了一口。连日来和女儿的相处,使彭长宜对女儿有了以前不曾有的依恋和不舍。
  老顾下了车,给彭长宜拉开车门,齐祥就过来把彭长宜搀下车?。

  老顾跟齐祥说道:“齐主任,先给医院打个电话吧,这会恐怕正格的大夫还没上班吧?”
  齐祥说道:“安排好了。”
  彭长宜走到齐祥车的门口,他佝偻着腰,跟老顾说:“老顾,路上注意安全,想着让娜娜喝水。”
  老顾的嘴就咧开了,露出那颗假牙,说道:“放心吧,我比就会照顾孩子。”说着就给娜娜降下车窗。
  娜娜探出小脑袋,叫了一声:“爸爸……”话没说完,就撇嘴要哭。
  彭长宜强行直起腰,走到娜娜跟前,说道:“爸爸呆会打一针就好了,路上听大大的话,到家给爸爸来电话。”
  娜娜点着头,便哽咽着边说:“爸爸快走吧。”
  彭长宜给女儿擦去了眼泪,说道:“下次放假爸爸还带你来。”
  彭长宜上了齐祥的车,齐祥笑着说:“是不是有点舍不得了。”
  “呵呵,原来都是她妈带她,从小到大我还真没带过她,跟我呆了五天,才知道带个孩子多不容易,尽管大部分时间都是徐嫂帮我带,但是心里总惦记着,不说别的,就是每天都得给她洗衣服换衣服就愁死我了,她妈妈给她拿了五天的衣服,她还天天晚上让我给她洗换下来的衣服,我说我的衣服都是拿回去你妈给洗,你猜她怎么说,大人的事就要自己洗,小孩子的衣服可以让大人洗,倒把我教育好了,这次老顾问我有什么需要换洗的衣服和床单需要拿回去吗?我说,不拿,我自己洗,能给我闺女洗,就能给我自己洗。”说起女儿,彭长宜来了精神,而且,似乎疼痛缓解了许多,这在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过。

  “哈哈。”齐祥笑了,说道:“看来弟妹能干,能干的女人才惯出懒男人。”
  “这倒是,好干净,洗件衣服弄遍洗衣服打遍肥皂,讲究太多,久而久之我也就不洗了,洗了她也看不上,还得落埋怨。”
  “哈哈。这次栽在女儿手里了。”
  齐祥一直把车开进了医院大门的高台阶,彭长宜下车等齐祥。他是第一次来三源医院,其实,他也完全可以在海后部队的卫生队看病,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就想坚持着到这个县医院来。也可能,这个地方一直被他认为是很神秘的地方,也可能这里有黑云,有甲鱼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